第十五章 东临岛

    木云儿站起来,认清方向,向岛内飞去,又是半个时辰,方始看见密林的尽头,上岛之前他并未感觉这岛屿有多大,可由此看来,自己判断与实际差距甚大。木云儿缓缓落在密林边缘,向林外缓步行去。岛上状况不明,他不想刚上岛便被人知晓自己修士的份,故而才要走出密林。

    刚出密林,便有一座高大的城池遥遥在望,城墙有数丈之高,一色的方石砌筑而成,城门上番旗飘动,旗上绣有“东临”两字,城门口有卫兵把守,进出城之人不多,打扮内陆凡人相差无几。

    一盏茶功夫,他来到城门之下,正待入城便被守城的卫兵拦下,其中一个服饰与其他卫兵略有不同,看样子应该是这些守卫的首领之人,只见他材魁梧,面色微红,来到木云儿面前,道:“你并非本岛之人吧?可有进出城令牌么?”

    “令牌?这令牌在下倒确实没有。”木云儿如实答道。

    “恩,算你老实,这样吧,凡是外岛之人进城均要道明来历,验证份,并要到专门地方领取令牌后方可自由进出城门。”这位首领并未为难木云儿,之后叫了一名守卫,领着木云儿领令牌去了。

    领着木云儿的士兵也是一名三十多岁的魁梧汉子,一脸络腮胡,生的甚是粗壮,说话也瓮声瓮气,木云儿不知城内况,于是上前向这汉子道:“这位兵大哥,是否这进出城之人都要领这出入的令牌啊,小弟是初来乍到,不懂得这里的规矩。”

    士兵见木云儿很是礼貌,于是也和颜悦色的道:“咱们东临岛是东海七十二大岛中最小的一个,岛上修仙资源贫乏,故而只有一些小的修仙门派在这里,城内人口也只有十几万人,大的修仙势力根本就瞧不上咱们这座岛,设城防只是为了防御黑树林里的猛兽,外岛上的凡人来此只需交纳一点银钱便可随便出入了。”

    闻听卫兵大汉直言不讳的提及修仙者和修仙门派,木云儿略感诧异,如此看来岛上居民与修仙者应该是接触不少,这样自己混进修仙门派的可能便可大得多。

    正聊着,两人已来到办理出入城令牌的地方,这地方也甚是简陋,一座临时搭建的小屋,屋内一桌一椅,一位学究模样的人,看年纪该有五十多岁,头发斑白,正摇头晃脑的看着手中的一本已然发黄的古书。

    “张老头,来了位岛外的小哥,要办理进出城的令牌,我还有事先走了!”大汉说完向木云儿打了声招呼,转离去。

    这位张老头抬头看了看站在桌子对面的木云儿,道:“哪个岛来的,姓氏名谁,说清楚我好做登记。”

    木云儿初来乍到,哪知道如何向他说,支吾了几声,忽然想起秦若雪曾经对他提及东海有一大岛名为落花,满岛的桃花,尽夏出之时,又是满岛的落花,缤纷艳丽,堪称东海一绝。于是他便道:“在下落花岛人士,姓木名云儿。”

    闻听落花岛之名,张老头忽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道:“什么?你是落花岛的人?失敬失敬,不知仙师来本城所为何事啊?”

    听他的口气落花岛之人似是非常的不好惹,于是胡诌道:“你切莫仙师相称,在下流落到此,想寻找岛上的修仙宗门拜师的。”

    “什么?拜师?落花岛的人也出来拜师么?”老头嘀嘀咕咕的声音很小,若非木云儿六窍已开,怕都难以听见。

    “恩?有什么问题么?”木云儿向张老头道。

    张老头听木云儿如此问,忙道:“没问题没问题,这是您的令牌,税就不用交了。”

    木云儿拿着令牌,有些莫名其妙的离开的这里,向城内走去。城内的建筑风格与内陆大致相同,只不过材料不大相同罢了,各家各户的门上都挂着一长串五颜六色的贝壳,煞是好看。

    木云儿在守城的大汉口中得知了城内流通的货币有两种,一种是世俗用的银钱,另外一种便是修士们之间流通的晶石,而晶石又有品阶之分,不知自己怀中的那两块晶石属于何种品阶?

    正思量之间,木云儿来到一家店铺的门口,举步入店,店内较为冷清,只有两三个貌似修士的人在里面看东西,两名伙计正在殷勤的招呼客人。见木云儿进店,其中一名伙计忙跑了过来,道:“这位仙师您有什么需要啊,本店不但提供各种灵器、法宝、修仙功法、各类符箓、符纸,而且提供各类晶石兑换。”

    木云儿看了小伙计一眼,从怀中掏出自己那块蓝色的晶石,在伙计眼前晃了晃,道:“小哥,你看我这块晶石是何品阶,可否进行兑换?”

    “这小的那懂?您先到内堂稍坐片刻,我这就去请掌柜的来。”说罢将木云儿领到内堂,奉上香茗后,小跑着离开了。约莫一盏茶功夫,一位中年模样的人出现在了木云儿的视线之中,木云儿忙站起来,口称前辈,道了声晚辈有礼。木云儿自到了太易后期后,神识之强可堪金丹后期修士,神识在掌柜的上扫过,而这掌柜的竟毫无所觉,这掌柜的境界竟达到了筑基期,故而表面上极为客气。

    中年人看了木云儿一眼,心内道,炼气期三层?但脸上仍不敢怠慢,道:“贵客不必多礼,来者是客,请把你的东西拿出来吧,待本人先看上一看。”

    木云儿忙从怀中取出那块蓝色晶石,递到掌柜面前。掌柜的一见这颗晶石,心内一愕,是上品灵石,这小子不过炼气期三层,手中竟然有上品灵石,肯定是哪个修仙家族的纨绔子弟。心内做好判断后,掌柜的对着木云儿道:“您这是上品晶石,要兑换么?一块上品晶石可以兑换一万下品晶石。”

    “一万?啊,换换!”木云儿听到掌柜的如此说,心内不大为诧异,虽然他不晓得这一万晶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但肯定数目不小。

    掌柜的闻听木云儿说要进行兑换,心内大喜,暗道,这小子一定是傻了吧?哪有人用高阶的晶石去兑换低阶晶石呢?要知道,这广阔的东海海域也没有几座像样的上品晶石矿脉,且都被几个大的修仙门派瓜分了,平里下品晶石与高阶晶石的兑换生意店里虽然在做着,但很少甚而根本就不会有人前来兑换。掌柜的忙一拍储物袋,一个黄色的袋子出现在掌柜的手中,向木云儿道:“这是您要的下品晶石,您数数。”

    木云儿接过袋子,从袋子中掏出了一颗晶石,只见这下品晶石远不如自己那颗那么大,且呈白色,也是晶莹剔透,他微运灵力,晶石内的灵力缓缓流入体内。确定好之后,木云儿抬起头见掌柜的正望着他,忙又将自己的上品晶石取出,递到掌柜面前道:“好,掌柜的,数目没错。”

    掌柜的慌忙接过晶石,手一抖晶石便消失不见,掌柜的收好晶石后,道:“贵客怕不只是要兑换晶石吧,再看看小店可有您需要之物?”

    木云儿早想好自己要买什么东西了,于是开口道:“我要一份东海各岛的地图,一件防御的法宝,还有一个大一点的储物袋,一好一点的修仙功法,还要一些符纸,一份东海各大门派的介绍。就这么多吧!”

    掌柜的闻听木云儿要这么多东西,忙出去张罗东西,一会儿功夫,掌柜的和一个伙计就抱回了几只玉盒和玉简,道:“这些都是贵客想要的东西,您先看一看吧!”

    木云儿看了一眼桌上的几个玉盒,玉盒的封口处均贴着一些符箓,想必是怕宝物的灵气外泄,故而如此。掌柜的单手一指第一个玉盒,盒上的符箓应指脱落,盒盖自动弹开。一股惊人的灵气自盒中爆发而出,木云儿知道这盒内的东西肯定不简单,忙定眼瞧去。

    只见盒内是一件由金丝和鱼鳞串好的铠甲,每片鱼鳞均有巴掌大小,由金线层层串起,做工甚是精细。掌柜的从旁介绍道:“此乃四级魔兽金角鲤的鳞片制成,这种魔兽本便以防御力著称,用他的鳞片做成的宝物,为高阶防御灵器,防御力极强,能抵挡金丹以下修士的全力一击。”

    木云儿听掌柜的如此介绍,点了点头,又看向第二个玉盒,掌柜的知趣的打开了第二个玉盒,玉盒内放着两块古朴的青色小盾,小盾表面隐隐有符文闪动,上面散发的灵气甚至比之前面的铠甲还要精纯。

    掌柜的开口道:“这是一对阳子母盾,低阶防御型法宝,乃本岛第一修士紫玉真人炼制的宝物,虽然是件次品,但也可抵挡金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防御法宝。”

    木云儿又是点了点头,抬手拿起了一枚玉简,将神识沉浸其中,对这类玉简的阅读方法,木云儿早在金蟾处了解到了,不然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丑呢。神识进入后,木云儿脑中出现了木简中的内容‘金乌诀’,他大致浏览了一下,收回神识,又是点了点头,道:“好,前辈,这些东西我都要了,你看这价钱?”

    掌柜的听木云儿如此说,忙道:“这件铠甲是两百下品晶石,阳子母盾八百,金乌诀一百,还有地图和符纸,既然您要这么多小店给你个折扣,另外再送您一个储物袋,您给一千一百下品晶石就好了。”

    说完掌柜的笑*的看着木云儿,木云儿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放晶石的袋子,在里面数了一千一百块晶石出来,道:“好,这些东西的用法可以交给在下了吧?”

    掌柜的忙从怀中又掏出几枚玉简递给木云儿,木云儿检查了一番,确定无误后,按着用法将物品放入储物袋,离开了小店。

    待木云儿的影消失在街角后,掌柜的后面站着的伙计道:“这肯定是哪个修仙家族的纨绔,真是傻得可以,掌柜的您真厉害,几百晶石的东西,您竟卖了一千。”

    掌柜的得意的笑了笑,道:“这等傻子不宰他宰谁啊,哈哈哈……”说完一阵哈哈大笑,转入店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