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古洞寻宝

    待天钩门众人离开之后,鬼道子向云儿道:“云儿,时间差不多了,那宝物该出来了,你准备好了么?此一去吉凶难料,唉,为师这般年纪,本已活够了,还要让你来冒这份险!”

    云儿答道:“师父,云儿若非自幼蒙您收养,早已饿死荒山,弟子这条命就是师父的,弟子已经准备好了,弟子。。。咦,师父您看!”

    鬼道子抬头望去,此时明月已悬中天,只见一道淡淡的月光光柱照向回雁峰侧峰的一块峭壁之上,被照到的那块峭壁山石竟如湖水般起波纹,随着月光渐渐凝实,岩壁缓缓向内凹陷进去,一盏茶功夫,岩壁上就形成了一个可容孩童进入的洞口,之后便不再变化。

    云儿师徒被这一幕惊得张大了嘴巴,僵在了那里,最终还是鬼道子心沉稳,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云儿,该动了,记住你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月影西沉之时,便是这山洞关闭之时,你要速去速回,若里面有什么危险,便立即回来,切不可为了为师这老命丢了命!”鬼道子轻拍云儿肩膀,将他从惊愕中叫醒,并嘱咐道。

    云儿惊醒过来,向鬼道子道:“徒儿记住了,师父稍待,徒儿这就去了!”说罢,纵起形向侧峰掠去,不一会儿,便到了侧峰峰顶,站稳形后,探向悬崖下看去,月光直之处距峰顶足有二十几丈,若不借助外力定会落下崖去,摔个粉碎骨。云儿探手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小捆绳索,将绳索一头系在一棵两人环抱的松树上之后,又将绳索的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腰间,收拾停当之后,云儿抓紧绳索缓缓向崖下落去,二十几丈的距离转眼便至,一个高仅三尺,宽约二尺的洞口出现在云儿面前,云儿探手抓住洞口岩壁,双手用力,稳稳的蹲落在了洞口处,向洞内瞧去。

    只见山洞之内,隐隐有金光散出,云儿自幼修习鬼道子独门内功,内力深厚,此时功聚双眼,加上洞内散出的淡淡金光,山洞内的况,更加清晰。他最先看到的是一条十几丈长的甬道,甬道四壁如同被人用刀斧削出来的一般,光滑细腻,越向山腹越是宽阔,及至甬道尽头,方向忽转,那淡淡金光便由那未知的地方扩散而来。云儿不敢耽搁,忙蹲向洞内走去,行至三丈远时,已可站起形,此时,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古铜色的匕首来,以防不测。

    自古以来,宝物出世之地,必有凶兽看守,在未上衡山之前,鬼道子早已将这些该注意之事向云儿说清,但具体是何种凶兽看守此宝,只有老天知道。故而云儿并未展开法,而是手握鬼道子交给他的匕首,向甬道深处缓缓行去。

    转过甬道,洞内景物渐渐明朗起来,云儿首先向洞内金光散发处望去,不望则以,这一望,他顿时吓出一冷汗,原来这洞内金光的本源竟是一只长约三尺的硕大金蟾,此时金蟾正蹲在一片石笋中间,目露凶光,死死地盯着闯入山洞的云儿。纵是云儿得鬼道子真传,武功卓绝,但到底仍是未及冠的孩童,咋见此凶兽,仍不免双腿发软,差点将匕首扔掉。

    突然,金蟾猛然张开血盆大口,一道白光闪过,距离金蟾两丈外的一块石笋嘭的一声,化为齑粉。金蟾此举似是示威,似是警告,若眼前之人上前半步,便如此石笋一般。

    云儿心内犹豫,在入洞之前,云儿想象过无数的凶兽,但却未想到眼前的凶兽竟如此强悍,自己若强行闯入,恐会葬蟾腹,忙转走,然而,鬼道子那苍老的面容却在此时浮现眼前,鬼道子十来年含辛茹苦,虽非自己亲生父母,但养育之恩,恩深似海,若今不能得到异宝,救治师父,养育授业之恩,何以为报啊?死便死了!

    云儿打定主意,横下心来,向洞内行去。山洞洞腹异常宽阔,足有几十丈方圆,金蟾见云儿并未被自己的示威吓退,反而向洞内走来,目眦裂,似是恼羞成怒般张开血盆大口,白光闪过,金蟾前两丈处的石笋逐一爆裂,化为粉末,向空中飘散。云儿赶忙纵起形,向山洞另一侧掠去,惊魂初定之下,疑窦渐起,这金蟾虽是暴跳如雷,却并未追击,只是蹲在原地呱呱乱叫。他试探的向前迈了两步,金蟾仍只是乱叫并未追击,他开始放大了胆子向前挪去,及至离金蟾五丈之时,金蟾突然形暴起,向他扑来,云儿忙闪电般向后退去,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扫向金蟾。

    可眼前的一幕又让他愕然了,当金蟾跳起两丈高时,一道蓝色光幕自石笋之间出现,向金蟾当头罩去,这凶兽头上吃痛,落回原地。云儿没有探究那光幕究竟为何物,只是见到此景心中大乐,这家伙原来只是虚张声势,跑不出这个圈来。为了谨慎起见,他又试探了几次,形一模一样,这下他的心彻底放下了,既然这凶物出不来,自己又何必去招惹它,寻找舍利要紧。

    他开始细细端详起石洞来,却见石洞上方布满天然钟石,白、浅红、淡黄、红褐多种颜色间杂,图案奇彩纷呈,形状也千奇百怪,笋状、柱状、帘状、葡萄状,还有的似各种各样的花朵、鸟兽、人物,清晰*真,栩栩如生,有的像玉柱从顶垂直到地,有的像雨云倒悬空中,有的像白浪滔滔,波涌连天,真是气象万千,蔚为奇观。

    云儿见此奇景也不觉心旷神怡,然而最为吸引他的却是洞顶中央一块颜色血红的石,石成笋状,晶莹圆润,较其他石也粗壮许多,最为奇特之处是笋尖处不时滴下血红色液体,液体落到下方岩石上,许是经年累月,下方岩石已被滴落的液体凿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坑出来,坑内满是红色液体,液体散发出阵阵清香,令云儿闻之顿感灵台清明,许是刚才过于紧张,此时云儿才发觉原来整个洞中都充满了红色液体的清香之气。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石么?但为何是这般颜色呢?先不管了,反正以前听师父讲过,这石可是好东西,千年石更可提升功力,先收集了再说。云儿从怀中掏出几个装金疮药的小瓶子,将药倒掉后,盛入了血色石,可瓶子实在有限,云儿倒腾了五六个小瓶子,居然只装了一半进来,剩下这么多岂不是暴殄天物,何不?云儿正犯嘀咕之时,却不知那金蟾正望着血色石口水直流,似是见到了人间美味一般。

    云儿双手撑地,俯下去喝了起来。此时的金蟾急的在原地转圈,无奈有那该死的光幕,眼睁睁看着云儿在那里享受本该属于自己的美食。两口石下肚,云儿便觉似吃饱了一般,起打了个饱嗝,顿觉浑舒泰,连体都轻飘飘的,石还剩不少,但无奈容器已无,自己又喝饱了,只好暂不管它,寻找异宝要紧。

    他在洞中转了几圈,竟然没有发现宝物的踪迹,难道传说是假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出世么?可是外面月光异象却和传说一模一样,这宝物到底是何物,又藏在哪呢?这山洞我已细细搜索了五遍了,除了…嗯?难道说这宝贝就在金蟾所在处么?云儿心道。

    随后他向金蟾望去,令云儿惊讶的是,此时金蟾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且目中不再是凶暴之色,取而代之的竟有些许期待。他缓缓地向金蟾走去,于金蟾前面三丈处,站定了形,托着下巴,仔细端详起这硕大的怪物来,金蟾见云儿正在看它,竟然伏下子,还晃了几下头,那模样像极了家养的小狗在摇头摆尾的讨主人的欢心,只是这条“小狗”只能摇头,无尾可晃。云儿差点忍俊不,笑出声来,这家伙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怎么这会儿竟扮起可怜相来了?

    “你想怎么样啊?”云儿向金蟾问道。那金蟾似听懂了他的话,目光不停地从云儿上和血色石所在的地方转来转去。云儿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凶物竟是想喝那血色石,但自己又被困住出不来,想让云儿将他放出来。明白此点,云儿向那金蟾道,“你这畜生,想得倒美,我将你放出来,然后你一口把我吞了,再去享受那美食,我才没那么傻呢?”

    云儿装作不理金蟾,转走之时,金蟾突然呱的一声大叫,似承受不住痛苦一般,张开血盆大口,只见一阵金光闪烁,一粒拇指大小放着金芒的圆珠被金蟾吐了出来,随着金光出现,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金蟾的体竟奇迹般的缩小了十几倍,变成了只有云儿巴掌大小的金蟾。变化后的金蟾向云儿呱呱的叫了两声,云儿见状,大感讶异,天地万物真是无奇不有,刚才明明三尺有余的怪物现在竟变成了这么小。

    讶异过后,云儿的目光落在了那块拇指大小的圆珠上,不觉心中大喜,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苦苦搜寻的宝物竟然被这家伙吞进了腹中,难怪自己遍寻不得,真是罪过罪过啊!云儿迅速探手向宝物抓去,只听噗的一声轻响,蓝色光幕又起,有如实质一般将云儿双手挡在了光幕外。没想到,这光幕竟这般结实,云儿边想着边用手中的匕首向光幕划去,这柄匕首乃是由上好的钨铜打造,不但坚硬异常,更是切金断玉、削铁如泥,然而撞上光幕时,竟是传来当的一声脆响,那光幕仍是纹丝未动,这东西居然遇强则强,连这等神兵利器也不能将之割破。

    云儿开始有些着急了,他对着光幕发了疯似的狂劈了半个时辰,光幕仍然完好无损,而自己体内的真气也耗费的七七八八了,最后,他颓然的靠在了光幕旁的石笋上,自己已经进来一个多时辰了,再有半个时辰山洞就将关闭,到时候自己尽管见到了这传说中的异宝,却不能将其带出去为师父治病,岂不是空欢喜一场,云儿越想越是伤心,又是一盏茶功夫过去了,云儿仍是想不出任何办法破去这可恶的光幕。

    “不行,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拿到宝贝,为了师父,拼了!”云儿最终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走到红色石前,俯下又大大的喝了一口,顿觉体力和真气瞬间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他再次来到光幕前,面朝光幕盘膝坐好,光幕内的小金蟾识相的跑到了远离云儿的一边,满是期待的望着盘膝而坐的云儿。此时云儿将体内所有真气迅速调动起来,丹田急速地被抽空了,这股真气竟比云儿平时能调动的真气要强横一倍有余,此时他手中的匕首竟也泛起淡淡的黄芒。

    若是鬼道子在此处,一定不会让云儿如此做,皆因云儿目前的真气之所以如此强横是因为他调动了所有习武之人视为命根子的先天真气。凡习武之人,先天真气一旦失去,便武功尽失,等同废人,且因丹田受损,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修炼内功。

    云儿此时心系宝物,再不做他虑,紧闭双眼,灵台一片清明。片刻之后,他突然挥起手中的匕首,狠狠向光幕劈去,此一劈乃云儿十多年功力所化,为云儿最强的一击,也许会是他这辈子最强的一击,然而,他不后悔这么做,师父是他最亲最近的人,为了师父他连命都可抛却,何况区区先天真气。

    黄芒迅速撞上了蓝色光幕,云儿耳中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物件碎裂的咔嚓之声响起。破开了么?云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不敢睁开眼去看,恐怕这一切都是虚幻,云儿实在怕自己睁开眼时,那可恶的光幕还在。洞内安静下来,似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仍未睁开双眼,但后却传来了呱呱之声,云儿喜出望外,是真的,真的破开了,不然那金蟾也不会脱困而出,云儿睁开了双眼,那圆珠不就在眼前么?他缓缓的探出手去,没有任何阻隔,他兴奋地想站起来去取宝物,离开山洞,然而可怕的事发生了,他的双腿竟然提不起一丝力气,似瘫痪了一般,竟无半点知觉。

    这下惨了,光罩是破掉了,自己却用力过猛,真气耗尽,成了废人了,不管了,那石既然能让我瞬间恢复体力和真气,不妨再试一下。

    如此想着,云儿从怀中掏出一小瓶石,拔下瓶塞,仰头喝下一口。等了一会儿,云儿突然尴尬的道:“怎么会这样?”云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来,他的体力已在灵的作用下尽复,然而他在尝试着调动真气时,却发现,丹田内竟一丝真气也无,而气海也隐隐作痛似是收了不轻的内伤。丹田受伤之人,便等同于废人一个,再多的真气也没有储存的地方,慢慢的便在体内消散了,等同在做无用功。

    无奈之余,云儿站起形后收起匕首,弯腰捡起仍然在放着金光的宝贝,同时在百宝囊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将圆珠收进木盒后,盖好盒盖,放入百宝囊中。

    异宝既已到手,云儿便想转离去,然而,就在转的瞬间,他发现刚刚金蟾所蹲之处竟然有一个尺许长,通体漆黑如墨的方形盒子,在金光掩映之下云儿竟没有发现,现在宝物被收起,盒子才显露出来。

    云儿探手将盒子拿起,触手冰爽润滑,如同宝玉一般,他刚想打开盒盖检视一下,内里又有何等宝物,忽然,山洞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不好,山洞关闭的时间要到了,得赶紧离开,他赶忙从衣服上扯下一大块布来,将玉盒包紧系在背后。

    云儿正准备向洞口跑去,忽闻呱呱之声响起,遂向声响处望去,虽然形势千钧一发,然而看到眼前的一幕,云儿不莞尔,那小金蟾许是喝了太多的石,竟然变成了皮球摸样,而且四脚朝天的躺在石坑之旁。

    云儿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起小金蟾便向洞外冲去,他虽然不能调动真气,但法仍比常人迅速,几个箭步便接近了洞口处,将小金蟾扔进百宝囊,蹲向洞外行去,到得洞口处时,只见月影西沉,照在洞口处的月光已然无比暗淡。

    云儿忙双手抓紧从悬崖上垂下的绳索,向上攀去,盏茶功夫,云儿已攀上崖顶,若在平时,借助绳索,几息之间云儿便可攀上如此高度,然而现在他体内一丝内力也无,尽管石入腹,让云儿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似体轻盈了许多,但毕竟没有内力真气作支撑,爬到崖顶时,云儿已是气喘嘘嘘。

    回头望时,月亮已完全落到山那边去了,大地陷入了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