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梦醒 似幻

    当木云儿缓缓睁开眼时,发觉自己正盘膝坐在茅屋之中,对面正是那只碧眼金蟾。自己似乎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景历历在目,似亲经历一般,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的容颜依旧如此清晰,这让木云儿有些分不清到底现在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还是那襁褓中的婴儿才是真正的自己。他伸手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哎呦”云儿痛呼了一声,这才确定原来刚刚自己真的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可为何梦中景如此真实呢?自己又为何做了这样一个梦呢?难道说是自己心中仇恨太深,太想解开家族灭门惨案的内么?

    木云儿有些迷茫,此时,茅屋外已是云收雨住,他静下心来,缓缓走出茅屋,阳光洒在了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得他异常的俊朗。

    “啊!”木云儿忽然一声惊呼,屋中的小金蟾被吓得一下蹦了出来,见云儿没事,呱呱的朝他叫了两声,似是对他的一惊一乍非常不满。原来云儿在出了茅屋之时,本想欣赏一下华山绝顶的美景,没想到自己一眼望去,方圆百里之内景物竟然如此清晰,大到山崖绝壁,小到蚊虫蚂蚁,竟然都是清晰地映入眼帘,令他惊奇的还不只如此,放眼望去,他竟能看穿树木花草的外皮,洞悉它们内部的经脉(植物内部输送水分和养分的管道),这才是令云儿惊呼的原因。云儿忽然想起,先天神功所述太易中期可见外无,内视天地,难道自己已经进入太易中期境界了?

    云儿掩不住内心的激动,倏然长啸一声,声音直传出数十里之远,山中鸟兽被惊得四散奔逃。

    “哼,才太易中期而已,值得那么得意么?”云儿脑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木云儿猛听此声被吓了一跳,倏然转过来,背后却空空如野。木云儿有些惊惧了,颤抖着声音道:“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快出啦,不然,不然小爷对你不客气了!”

    云儿显然是被吓坏了,色厉内荏的恐吓着。

    “哈哈哈哈,你连我都找不到,凭什么说要对我不客气啊?”脑中声音再次响起。

    “你你到底是谁?快快快出来!”云儿被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心内想到,自己莫不是遇到山精妖怪了吧,不然就是孤魂野鬼!凭现在自己的本事,恐怕连他们的毛都碰不到,心下自然恐惧万分。

    “哈哈哈哈,小子被吓到了吧?你教我两声大爷,我就出来见你,哈哈哈哈!”接着云儿脑中笑声不断。

    木云儿那经历过这种事啊,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然而此时他却发现地上的小金蟾正仰躺在地,张着大嘴浑颤抖着,似是在大笑一般。

    嗯?云儿不好奇,上前用脚将金蟾踢翻过来,此时,云儿脑中的笑声竟戛然而止,并且哎呦一声:“竟敢踢你爷爷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云儿这下更惊奇了,怎么这声音和这小蛤蟆的动作这么一致呢?难道说是这小蛤蟆在说话?云儿有些不敢确定,于是上前对着金蟾的前脚掌狠狠踩了一下。此时脑中声音再次响起:“哎呦,的,你还有完没完了?踢一下就得了呗,怎么还踩上了!”

    “哦,原来真是你这小蛤蟆在搞鬼,差点吓死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云儿将金蟾的后腿提起,作势将金蟾顺着山崖扔下山去。

    “哎哎哎,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么,咱们有话好好说,这要是将我从这摔下去,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受得了啊!”金蟾一见云儿要将他摔下山去,马上求饶。

    云儿遂将金蟾扔在地上,踩着他的后腿,道:“你这小蛤蟆,快从实招来,你是什么时候会说话的?你不会是蛤蟆精吧?”

    金蟾被云儿最后那句气的快要吐血了:“什么蛤蟆精,本大仙乃是灵川上人坐下的上古灵兽之一,年轻人你能不能不要扯我后腿啊,你懂不懂得尊重老人啊?唉,这年月真是世风下啊!本大仙本来就能说话,只是当初遇到你这小孩时,你六窍未通,听不见而已!哎呦哎呦,腿麻了腿麻了,你还不快点放开本大仙。若是放在当年本大仙一口仙气就能让你形神俱灭,哪容得到你来这般欺辱我!”

    金蟾被云儿踩着后腿,‘嘴上’仍是毫不让步。

    云儿闻听此言,遂松开了踩着金蟾的脚,好奇的问道:“什么叫六窍未通啊?灵川上人又是谁啊?他厉害么?”

    金蟾得以脱困,遂用舌头自己的后腿,蹲在了云儿对面慢声细语的道:“告诉你也无妨,可是你得把你那冥青血拿出来给我吃上一点,我才能告诉你!”

    云儿一愣,遂道:“你不说就算了,我上哪给你弄那个什么冥青血去啊?”

    唉,金蟾长叹一声,不可置否的道:“你小子还跟我装糊涂,你那小瓶中装的不就是冥青血么?要不是为了这东西,我才不会把佛光舍利给你呢?在那制之中要不是有那舍利的灵力支撑,我老人家恐怕早就被饿死了!”

    “哦,原来那就是冥青血啊?那东西有什么好的啊?不就是可以恢复体力和功力么?说到底你还不是一只馋嘴的小蛤蟆?”边说着,云儿从怀中掏出小瓶,滴了一滴出来,金蟾一跃而起,用嘴巴接住那滴血。一边说话一边砸吧着嘴道:“你这小子也太抠门了,每次只给这么一滴,唉,可惜啊,当初那么多血被你小子当凉水给喝了!可惜啊,可惜!”

    云儿没耐听他在那里唠叨,忙催促道:“东西我已经给你了,你快回答我的问题吧?”

    金蟾似讲学的老夫子般,摇头晃脑的道:“所谓六窍,乃眼耳鼻是也,六窍通则眼可观天地,耳可闻万里,鼻可闻辩万物,那六窍不通则和凡人无异喽,其实,人共有八窍,口乃为一窍,而剩下的一窍才是我们修仙之人最重要的,那就是心窍,心窍通才可感悟天地法则,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悟道,道法通则万法皆通。

    至于灵川上人为何人,我不知他从何处来,更不知他要到何处去,只知他一生求道,但终究未能勘破何为道,也许这就是他为何在太极圆满境界停滞不前,最终受困于寿元,郁郁而终的原因吧。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要是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必须要用血来交换,一个问题一滴血!”小金蟾说完之后,还不忘市侩一下。

    “不行,两个问题一滴血,你要不要,小爷我还不问了呢!”云儿见金蟾如此在意血,便也讨价还价起来。

    金蟾沉默了一会,道:“好吧,两个就两个!”

    金蟾的寥寥数语却勾起了木云儿的好奇之心,自己现在修炼的修仙功法只能一个人瞎摸,根本就是太危险之事,就像前两次一样,以后若是没人指点,肯定会更危险!于是云儿脑筋一转,计上心头。道:“小蛤蟆,你说你是灵川上人的坐下灵兽之一,那我问你,灵川上人这五太心法从何而来啊?”

    金蟾缓缓的道:“血拿来,我便告诉你这功法的来历!”

    云儿算盘打空,但又好奇的心痒难挠,只好又给了一滴血

    金蟾见云儿这么好说话,便高兴的道:“嗯看你这么乖巧,本大仙便买二送一了,多告诉你一些。这五太功法乃是灵川上人,观天地形成之过程,感悟天地变化而自创的功法,此功法只用于提高修炼者的境界,而不注重修仙者之间的斗法,至于功法上所记载的斗法法门以及阵法、符箓、炼丹、炼器等等仙术,都是灵川上人怕你这有缘人还没悟出什么是道之前就被人家给宰掉了。只是上面所载之术,在未达到太易后期之前,均不能使用而已,所以你在未到达太易后期之前切莫下山,免得招来杀之祸。”

    “嗯?为什么会有杀之祸呢?”云儿又是满脸疑惑的盯着金蟾道。

    金蟾不知是不是连续喝了两滴血,心大好,耐心的给云儿解释起来:“你还未算是真正的进入修仙界,故而不知修仙界的残忍,与人间不同,修仙界乃是强者为尊,杀人夺宝之事太过平凡了,甚至抽魂炼魄也是时有发生,本大仙当年这些事也没少干啊,你不要用这种鄙夷的神色看着我,若是你学不会用这种心态看待这个世界,迟早会吃大亏的,况且你负的功法与一般修仙的功法大异,如是被人发现,肯定难逃被抽魂炼魄的厄运啊!”

    云儿虽对金蟾的话未能全信,但也都暗暗记在心中,毕竟自己确如金蟾所言,根本还未踏入修仙界,于是云儿又好奇地问道:“你说我所修功法与一般的休仙功法大异,到底差异在何处呢?”

    金蟾似早知云儿会有此一问,呵呵一笑,道:“首先,在境界的划分上,一般的修炼划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等八个境界,当然我所说的只是在飞升真仙界之前的几个境界,至于后面还有什么,我便不得而知了,这八个境界中,以化神和大乘为两个临界,修炼到化神后期圆满之后必须飞升到灵界,而修炼到大乘期以后则必须由灵界飞升至真仙界。而灵川上人所创功法的境界划分就不用我说了,只有五个境界。而这五个境界中的太易期就相当于普通修仙功法中的炼气期,甚至还有些比不上呢,但越到后来越是神奇,比如说修炼到太初境界中期,则足以抗衡普通修仙者的金丹后期修士,修炼到太始境界圆满便可飞升灵界,然而此功法的神奇之处还在于,飞升灵界与否,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因而太易圆满到太初境界的瓶颈也是所有境界里面最难突破的,而一旦突破了此境界,那么你的修仙之途便可一千里了。”

    “有那么难么?”云儿不以为然的道。“我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去悟什么道,飞升什么灵界,真仙界的。”

    “哼,自你开始修炼此功法,便已是不由己啦,哪由得你愿不愿意啊!不信咱么走着瞧!”闻听云儿此语,轮到金蟾有些不屑了。

    “不和你这小蛤蟆纠缠这些问题了,今该下山去换些粮食了,不然无米成炊可就麻烦了!”说着云儿拿起弓箭及猎户用的长枪,向山下行去。

    以木云儿现在的手,打些山鸡野兔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事,在五里镇换了些粮食,又闲逛了一阵,补充了些用之物,已是天色渐晚,明月初升,淡淡的月光将大地笼罩,山道之上只云儿一人扛着米面粮食,显得异常冷清。

    忽然云儿似听到莲花峰上有打斗之声传来,他心内纳罕,这乌漆麻黑的不在家睡觉反倒跑到这里来打架,真是无聊透顶,估计又是那些武林人世跑到这山顶上私斗来了。遂不以为意,径自上山,回到了自己的小茅草屋。

    回到茅草屋后,云儿开始生火做饭,云儿自五六岁开始便负责师徒俩的伙食,偏偏鬼道子对饮食要求有比较挑剔,几年下来云儿的厨艺竟是不比武艺来的差。云儿闲来无事也乐于此道,这也成了他一人独居的一个消遣。

    匆匆弄好饭菜已是月上中天,云儿也是饿了,狼吞虎咽的将桌上的饭食一扫而光,之后美美的坐在了屋外的一块大石之上,欣赏着月色,旁边蹲着那只碧眼金蟾。仲夏天气,山下虽然还是燥异常,然而山顶之上夜色已是渐凉,徐徐的山风吹在上、脸上,让人觉得异常的舒爽。

    云儿和金蟾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修仙界的事,此时云儿才发现这金蟾确是个宝贝,对于修仙界之事了解甚是详尽,对于‘先天神功’的修炼也有一些自己所不知的见解,云儿心知肚明这金蟾对功法的了解肯定源自灵川上人,但金蟾一口咬定他本来就知道,云儿对此也不予深究,这让这只碧眼金蟾着实炫耀了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