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这么晚,怎么还一个人在这里?”

    



    我不认识她,也不敢靠近她,隔得两米远之后我就不再走近,站在远处便发问了。

    



    让我有些失望的是,她没有出声,只是细细的抽泣着,很伤心的样子。

    



    她后的大树也开始微微摇晃起来,凭空之中刮起一道风,往我们卷过来,我闻到一股十分怪异的味道。

    



    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水云儿远远的盯着我们,又看了一眼树下的那个女子,眉头微微皱起来,似乎在仔细的辨认着什么,空空儿也一直在观望四周,想要找出罗鬼王的影,因为我们不相信,我们击退他的鬼手,就能让他生出害怕的心思来,这也绝对不可能,一个鬼王至少是修炼了千年的存在,个个是狡诈无比,狠异常。

    



    “你不说,我们就走了。”

    



    过了几分钟,我有些忍不住了,空气之中有种沉闷的气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她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周围的黑暗之中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我,让我很不舒服,我运转阳眼,但是依旧找不到是谁在窥视我,不过我很肯定,这个人肯定是罗鬼王,如果藏在暗处的那个人是罗鬼王,那这个少女难道真是一个游客或者是清心观的一个同门师妹?

    



    我做势就要走,她忽然伸出她的手臂,她的手臂很白皙,此刻天空之中已经没有被黑雾遮掩,一轮皎洁的明月夹杂着淡淡的辉光倾洒而下,照在她的手臂之上,她的手掌朝下,忽然一根手指指着我,我微微一愣。

    



    这个女子的指头很长,很苍白,我开始细细的打量起这个手臂,她的指头很圆润,但是手臂之上被月光一照,居然显出一块块云雾状暗青色的印记来,这些印记开始逐步扩散,原本还算惨白的手臂一下就布满了这么些暗青色的东西。

    



    “尸斑!”

    



    我一声惊呼出口。

    



    仔细辨认这女子手臂上的诡异云雾状印记,我想起只有尸体之上出现的尸斑才会符合,并且我眼前这个女子已经生机断绝,难道真是尸变不成?

    



    忽然,就在我惊叫出口的那一刻,这个穿道袍,把脸埋在膝盖之间的女人忽然抬起了头,看到她的脸我一下就惊呆住了。

    



    “水云儿?!”

    



    我试探的叫了一声,与此同时反头一看后的水云儿,发现她已经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你是水月儿,水云儿的双胞胎姐妹!”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她,脑子镇定下来开口了,这个少女居然和水云儿长得一模一样,虽然她与水云儿一样的容貌,但是此刻浑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尸气,她的面貌有些微微扭曲了,双目殷红一片,忽然她面容之上笼罩起一股黑烟,十分痛苦的开口指着我后的水云儿说:“妹妹,救救我!”

    



    水云儿眉头大皱,没有离开那个光门,指着水月儿说:“月儿姐姐,这些天你失踪了,怎么又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这幅模样。”

    



    “妹妹,我被罗鬼王重伤,一直隐藏在这附近,就是想要看看有哪位同门是姐妹出来,好带我进去,如果你不信我是真的,我的令牌都在这,只是我现在受重伤,根本就无法打开山门阵法。”

    



    说着她僵硬的收回手,掏出一块令牌,这块令牌与水云儿手中的令牌一模一样。

    



    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痛苦之色,她拿着令牌嘤嘤的哭泣起来,哭的很伤心。

    



    “那你手上的尸斑是怎么来的,据我所知,只有死人上才会出现尸斑。”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水月儿。

    



    “你又不是不知道鬼王的手段,他想要把我炼制成一具飞尸,我现在无法一个人出体内的尸气,只有借助师傅的力量才能驱除,否则再过一功夫,我就控制不了上的尸气,到时候我就真正的死亡了,你又是谁?清心观是不许男弟子进入的。”

    



    水月儿摸了把眼泪,收起令牌,哽咽的说到。

    



    我耸了耸肩,转过头,征询水云儿和空空儿的意见,空空儿眉头微微一皱, 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倒是水云儿点了点头。

    



    “我是你师兄白无常,我的外婆是你柳莺师叔,既然走吧,不然罗鬼王要过来了。”

    



    我见到水云儿点头,心下一松,往水月儿走去,如果她真是受到伤,不及时出体内的毒气,只怕就要真死在这了。

    



    “白师兄,我受了伤,你背我吧。”

    



    水月儿忽然变得楚楚可怜起来,眼眶红红的,只差眼泪没掉下来了。

    



    “好吧,你上来。”

    



    我无奈的转过,她把双臂勾着我的脖子,我背起她来,看不出这个小丫头看起来瘦瘦的模样,居然这么重,她手臂之上的尸臭味道熏得我喘不过气来。

    



    空空儿跟在我的后,狐疑的打量起水月儿,水云儿也是同样如此,但是除了她一的尸气之外,并无别的异样。

    



    “赶紧走,罗鬼王追过来就惨了。”

    



    水云儿首先钻入了光门,而我和空空儿依次进入,光门渐渐弥合起来,恢复如初。

    



    进来之后,里面豁然一亮,一座十分古老的道观出现在我们面前,这里的空气比起外面更加的新鲜,我闻起来脑子都变得很空灵,法力都有种隐隐在增长的感觉。

    



    道观是那种青色的屋顶,灰白色的墙体,整体看起来却是那种木制结构的感觉,道观的大门之上有一块木制牌匾,上面用金粉苍劲有力的写着清心观几个大字,这几个字十分有力道,笔走龙蛇,让我有些看呆了。

    



    我们进来之后,周围都是悬崖,就像我们是处在一个漂浮而起的小岛之上,周围布满了树林花草,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

    



    “终于安全了。”

    



    进来之后,水云儿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不过脸色却依旧是很难看的样子,一来是她姐姐水月儿受了重伤,二来是她养的灵猴灰儿死了。

    



    “安全,云儿,你把妖魔带了进来,就安全了么。”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道观内传来出来,我听着有些耳熟,清心观那木制的大门被推开,一个手持拂尘的道姑,满脸严肃的走了出来,她后跟着一群穿道袍的女子。

    



    “夏鸿烟掌门。”

    



    我知道这个道姑,我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永和市实行天道净化,第二次便是外婆的大寿。

    



    “白师侄你来了,孽畜,你还不下来么。”

    



    夏鸿烟掌门对我施了一礼,接着目光凌厉的盯着我后的水月儿。

    



    水月儿微微一愣,开口说:“师傅,我是月儿。”

    



    “月儿?哼,你骗的了他们,以为能够骗得了我?”

    



    夏鸿烟手腕一抖,拂尘就要甩出。

    



    “住手!老太婆!”

    



    我背上传来水月儿沙哑的声音,这声音浑厚无比,俨然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她的声音一落,我就感觉我的脖子被人扣住,口的长生石隐隐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