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地府初遇】三千字

    三百多年前,我落入忘川河。

    经忘川河我飘入地府至(阴yīn)至寒之地,幽冥血海,刺鼻的血腥味钻入我的鼻中,整个水面之上都冒着一丝血色的迷雾,异常的寒冷,即便是(身shēn)为鬼魂状态之下的我也有些无法承受这股极寒。

    我初始在幽冥血海之中挣扎,但是幽冥血海比起忘川河的河水更加的厉害,无奈之下我只得开始修炼,奋力搏杀这些从血海之中冒出的亡灵冤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我看到了旁边有一个金光闪闪的莲台,莲台之上忽然伸出一只洁白光滑的大手,五指只是轻轻的一抓,就把我抓了上来,我离开血海的时候,((荡dàng)dàng)起了大片的水花,一朵朵血色的涟漪((荡dàng)dàng)了开来。

    “你,杀气重了。”

    他明眸皓齿,脸带笑意的盯着我,我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这个光头和尚,心里着实纳闷,这个凶邪无比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如此眉清目秀的和尚坐在这里,让我有些欣慰的是,这个金色的莲台居然可以悬浮于血海之上,就算周围的血浪掀起再大的风浪,都无法奈何这朵金色莲台。

    我,总算是离开了这个血海。

    周围的亡魂冤鬼见我上了莲台,心有不甘,甚至有一个凶厉的恶鬼,伸手露出尖锐的指甲往我抓来,我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伸手虚空一举,五指一并,就要往下劈过去,但是我的手掌却被人轻轻的按住了,我凝聚的法力一下就被震散。

    一种恐惧从我心头升起,从来还没有人如此轻易的制服我,就算是和白露露拼斗,和墨非,青薇论道我都不落下风,现在居然被一个和尚轻易的抓住了手腕,一股奇耻大辱蒙上了我的心,我冷哼一声另外一只手臂悄然探出,狠狠往这个和尚的(胸xiōng)口印去。

    手掌还没有落下,一股劲风吹起,他(胸xiōng)口的袈裟被我掌风震碎,露出解释如同凝脂一般的(胸xiōng)膛,我有些迟疑,但是手掌还是印了上去。

    他,居然不避不躲,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掌。

    我看着他面容有些苍白,依旧带着笑意盯着我,缓缓的收回了手掌,沉声问到:“你……为何不躲开,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以你的能耐应该能够躲过的。”

    他嘴角一咧,露出雪白的牙齿,轻轻的说到:“如果这一掌,能够化解你心中的戾气,我承受又如何?”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愣住了,心里道,哪有这么傻的人,他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哦?看样子你还是得道高僧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想度化这幽冥血海的亡灵冤魂,他们凶残无比,就算是同为鬼物,都会自相残杀,获取力量想要离开血海,你就不怕有一天你被他们亲自拉下莲台,沦为他们的一员么。”

    我盯着和尚,开口问到。

    “我只是要度化他们,让他们能够早(日rì)投胎,幽冥血海至(阴yīn)至寒,你在血海之中呆了不少时(日rì)吧,若是不能化解你(身shēn)上的这些至(阴yīn)致寒之气,就算你再次投胎,人(身shēn)也会变成九(阴yīn)之体,甚至遇到刺激的事物,便会引动血海之中的那股邪恶的气息,从而走火入魔,你不妨在幽冥血海岸边听我诵经念佛,化去你(身shēn)上的幽冥之气如何?”

    和尚的手依旧抓着我,语气十分和善的说到。

    那个亡魂原本伸出的手掌一碰到这个莲台,便被莲台之上的金光扫中,他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转而沉入血海之中不见了踪影。

    “我好不容易在血海之中悟出了一些东西,你要我洗掉这股幽冥之气?我可是修道之人,我知道的也不一定比你少的,虽然这幽冥血海十分(阴yīn)邪,但是只要善加利用,便会有天大的好处。”

    我冷冷的盯着这个和尚,开口说到,因为他现在制住了我,我也不好逃开这个莲台。

    “施主,不可妄言,这幽冥血海乃上古盘古大神肚脐之中的血污所化,远非你能够掌握的,你还是听贫僧一言吧。”

    和尚依旧不喜不怒的开口劝说起来。

    我忽然感觉有些头痛起来,怎么都说不过他,要打也打不过他,我忽然心生一计,笑眯眯的盯着这个和尚开口说到:“你这个花和尚,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出家人,却还拿着本姑娘的手臂,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当今的十公主,固伦和孝,虽然阳世间的律例无法管理地府,但是我(身shēn)上有皇族的血统,就算是阎王见到我,也不敢这样待我的。”

    “只要和孝施主摒除心中的恶念,贫僧自然会松手。”

    这个和尚淡淡的说到。

    “秃驴,呆脑袋,你抓疼我了!”

    我心里再次生出一个计谋,忽然开始低声啜泣起来。

    “和孝施主,请听贫僧的好言相劝,贫僧也是为了你好。”

    和尚没有理会我的哭声,依旧如此,轻声开口。

    “死和尚,你还不放开我,就别怪我在幽冥血海大开杀戒,虽然这些亡灵冤魂已经死了,但是我介意这些穷凶恶极的他们魂飞魄散!”

    我见到这一招不管用,恶狠狠的说到。

    “他们也是三界六道众生之人,只是心中的怨恨,执念放大了无数倍,并不像你修炼了道术,可以控制自己的七(情qíng)六(欲yù)。”

    和尚没有理会我,开始诵经念佛起来,而我被他抓住手腕,也逃脱不得,眼看这个血海的岸边就在我(身shēn)边不远处,却被这个死和尚给抓住了,我不(禁jìn)对他恨得牙痒痒起来。

    “好,既然你不肯放开我,那也别怪我不手下留(情qíng)坏你修行!毁你正果!”

    我心里冷笑一声,忽然抬头盯着这个和尚,虽然这个和尚长得眉清目秀,讨人喜欢,但是所作所为让我恨得牙痒痒的。

    他睁开眼睛,有些疑惑的盯着忽然安静下来的我,我轻笑一声,嘴巴凑了上去,狠狠的印在他柔软的唇上,我立刻感到他的唇很火,仿佛要把我灼烧一样,我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他手一松,忽然呆住了。

    “嘿嘿,呆脑袋,我走了哦。”

    我立刻挣脱开来,赤足莲台之上一点,火红的裙摆在金莲之上升起,(身shēn)子轻盈的往岸边落去,临走时,我看到他依旧在发呆,显然被我这一吻给镇住了。

    就在我离开的时候,这个和尚这才惊醒开来,转头往我这边一看,我已经渐渐消失不见,灰蒙蒙的天空,我的背影就像一朵火莲绽放,随风而逝。

    他有些发怔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伸出手一看,发现上面居然还染了一层淡淡的血迹,他伸出舌头((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陷入了沉思。

    这时候幽冥血海又起波涛,一只浑(身shēn)漆黑的小兽从血海之中跳跃而出,直奔莲台而来,这些亡灵冤魂见到此兽,立刻纷纷避退,十分忌惮此兽。

    “菩萨,今(日rì)你是为何心不在焉?”

    小兽在金色莲台之前俯下(身shēn),开口问到。

    和尚缓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第二(日rì),依旧如此。

    第三(日rì),同样如此。

    如此周而复始,和尚脚下的那朵金莲忽然颜色暗淡下来,似乎沾染了幽冥血海的血气,开始变化起来,和尚猛然站起,(身shēn)子飘然离开落到了岸上,这朵金莲也随之碎裂。

    “谛听,我道心不稳,被那女子祸乱,你且镇压血海,我得了却这段因果。”

    和尚那一尘不变的脸终于起了变化,他眉头微微皱起,似喜似悲的离开了这里。

    而我逃脱了幽冥血海之后,心(情qíng)大大的舒畅,地府十分大,远远的超过我的想象,并且这种地方来去如风,我在地府之中一逛便是数年。

    不过让我有些郁闷的是,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幽冥血海之中伸出手,把我拉离血海的那个和尚,后来我像一些地府的游魂野鬼打听,才知道他是地藏王菩萨,他之前就发过宏愿,要度化幽冥血海之中的亡魂,否则不离开此地。

    我忽然觉得我自己做错了,因为自己的顽皮,很有可能会是他道心不稳,不过我很快就释然,堂堂一个威名赫赫的地藏王菩萨,又怎么会被我恶作剧的一吻而失了道心?

    也许是因为心里有什么牵挂,我一直没有去投胎,虽然现在(身shēn)为魂魄之体,但是依然可以修炼,在这些年之中,我发现我的实力急剧增长,就算是地府之中的鬼王,也奈何不了我,有一次,我听到了冥冥之中有一人在呼喊我,想要把我召回阳间,我听清楚了那是墨非的声音,他在用一种还魂秘术召唤我,让我无法抗拒。

    原本我是无法抵抗的,虽然我现在已经有了鬼王的实力,但是有些秘术是让你无法抗衡的,只要对方掌握了你(身shēn)上的一些东西,就可以通过某种媒介来召唤。

    我心里很震惊,难倒十多年过去了,我的(肉ròu)(身shēn)还没腐烂?墨非还想借尸还魂?

    虽然是我自己的尸体,但是这种还阳(禁jìn)咒是天地不容的,也不知道墨非是从哪里弄来的(禁jìn)咒,虽然我极力抵抗,但是(身shēn)躯还是渐渐离地而起,往空中飞腾而去。

    “还阳(禁jìn)咒?!”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转而我(身shēn)躯忽然一紧,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包裹了一样,一股温和的力量把我拉了下来,墨非的声音忽然就消失了。

    “是谁!”

    我心里微微一惊,居然能够破除还阳(禁jìn)咒的召唤之力,来人实力之大,非同小可。

    “是我,和孝施主。”

    一朵朵金色莲花在我周围升起,一个金色的人影在我面前出现。

    【还有加读者群的同学,麻烦仔细看一下规则好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百五十一章【地府初遇】三千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