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清河地宫】

    我被拉下水之后就陷入了昏迷,不过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子上居然是干燥的 ,浑都十分乏力,除了我口的长生石还有脖颈之上的迷你七星镇魂剑之外,上的小挎包不见了,那里面可是装了我各种符箓,还有绘制符箓的工具,如果少了这些东西,我的实力至少损失八层之多。

    



    我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起来,周围有些幽暗,全部都是一些灰色的岩石,但是却有些淡蓝色的亮光映照在这密室之中,我却找不到光源在那里,仿佛是自然生产一般。

    



    我躺的地方是一个石,石倒是很干燥,上面点着一张不知名野兽的皮毛,摸上去十分柔软,我目光往不远处一扫,发现石旁边居然还有一个石质的桌台,这个石台有些古老,上面居然还摆放着一面铜镜,只是铜镜之上蒙上了一层灰,我走到这个石质的台子面前,伸手一摸,铜镜之上的灰尘被我擦拭干净,我一看里面的我,吓了一跳。

    



    我的脸上居然涂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粉底,嘴唇涂得猩红,脸颊两侧也有两抹嫣红,上更是凤披霞冠,我吓得一把坐在这台前的石凳之上冲着铜镜挤眉弄眼,直到发现镜子之中确实是我之后,我眉头大大的皱起来,再一想到那个把我拉下水的水鬼,我心里隐隐的明白了几分。

    



    昨晚我们几乎打得他们全军覆没,我的收魂葫芦更是装了除这唢呐男鬼和鬼婆之外的全部鬼魂,不过现在我的小包不见了,收魂葫芦也是肯定被夺走了,不过幸好我的人参娃娃在青冥那里,否则不堪设想,如果一个普通的鬼物吸了人参娃娃的全部精气,都有可能进化为鬼王。

    



    鬼王在间地府几乎是最高级别的存在了,完全能够称王称霸,就算是阎王也忌惮几分的,有些高级别的鬼王,就是阎王都不会放在眼里,阎王其实也是鬼王,只是有司职在,管理一方,拥有的权利也大,更有一些普通鬼王不能拥有的力量。

    



    想必是这逃回来的唢呐男鬼和鬼婆婆打商量,把我作为新娘贡献给河神了,因为他们弄丢了陈小宁,不得不出此下策。

    



    我眉头微微一皱,脑子急速转动起来,也不知道这种鬼地方能不能招出五雷轰顶,因为五雷轰顶必须要在露天之地,沟通天地之间的威能,招来雷云降下雷霆,但是现在我还不知道在哪里,只怕就不管用了。

    



    就在我殚精竭虑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响动之声,随着两股强大的风卷了过来,我立刻爬到这石之上,装作昏迷的样子。

    



    “鬼婆婆,不知道咱们这次能不能满混过关,毕竟这个小子是一个男儿,并且还是阳间的代理差,虽然我们是人鬼殊途,但是都是属于间的官员,各司其职的。”

    



    唢呐男鬼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进来,语气有些凝重。

    



    “其实是男是女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他上的气,他上的气很重,要远远的超过我们先前抓的那个,只怕河神见到此人还会更加的欢喜,至于他的份,倒也是个问题,不特别是他的同伴,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能力,能够剥夺你们上的城隍鬼印的印记,让你们恢复到游魂野鬼的状态,你们只有借助河神大人的关系,才有可能重新恢复职位,而我的官职不同,我是归地府陆判掌管,是陆判的判官笔赐予了我的特权,现在我也被剥夺了官职,如何是好啊。”

    



    那鬼婆婆的言语之中透出一股绝望来。

    



    “倒不如这样,反正事都做了,我们两个把这个差送上去贡献给河神大人,你也别回地府了,去城隍爷那谋个职位算了,如此一来,彻底的脱离地府,不必担心陆判的追查。”

    



    唢呐男鬼似乎在这里有一定地位的样子,开口劝起鬼婆婆来。

    



    沉默了良久,鬼婆婆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此一说,也只能这样了,看看这个小子醒了没有,他的法器都被我们手了,应该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片刻后,我就感到两股一强一弱的气迎面而来,我微微眯起一条缝,就看到这个鬼婆婆站在我旁边,嘴角一咧,露出一丝冷笑来。

    



    “在我面前也敢装睡?”

    



    鬼婆婆忽然伸出那枯树一般的手掌往我抓来,我双眼一睁,子本能的滚到一旁,接着坐起来冷冷的盯着她们。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把我摄来的。”

    



    我盯着那个手持唢呐的男鬼,问到。

    



    “这里是河底地宫,你现在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别想逃出去了,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见河神。”

    



    那鬼婆婆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的开口了,很明显,有了催促之意。

    



    我默默的运转自己的法力,幸好还能够运转,我想了想现在就算出手制住这两个鬼,只怕也难以逃出去,便开口说到:“你们带路吧。”

    



    唢呐男鬼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就往前走去,而鬼婆婆则是跟在我的后,谨防我逃走。

    



    这个地方越看就越觉得有些熟悉,居然好像一座大型的陵墓一般,周围都是密道,机关,不过在唢呐男鬼的提点之下,我倒是没有触碰到,越走我就越心惊,这清河地下居然还藏有一个陵墓,我经过一间密室的时候,发现摆放着不少器皿,大部分是瓷器,不过因为相隔太远,看不出是哪个朝代的,我很想停留一下,去看看这些古董,兴许能够卖个好价钱,只可惜这个唢呐男鬼根本就不给我时间。

    



    盯着这些瓷器古董,我心里倒也生出了一个计谋。

    



    虽然这地宫里面很暗,但是我有阳眼,行走并不困难。

    



    片刻后,我们到了一个大的墓室,唢呐男鬼在墓门前停了下来,这个墓门是石质的,看起来很厚重的样子,不过让我惊讶的是,这扇石门的两侧居然挂着喜联,一股凉飕飕的风从我后卷过来,让我打了个寒颤。

    



    “我们是鬼,能够穿透这石门,但是你不能,你按下大门右侧的那处凸起的石块吧,河神大人在里面等你。”

    



    唢呐男鬼一笑的开口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