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解咒】

    “它动了,它又动了。”

    



    王子传清秀的脸忽然微微一变,眉头皱了起来。

    



    “糟了,子传背后的血瘤一动,就有大事发生,这次又是什么事?”

    



    王大婶见到王子传背后微微起伏的血瘤,脸色微微一变,惊呼出口来。

    



    “阿宝!”

    



    我走到王子传的后,伸手往这个血瘤摸去。

    



    这个血瘤忽然再次跳动一起,一直小小的手掌印出现在这个血瘤之上,我把手放了上去,感受着这个奇特的生命。

    



    “阿宝乖,我想办法让你出来,先前是我失言了,没有让你及时出来,谁知道一等,就让你等了三百多年。”

    



    我拍了拍这个这个血色小手,微微一笑,果然,就在我的话刚一出口之后,这个血色的小手就消退了,也不再跳动了。

    



    “小兄弟,你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他叫阿宝?”

    



    王大婶目瞪口呆的盯着我,吞了口唾沫,开口问到,而王子传也同样是这副模样。

    



    “有些事,说出来,你们可能也不信,呵呵,这个东西与我有些渊源,我会取走他的。”

    



    我脸色平静的开口了。

    



    这些浮现而出的记忆,并没有让我多高兴,反而是深深的愧疚。

    



    因为当初我弄出了这个血婴,是以寄主的血脉为寄养的,如果就这样剥离出来,两个都要死亡的,如果一直寄养在主人的体内,就会慢慢的吸食精血,主人死了之后,血婴阿宝又会自动寻找下一个寄主,因为当初我也是用阿宝的魂魄封印的,但是通过主人的寄养,就会让阿宝生出血之躯来,现在的血婴阿宝已经是类似于妖怪一样的存在了,可以自动变幻形体,也可以说是一个能力十分强大的鬼婴。

    



    “小兄弟,你真能帮助子传取走这个东西?没骗我?”

    



    王大婶听了我的话,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她始终有些顾虑,迟疑了片刻,继续开口说到:“会不会伤害子传的命?毕竟医生讲了,这血瘤是连着子传的命,如果取出来,子传也会死。”

    



    我笑了笑,说:“保他无忧,只是今晚就要在大婶家过一夜了,我待会打电话,叫我朋友订今天的机票过来。”

    



    “好,不管小兄弟住多久都没问题,我去准备午饭。”

    



    大婶终于松了口气,接着兴高采烈的转过去厨房忙乎了,我给素素打了电话,叫她带一些工具之后,便坐在王子传边,开始静静的发呆。

    



    “我就知道,知道他会离开我。”

    



    王子传忽然开口打破了平静,他略微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色来。

    



    “你知道?难道你与阿宝通灵了?”

    



    我有些诧异的盯着王子传问到。

    



    “嗯,是的,自从我懂事起,就可以和他沟通了,前不久的时候,他就告诉我,那个人终于要来接他了,他很高兴。”

    



    王子传对我笑了笑,说到。

    



    “以后你若是想他,可以来看他的,这是我的名片。”

    



    我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王子传,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不知道阿宝出世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毕竟阿宝已经是属于邪物一般的存在了,如果没有管教好,肯定是会成为人间的一大祸害的。

    



    王子传接过名片之后,轻轻的摸了摸这张名片,然后小心翼翼地的放到口袋之中,他很安静,没有再说一句话了。

    



    我吃过午饭之后,便开始会回忆起有关阿宝的一些事来,当年我是下了一个类似于诅咒的符咒,这种符咒很古怪,也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够解除,毕竟那是我前一世的事了,如果不解开这个诅咒,那么就算是素素来了,只要驱除阿宝,就会一尸两命,王子传也会要死去。

    



    我用针扎破自己的中指指尖,立刻就有一颗红色的血珠冒了出来,我让王子传背对着我,然后把他的衣服掀起来,露出这个巨大的血瘤。

    



    王大婶在一旁颇为担心的盯着我,我想了想,便开始用自己的鲜血开始在上面书写我上一辈子所下的符咒了,这道解咒的符文足足画了我半个小时才搞定,我也有些郁闷,用针在我指尖扎了好多次,才画完。

    



    更加要命的是,这个解咒符文近乎耗费了我全部的法力。

    



    看着这繁杂的符文慢慢的渗入到血瘤之中,我终于松了口气,阿宝接受了,阿宝认可了,如果这解咒的符文不被认可,是没有任何的效果的,接下来,就只有动个小小的手术,把阿宝取出来了,虽然有些荒诞。

    



    王大婶在我旁边一直看着,一直惊呼神奇,特别是我所绘制的这些咒文渗入到血瘤之中的时候。

    



    绘制着符箓的时候,因为耗尽了我所有的法力,脑子一下就晕晕沉沉了,我心里暗暗想到,我前世道行到底该多强悍,我记忆之中,我在下这道咒文的时候,几乎是挥手之间就能够完成,并且脸不红气不喘的,这一世,却花了近乎半个小时,几乎耗尽全的法力才勉强完成,差距实在不是一般的大。

    



    幸好我修炼了七星秘法的第一层,第一次就是强壮自己的元神,这次打坐恢复法力,比起之前打坐速度更加快,如果我说我法力有一百点,以前恢复一点就要花十分钟,但是因为修炼了七星秘法第一层,我的法力速度就加快了,变成了一分钟恢复一点,意思就是意味着我这一百点法力只要一百分钟就能够完成,也就是一个小时四十分钟。

    



    不过让我诧异的是,我以前全部恢复法力也只有一百点,但是这次恢复全完之后,居然增长了五点,虽然只有五点,但是常年累月下来,那该多恐怖啊,再做个比如,如果我施展一次金蝉脱壳法,得用三十点法力,如果我的法力越多,就代表我能够施展的次数越多,如果还能够继续增长法力,那么以后施展五雷轰顶也不至于让我的法力全部耗尽了。

    



    虽然我的比喻有些游戏化,但是却很明确,法力越雄厚,就代表道行越高深。

    



    如我只有一百点的话,我觉得青冥至少上了一千点。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素素来电话了,说是她到了机场,晚上七点的飞机,到了我这边,可能就是晚上十点左右。

    



    我松了口气,却发现王子传一直在盯着我,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

    



    我开口问到。

    



    “刚刚阿宝告诉我了,今晚有些不同寻常,叫你小心点。”

    



    王子传眼神有些躲闪的开口说到。

    



    我笑了笑,忽然接到一条信息,是韩小星发过来的,内容是他为我占卦了,是小凶之卦,要我注意安全。

    



    【特别庆祝点击破百万,今天早点更。】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