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清河城隍】

    “看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等到陈小宁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后,青冥转过子,忽然冲着我们面前的清河河面开口了。

    



    他的话虽然不大,但是极具穿透力。

    



    我有些诧异的盯着河面,青冥的话音一落,接着河面之上忽然翻滚着水花,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手里托着一个金灿灿的大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踩着水花,一步一步的往岸边走来,不一会走上了岸。

    



    此人一见到青冥,便一脸的惶恐,刚一上岸就跪倒在地,开口说到:“清河城隍参见地藏王菩萨。”

    



    他的语气十分的敬畏,害怕。

    



    青冥冷笑一声,说:“我早就不是地藏,你又何须行礼?”

    



    听到青冥如此一说,这个穿黑色西装的城隍吓得把头都贴在地上,子隐隐有些发抖,不敢起来。

    



    “青冥,他是城隍爷?”

    



    我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个跪着的男子,惊呼出口。

    



    在我的印象里面,城隍爷都是各管一方,是地府的官员,也是司法神,主管生人亡灵,奖善罚恶,生死祸福和增进幸福利益的神明。

    



    城隍在明清以后,成为一个神的官职,而不是一尊神明。

    



    都城隍为省级行政区所奉祀,相当于间的巡抚,府城隍相当于间的知府,县城隍相当于间的县令,各地的城隍由不同的人出任,甚至是由当地的老百姓自行选出,选择的标准大抵是“正直聪明”的鬼魂,不过这个城隍称自己为清河城隍,应该就是地方的地府官员,有管辖清河附近一方土地的能力,他手中的城隍金印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小小的一个地方城隍,居然勾结妖邪,虽然我现在不是地府的地藏王,但是却也有惩治你的本事,你把事的原本讲出来。”

    



    青冥冷哼一声的开口了。

    



    清河城隍抬起头,脸上露出一副苦瓜色,叹了口气说:“禀报地藏大人,我也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啊。”

    



    “你一个城隍,也会不得已?据我所知,在你的领土范围发生的事故,还有人,鬼,甚至妖,你都有能力惩治的。”

    



    我开始鄙夷这个清河城隍来,我想起之前用收魂葫芦抓不到那些迎亲的水鬼,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的上都有城隍金印的烙印。

    



    清河城隍听我开口,头立刻如同拨浪鼓一般的摇晃起来,颤颤兢兢地说:“我是在百年前在清河这个地段担任城隍,当时这里也有我的寺庙,有香火,但是几十年前,这里发生了变化,我的城隍庙被毁,香火也断了,也没有了我的容之所,所以只有住在水底,直到十多年前,有一个千年水獭妖怪进入了清河的地段,那时候我是想赶他走,但是他原本就不是在清河周围修炼的妖,是别的地方闯入进来的,所以并不受我的压制,而且我断了香火多年,也根本无法抗衡一个修炼了千年的水獭妖,并且他还是一个尸修炼的妖怪,我不得已之下,只得让他在此处住下。”

    



    青冥听了清河城隍的话之后,冷声说到:“你就不知道去地府求援么。”

    



    清河城隍听了青冥的话后,说:“我也去过,但是地府很乱,因为我的官职太小,也无法见到一些大人物,此事地府也没有时间来管理,更别说派差,据我所知,不仅是我清河一段,就是其它的地府,地府也没有去管。”

    



    青冥摸了摸下巴,继续说到:“你先起来吧,我倒是能除掉这个祸害,但是我今世没有修得法,也不像前世那般拥有无上神通,在这茫茫河中,倒也拿他没有办法。”

    



    听到青冥这一番话,清河城隍顿时大喜,他站起来,兴奋的开口说:“这点能力自然是有的。”

    



    说完转过子,一手抓着城隍金印冲着清河之上一晃,一道金光没入河面之中,不消片刻,水花翻滚,那个水獭尸妖一脸不耐烦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与此同时,还有那个手持唢呐,叫做阿水的男鬼,见到我和青冥都在岸边,水獭尸妖面色一变,就要钻入水中,这时候清河城隍伸出手,冲着河面一点:“!”

    



    那个水獭尸妖居然无法落入水中,被硬生生的挡在了外面。

    



    “城隍,你这是干什么!”

    



    水獭尸妖冲着清河城隍咆哮起来。

    



    清河城隍一脸正色的说:“受你欺压了这么久,如今遇得地藏王转世之人,能够助我降服你这妖孽,还我清河太平,你说我干什么!”

    



    水獭尸妖露出了恍然之色,盯着青冥,露出仇恨般的目光:“先前你在地宫锢住了我,现在还想除掉我,休想!我也是一只千年的尸妖,虽然无法回到水中,倒也不惧怕你们!阿水,动手!”

    



    话音一落,那个阿水忽然拿起了那个唢呐,开始吹奏起来。

    



    原来之前青冥在清河地宫说了锢了那个东西,指的就是这个水獭尸妖,难怪我们经历了那么久,他都没有追出来,原来是被青冥锢住了,当时青冥应该是急着找我,所以只是锢此妖,否则直接打散他的道行了。

    



    “小心,这个水鬼手中的催魂唢呐是一件冥器,能够扰乱人的神智。”

    



    清河城隍脸色微微一变的惊呼出口。

    



    果然,听了这个唢呐声,我脑子又开始昏昏沉沉,站立不稳起来。

    



    而趁此机会,水獭尸妖往岸边疾驰而来,他的手已经化为漆黑模样的利爪,在阳光的照之下,泛出点点寒光,蕴含了剧毒。

    



    青冥冷哼一声,口中念出:“唵、嘛、呢、叭、、吽。”

    



    六字大明咒,这几个经文从他口中飞腾而出,化为拳头大小,往这个冥器催魂唢呐激而去,很快就没入到催魂唢呐之中,忽然“轰隆”一声,这个催魂唢呐立刻就炸成了碎片消失不见。

    



    我醒了过来,赶紧掏出搜魂葫芦,对着远处的水鬼一晃,一股清风卷出,直接收了这个目瞪口呆的水鬼。

    



    而青冥见到水獭尸妖激而来,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他面无表的扯下口的古玉,这块古玉立刻就化为幽冥噬魂杵,幽冥噬魂杵上的六张人脸隐隐发出诡异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你退后,我来保护你。”

    



    青冥转过头,嘴唇微张,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