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宝出 南岳乱

    南岳衡山回雁峰,两条人影借着月色飘然而上,从这两条人影上山的速度来看,皆是怀绝技,这两个到底是什么人呢?他们来这人迹罕至的高山绝顶又是为了什么呢?不过盏茶功夫,两人已同时到达峰顶,若换成平常人上这回雁峰至少得一天时间,而这两人却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可见这二人轻功厉害已是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但见这二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皆是一黑衣,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两人在山顶上的一块巨石边上收住脚步,那个矮胖子便开口道:“大哥,咱们罗双煞过了今晚就再也不用怕姓古的那老头了,嘿嘿…”,这胖子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惊得山中的鸟兽顿时动起来。

    原来这两人竟是让江湖中人人闻风丧胆的罗双煞,瘦老头正是天煞司徒英,而矮胖子则是地煞司徒雷,这二人乃是漠北一带的枭雄,相传在二十年前这两人从漠北来到中原,相继重挫中原九大派高手,创建了煞门,随着时间的推移,煞门不断壮大,隐隐有与九大派分庭抗礼之势,而这两位煞门的门主暴戾,嗜杀成,九大派不忍其迫害,终于在十年前请出了隐居多年的神剑古苍山,一举平了煞门,神剑古苍山一剑伤双煞,自此,两人带伤逃回漠北再不敢踏足中原,而两人对神剑古苍山自是又怕又恨,没想到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不知这二人又有何谋。

    听那矮胖子如此说,高瘦老头也是一声怪笑:“嘿嘿,老二啊,看来想要得到这宝贝,咱们得先清理了这些小鬼再说啊?哪里来的鼠辈,还不快给我滚出来!”瘦老头徒然一声厉喝,接着纵而起,这一跃竟有五丈之高,只见这瘦老头双掌一错,向不远处的一株巨松拍去,只听咔嚓一声,几人合抱的大树竟被这一掌硬生生震劈。这时,一道白影从树后闪电般窜出,向山后扑去,随着一声厉啸,巨石上竟出现数十人,只见这些人皆是一白衣,面罩白莎,每人双手中各持一把明晃晃的大铁钩。

    司徒英一看这些人的打扮,眼中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哼,我当是什么人呢,这么鬼鬼祟祟的,原来是天钩门的一群废物啊!”司徒英踏前两步,仍然用他那恻恻的声音道:“既然来了,那就先尝尝老夫的煞掌!”

    这句话一出口,对面的几十名白衣人皆是浑一震,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二十年前罗双煞的煞掌震惊武林,就是凭着这两双掌力挫九大门派,掌下亡魂不计其数,至今江湖中人仍是谈其色变,虽然这些白衣人自问个个手不俗,也算得上二流高手,但一听对方二人竟是当年称霸一时的罗双煞,不背后直冒冷汗。

    “怕什么?没用的东西,门主已经和副门主以到了山脚下,我们只要上一会儿,等门主到了,收拾了这两个老东西,哼…”说话的正是刚才躲在树后的白衣人,显然这人在这群白衣人中地位不低,数十名白衣人听了他的话之后都是精神一震,晃动手中双钩,竟向着这两个江湖煞星扑去。

    但事实并不如他们所想,司徒雷冷哼一声,一伸手竟向最先扑来的白衣人手中的铁钩抓去,只听见嘎嘣一声脆响,那名白衣人手中的铁钩竟被地煞一掌震断,同时传来一生闷哼,那名白衣人被震出一丈有余,血雨顿时从他口中喷洒出来,其他冲上来的白衣人见了这一幕,全都吓得收住了脚步。“妈呀,这是什么怪物啊,怎么这么厉害啊?快跑吧!”这数十名白衣人心里都是如此想着,可脚上似乎钉了钉子般,一步也走不动。

    “哈哈哈…”司徒雷一声暴笑,“就凭你们这些小喽啰也敢对老夫下手?真是不自量力!大哥,既然这些人已经见过我们两人的真面貌,为防走漏风声,我看…”

    “不错,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司徒英的语气突然变得冷异常,听的这群天钩门弟子直冒冷汗。

    “谁这么大口气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上山的方向传来,众天钩门弟子一见来人,面上均是一松,从山下飞奔而上的共有十余人,为首的五十上下,穿白衣,外挂大红披风,一对鹰眼熠熠发光,看着煞是威风,此人正是天钩门主银钩震衡阳岳天风,这岳天风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一对银钩旱逢敌手,十年前凭着手中的一对银钩,为救结拜兄弟天南一怪,独闯猛虎堂,重创猛虎堂四大堂主,从此扬名江湖,算起来这岳天风算是除天钩门始祖天钩三怪之后资质最好也是武功最高的一代门主,其修为已经跻江湖一流高手行列,在他的领导下,天钩门竟稳居衡阳三大门派之一。此次来衡山回雁峰也是听说了这百年一遇的异宝出世,前来寻宝的。

    “哈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天地二煞两位前辈啊?晚辈这厢有礼了,不知二位前辈大晚上来着荒山野岭有何贵干啊?”岳天风双手一抱拳,冲着天地二煞缓缓说道。

    这地煞司徒雷可没他这般客气,冷哼一声道,“岳天风,你少跟老夫装蒜,那你为何来此啊?”

    此话一出,岳天风顿时无语,但他不愧是一门门主,心中惊诧,但面上仍是一副笑容:“两位前辈不知,前些时候我门下弟子与天剑门弟子有些摩擦,为不惊扰城中百姓,两派约定今夜子时在回雁峰火拼,嘿嘿,二位前辈莫非是天剑门请来助拳的?不然为何不问缘由就动手杀了我一名弟子?”岳天风的语气突然转冷,冷冷的看着地煞司徒雷,眼中杀机徒现。

    此时司徒英心里打着算盘,不能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耽误百年一遇的宝物出现,且天钩门的阵势,火拼之类的说辞只能糊弄三岁小孩,他们肯定也是奔着那宝贝来的,现在已经是戌时了,再不动手恐怕会耽误取宝,“老二,动手!”一声暴喝,司徒英突然发动,高大的躯箭一般向岳天风冲去,司徒雷同时发动,只是这一次他手中多了一对兵器,只见这兵器前面呈月牙状,两个月牙后面有一个大环被一条*的铁链连接,此兵器一出,岳天风大惊失色,“小心,那是月牙斩!”此话一出,天钩门众人悚然动容,那月牙斩又叫千人斩乃是江湖中十大杀器之一,江湖传说见过月牙斩的人几乎都已经死去了,除了罗双煞几乎没有见过月牙斩还能活着的人。

    一片银光过后,血光骤起,先前上山的几十名白衣人竟在瞬间被斩杀的一个不剩,此时的司徒英也和岳天风斗在了一处,这煞掌威力果然惊人,每一掌拍出均让岳天风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奔涌而至,虽然功力不及对方,但岳天风终究是一门门主,打斗经验极其丰富,夺命天钩第一式从容舞出,漫天钩影向扑过来的司徒英罩去,轰的一声闷响,钩掌相接,两条人影倏然分开,两人又同时一顿足,冲天而起,在冲起的瞬间,岳天风夺命天钩第二式“连环十三钩”施展而出,同一刻司徒英煞掌第二式“冥怒鬼”连环拍出,两人形快如闪电,只有漫天的钩影和漫天的掌影,两人一时竟是难分高下。

    此时司徒雷已经收起了月牙斩,冲着和岳天风一起来的那几名白衣人恻恻的说道:“你们还打算看多久啊?来吧,让我送你们上路!”几名白衣人犹豫了一下,见司徒雷收起了月牙斩,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拼死一战,兴许一战才有机会存活下来,这几位都是天钩门的副门主,虽然相对岳天风来说,稍逊一筹,但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几人同时亮出银钩,明晃晃的银钩在月光的掩映下异常刺眼,几人目光交流之下,脚下缓缓移动将司徒雷围在当中,“圆月天钩阵!”一声暴喝从一名天钩门副门主口中传出,几名白衣人同时挥舞手中银钩,竟真似一轮轮圆月一般向司徒雷上罩去。

    司徒雷不屑的冷哼一声,双脚一跺腾空而起,虽然司徒雷功力远超几人,但他还是低估了这圆月天钩阵的威力,几人竟同时跃起,那一轮轮明月竟如附骨之蛆,仍然丝毫不间断的向司徒雷罩来。司徒雷心中一惊,忙摄敛心神,猛一提气,形一拧竟横着向下飞去,这老怪物竟用这种方式躲过了圆月天钩阵的致命一击。

    圆月天钩阵虽然没有让司徒雷受伤,但却让这个纵横江湖数十年的老煞星惊出一冷汗,这天钩门能在衡阳城有如此地位,当然不只是仗着人多势众,司徒雷也曾听说过这圆月天钩阵列于江湖七大阵法之一,乃是天钩门创门始祖天钩三怪因门下弟子资质愚钝,如果没有一点儿本钱便不能在江湖上立足,因此花费十年时间而创立了这由六名弟子同时来完成的阵法,此阵法源自月满盈亏的自然规律,六人同时发动,全力发动进攻时如月光般无孔不入,悄无声息,几十年来不知有多少江湖中的高手折戟阵中。

    “哈哈哈哈,好!月牙斩对圆月阵,有点意思了!”强阵之下,司徒雷豪气徒增,那摄人心魄的明晃晃的月牙斩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