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五太心法

    西岳,它南接秦岭,北瞰黄渭,扼守着大西北进出中原的门户,有东、西、南、北、中五峰,主峰有南峰“落雁”、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还有云台、玉女二峰相辅于侧,三十六小峰罗列于前,虎踞龙盘,气象森森,因山上气候多变,形成“云西岳”、“雨西岳”、“雾西岳”、“雪西岳”给人以仙境美感。

    西岳脚下,五里镇外,一座茅舍之中,一老一少正盘膝对坐,老者须发皆白,面容严肃,正在为少年度气运功,一个时辰之后,两人同时睁开双眼,老人面带戚容道:“云儿,上山之前为师对你说的话你都忘了么?为了为师这条老命害得你险些丧命不说,还让你武功尽失,唉,为师老了,不中用了,竟然让你…唉!”老人哀叹连连。这一老一少正是几前于衡山回雁峰寻宝而归的鬼道子师徒。

    云儿因动用先天真气,伤了丹田气海,再不能修炼内家功法,鬼道子几番尝试下,皆以失败告终。

    “您老人家对云儿有再造之恩,徒儿为了师父别说是这十几年的修为,就算是赔上命也是值得的,师父,现在宝物已经到手,您还是治病要紧,反正徒儿已经这样,不如您先治好病再想办法不迟。”云儿安慰着鬼道子道,提起舍利云儿忽然想起一事,那只小金蟾尚在云儿的百宝囊中,还有那黑色玉盒,这几师徒俩光忙着为云儿疗伤,竟忘了拆开玉盒,查看究竟盒中究竟为何物了。

    云儿此时从百宝囊中放出小金蟾,这小家伙刚从百宝囊中出来便跳了开去,蹲在地上瞪着云儿呱呱怪叫两声,似是这几云儿将他放在狭小的百宝囊中表示非常不满,师徒二人不莞尔。

    洞中遇到的况云儿已经在回山的途中向鬼道子一一禀报,鬼道子看着只小金蟾不收起了笑容,云儿见师父满脸凝重之色,便问道:“师父,怎么啦,有什么不对么?”

    “这,这是碧眼金蟾,原产于南疆,乃上古时期之物种,负奇毒,沾者即死,然而这毒物全是宝,其皮筋骨皆可入药,可接筋骨,生白,看这小家伙似已通灵,其好处更是不言而喻,奇宝啊,奇宝!”鬼道子如是道。

    云儿听师父如此说,便对着金蟾戏谑道:“你这小家伙,原以为你只是个贪吃的小蛤蟆,原来还是个宝贝呢?”金蟾听云儿如此说,冲着云儿又呱呱的叫了两声,以示不满。

    此时云儿已将那黑色玉盒双手呈上,“师父,还有这个玉盒,弟子未敢擅自拆开,请您过目!”

    鬼道子嗯了一声,接过玉盒,玉盒入手光滑冰润,一看便知是不可多得的宝玉,这要是放在市面上一定可以卖出个天价来,鬼道子满脸凝重的将玉盒放在屋中的石桌之上,轻轻按开销簧,盒盖自动弹起,然而令师徒二人失望的是,盒中并没有两人想象中的什么宝物,只有一卷木简静静地躺在玉盒之中,鬼道子自玉盒之中取出木简,展开阅读,只见木简抬头四个蝇头小篆“五太心法”,鬼道子有些失望,想他成名江湖数十载,从未听过江湖中有这么一种心法,然而既是在古洞所得必有奇特之处,遂按住心头失望向下看去。

    五太者,先天五太也,是为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之统称。太易者,阳未变,恢漠太虚,无光无象,无形无名。寂兮寥兮,是曰太易。太初,有名无实,虽变有气,而未有形,是曰太初。太始者,阳交合,混而为一,自一而生形,虽有形而未有质,是曰太始。太素者,太始变而成形,形而有质,而未成体,是曰太素。无极太虚气中理,太极太虚理中气。乘气动静生阳,阳之分为天地。未有宇宙气生形,已有宇宙形寓气。从形究气曰阳,即气观理曰太极。

    昔者圣人因阳以统天地。夫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有太极。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太极者,气形质具,又曰圆满。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穷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人自生至终,大化有四:婴孩也,少壮也,老耄也,死亡也。其在婴孩,气专志一,和之至也;物不伤焉,德莫加焉。其在少壮,则血气飘溢,虑充起,物所攻焉,德故衰焉。其在老耄,则虑柔焉,体将休焉,物莫先焉;虽未及婴孩之全,方于少壮,间矣。其在死亡也,则之于息焉,反其极矣。

    然天地制统人乎?非也!制统人者,统万物者,皆道也,天地之循环,生老与病死,皆循自之道,予纵横仙途万余载,予取予求,寻本之道,然道未遂而寿元尽,今吾将本之修为,尽录此简之中,望有缘之凡人承本仙之衣钵,早登仙界,以证大道!

    看到这里,鬼道子师徒有些哭笑不得,这分明是道家的典文,并非是什么武功心法,况且人之寿命满打满算不过百年,哪有人可以活万载的啊?纯属胡诌!这东西既不能吃又不能嚼,总不能将它供起来吧,那都是道观里那些老道们才做的傻事。鬼道子将木简扔回桌上,师徒二人再不想玉简之事。

    云儿忙催促着师父赶快用那宝物医治顽疾,鬼道子拧不过云儿,只好上榻盘膝坐好,从怀中取出盛放异宝的盒子,打开盒子之后,一阵金光闪耀,鬼道子一见心内大喜,这下自己便不用为这顽疾困扰了。

    原来这所谓的异宝竟是一颗佛光舍利,南北朝时衡山南台寺慧能大师坐化之时,天有金光普照,众人皆言慧能大师坐化后有舍利化生,但百年间竟未听说有谁寻得此舍利,不知这颗是不是慧能大师所化之物。

    只见鬼道子面色凝重,紧闭双眼,将舍利放于掌心,老人口中高颂佛号,舍利随着他的佛号声,蓦然金芒大涨,将茅屋照的金碧辉煌,金光之下,云儿也被刺得双目难睁。鬼道子双手合十,将舍利夹于双掌之间,如老僧入定一般。

    在未得吸收之前,鬼道子便嘱托云儿,要吸收舍利的精华,需进行十二个大周天的循环,也就是十二天不吃不喝的打坐,且不能有人打扰。云儿收起金蟾和木简,识趣地退出了茅屋,在屋外为师父护法。

    百无聊赖之间,云儿随手又打开了木简,这一看,云儿差点叫出声来,原来木简上的内容和刚才竟完全不同,忙细细看去。

    修仙之境界共分五层: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每层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阶段。太易之境为纳天地之精华,补自之不足。太易初期境界可强锻体,益寿延年,太易中期可内视天地,见外物,太易后期可因万物之规则,因势利导,太易圆满方见气。太初境界气之涨,太始境界凝于行,太素之境质方成,太极之境道方初满、可统万物,然太极之境并非止境,仍需历经太缺、太损,方可证大道。

    木简下面的内容详细介绍了各个境界层次的修炼之法,以及各种仙法手段以及炼制丹药、仙器、符箓之术,以及各种制、阵法,后面还记载了修真界的各种奇闻异事。开始之时云儿尚且不为所动,渐渐的他似被吸引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昼夜转瞬而过,云儿不敢惊动师父,故上山采了些野果回来果腹,吃饱之后,云儿便放出金蟾,玩耍了一会儿,又将金蟾收起,研究起木简来。越看下去,月儿越觉木简所述内容,高深莫测,当看到太始境界的修炼之法时,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般恶心难受,忙收摄心神,合起木简。

    师父疗伤还有十几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按木简所述,炼来试试,反正自己现在丹田受损,不能打坐运气,权且死马当活马医吧!想到这里,云儿开始按照木简上的行气之法,吐纳起来。

    初时尚无感觉,等他进入到了灵寂状态之时,竟然觉得头顶百会,双掌劳宫,及足下涌泉一阵发痒,一股细小的暖流顺着几处位所在的手太阳、手少、手太、足阳明、足少阳等脉络经丹田汇入任督二脉,再由任督二脉汇入四肢百骸的各个细小经络。一个时辰之后,云儿悠悠转醒,他似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按照习武之人的普遍认识,真气应是通过吐纳由口鼻进入体,再在丹田气海凝聚。

    然而此功法却是完全颠覆了云儿对武学的认知,不但凝气之法不同而真气的储存位置也大相径庭,不过这倒让云儿感到阵阵欣喜,正好自己的丹田受伤,不能凝聚真气,这下倒省的费心费力的去医治丹田的伤了,其实此刻的云儿哪里知道,无论是修武还是修仙,丹田的重要都是不言而喻,只不过,他尚未修炼到那个层次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