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鬼抓脚】

    青冥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家都沉默了,那几个主事的邻居,开始凑在一起打牌了。

    



    陈小宁听了青冥的话之后,脸色都变了。

    



    “这位帅哥,是叫青冥吧,我和白哥哥认识了这么多年,你是他的朋友,帮帮我能有问题?如果这次帮了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怎么样?”

    



    陈小宁牙一咬,脸上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目光微微一闪的盯着青冥开口了。

    



    青冥目光一转,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的说到:“我不需要你这个人,答不答应,随你。”

    



    我正要说什么,青冥又转过头来,盯着我,说:“你不用想你一个人能够应付,地府之中除了阎王和判官能够剥夺这些神的职位之外,也只有我才能。”

    



    陈小宁面色苍白,无助的盯着我老爸,老爸摇了摇头说:“我老了,你们的事,我管不了,你们自己解决吧。”

    



    说完,便往灵堂去了,片刻之后就传来了我老妈的大骂之声。

    



    “走吧,该睡觉了。”

    



    青冥敲了敲桌子,便往外走去,我轻咳几声说:“小宁,你今天就睡在这里,明天我来找你。”

    



    说完,我就溜了,得回表哥家睡个好觉,因为明天很有可能会有一场恶战。

    



    到了第二天,我就青冥催起来了,我原本是想要叫上柳青和墨非的,但是因为王小花收到重要的秘密文件,说是永和市出现了大事件,叫她回去处理,这就意味着我们公司又接到了大项目,所以,这件事,就只能由我和青冥出面。

    



    老妈知道我们要处理这件事,知道危险很高,千叮万嘱的要我们小心,实在不行,就回来,另外想办法。

    



    我们三个人来到清河的时候已经中午时分,按照陈小宁的诉说,她以前是在这一带洗衣服,这是一个弧形的水湾,直径大约十米左右的样子,有一个水泥的跳板像一座从岸边延伸而出,正好到达这个弧形的出口处。

    



    这种水泥板就是建房用的水泥板,水泥板大约是一尺半宽的样子,而板下是一块块水泥石墩堆砌而成,这里的水质较为清澈,还可以看到这些水泥石墩上那厚厚的一层绿苔以及一些河螺,现在的河水几乎是快要接近水泥石板的地步。

    



    “当时我就在这个水泥跳板之上洗衣服,那时候我就觉得周围有人在窥视我,感觉感强烈,就在我快要洗完衣服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河里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注视着我,吓得我有一件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拿就跑了。”

    



    陈小宁面容有些苍白的盯着这泛起点点波纹的清河,心有余悸的开口说到。

    



    这个清水河离堤坝有段距离,旁边都是鹅卵石,靠近堤坝就是绿色的草地,河边还有些树,一些村民就把牛羊拴在此处喂养,此地有水有草又省心。

    



    “回到家之后呢。”

    



    我有些好奇的再次开口问到,而青冥则是在周围开始探查起来。

    



    陈小宁顿时露出回忆之色来,想了想之后,才开始说道:“回家之后,就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感觉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我的房间,每晚如此,并且从此之后,我就开始做梦了,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跟我许诺,会给我一切想要的,我的条件他都答应,只要我答应跟他结婚,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做梦,就答应,谁料到,就在前两天就来人提亲了,到了昨晚,也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了。”

    



    我点了点头,开始走上这个水泥板,水泥板有四米长,我走到尽头运转阳眼想要看出水里的端倪,但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水底有一股极其寒的力量,我有些看不透,原本是艳阳高照,但是此刻我却感觉有些寒起来,青冥依旧在不远处的岸边查探着什么,而陈小宁则是站在岸边,我现在就是直立在水面之上,让我有一股极其不舒服的感觉,好像一叶扁舟在仿佛大浪的海中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覆灭。

    



    摸了摸河水,冰凉冰凉的,我转就要走回来,因为我心里已经开始产生了惧意,并且我口的长生石忽然发起来,陈小宁站在岸边,脸色更加煞白的盯着我,全哆嗦个不停,她嘴巴张的大大的,一脸的惶恐之色,不过她似乎被什么东西吓着了,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有抬起她那颤抖的手臂指着我的后。

    



    我眉头一皱,往下看去,一瞬间,我背后寒毛都竖了起来。

    



    水泥板旁边的河水之中忽然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是一个男人的面孔,他嘴角猩红,脸颊两边还有圆形的腮红,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脸熟,忽然我耳朵之中响起了一阵唢呐声,十分悲凉,居然让我微微一阵失神,就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苍白的大手从水中伸出来,直接抓住我的脚踝,接着一股大力涌来,我站立不稳直接被拖到水中。

    



    岸边的青冥忽然抬起头,目光周围一扫,见到陈小宁那副模样,又没看到我,脸色一下就变了。

    



    “无常去哪了。”

    



    青冥冷寒的声音瞬间就把陈小宁从惊恐之中拉了回来。

    



    她结结巴巴的说到:“被……被……拖……拖下水。”

    



    接着指了指那个水泥板旁边,不过很奇怪的是,水泥板旁边依旧是泛出淡淡的波纹,是风吹过泛起的,我落水居然没有发出响声,也没有水花溅出来,就仿佛是凭空消失一样。

    



    青冥步伐矫健的来到水泥板上,看了一眼四周,眉头大皱,他忽然蹲下伸手就往水下捞去,但是却依旧没有结果,青冥的脸色更加的沉了。

    



    “青冥哥,我……我该怎么办?”

    



    陈小宁吞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开口了。

    



    青冥转过头,说:“你先回去,这事谁都不要说,今天之内最好别碰水,快走吧。”

    



    陈小宁听了,拼命的点头,接着撒开脚丫子飞奔回去。

    



    青冥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袭来,接着在水泥板的最前端盘腿坐下,他双目微闭,手上捏了个古怪的法决,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不一会,周围的书面之上居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光来,这层金光很微弱,时隐时现,青冥就在这金光忽然闪现而出的时候,子往旁边一倒,居然很诡异的没入水中不见了踪影,水面同样没有泛出半点水花,就在青冥消失不见的时候,清河之上的那层淡金色的水光消失不见,又恢复平常之色来。

    



    【嘿嘿,这算是上午更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