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这种续命法已经失传很久了,你小小年纪居然也知道,真有点匪夷所思,看来柳莺师妹教出来的外孙果然还是非比寻常的。”

    夏鸿烟掌门见我惊呼出口,叫出这续命阵法的名字,颇为赞赏的看着我,开口说到。

    我没有理会她,直接走到木(床chuáng)面前,里面的人也看的真切了,果然是外婆,她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并无任何异常,只是双目闭上,就好像睡过去了一样。

    “外婆。”

    我坐在(床chuáng)边,轻轻的开口了,想要呼醒她,不过外婆都没有反应,我有些慌乱起来,夏鸿烟掌门看了一眼周围的莲花灯,金光虽然微弱,但是没有熄灭,她也有些不解起来。

    “嘿嘿,还没死呢,叫柳大美女。”

    外婆忽然睁开了眼睛,神采奕奕的盯着我,她想要坐起来,却有些费力的样子,我见此立刻帮忙扶起来。

    我见到外婆作弄我,狠狠瞪了一眼她,而夏鸿烟掌门则是悄然退出了这个房子。

    “你咋弄成这样,叫我怎么和我妈交代?”

    我看着外婆红光满面的脸,周围的金色灯焰开始衰败,我心里一下就悬了,这可是回光返照。

    “这本来就是我的一大劫难,修炼到我这个地步,已经能够预料我的阳寿已经尽了,你如实说便是,伤我的是一个鬼王,远远不是你现在能够抗衡的,我这次叫你来,就是哀求师姐唤醒这七星镇魂剑的器灵,才能够让你在这次大劫之中有自保之力,外婆也老了,看到你能够长得这么大,我也放心了,也是时候随你外公一起走了,他陪了我这么多年。”

    外婆笑了笑,露出慈祥之色来,她的手抓住我,有些冰冷。

    我感觉外婆在说遗言似的,双眼有些发红了,说:“外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现在是阳间任命的(阴yīn)差,况且我的干爹是地府白无常,是整个(阴yīn)差的头领,实在不行,我就只有找鬼王钟馗了,他一定会帮忙的。”

    外婆见我如此,摇了摇头,脸色微微一变的说:“傻孩子,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有很严重的因果关系,你破坏了冥冥之中的次序,会有责罚降临的,况且人有生老病死,修道之人也会有天人五衰,都是要死的,还有你欠了别人的,就一定要换。”

    我静静的坐在(床chuáng)边,不再言语,良久之后,外婆轻叹一口气,盯着我的说:“或许,你就真如同那罗刹厉鬼所说一样,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外婆为何如此说?”

    我听不明白外婆的话。

    “哎,以前我是未参悟这其中的玄机,现在参透却为时已晚,我死后,直接把我火化,任我师姐处置便是,还有我的东西都已经烧毁了,你也不必牵挂什么,我会在地府当值百年的(阴yīn)差,积累百年的(阴yīn)德,换取与你外公一起投胎的机会,好了,我的大限快要到了,我只能说最后一句话了,你务必听好。”

    因为成为鬼之后,就会有很多(禁jìn)忌问题,一些东西是不准说出口的。

    外婆看了一眼周围的渐渐熄灭的金色灯焰,气血开始衰败,声音也小了很多,她躺好之后,便开口了:“一定要好好守护长生石,长生石是开启女娲墓的钥匙,还有更重要的作用,千万不能让那些妖魔得到,否则人间就会化为炼狱,最后就是青冥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外婆虽然思想有些传统,但是毕竟是法术界的人,你又开始渐渐恢复前世的记忆,这一辈子我希望你做正确的抉择,这次死后,回到地府,我与你干爹的一些恩怨也终于要面对了,哎。”

    一声轻叹幽幽的响起,周围那金色光焰一下就消失了,周围变得漆黑一片,我摸着外婆的手,还有残温可触。

    周围鸦雀无声,只有我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发出轻微的呜咽之声。

    “外婆,你醒醒吧,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话,柳大美女,你给我起来。”

    我不敢相信外婆就这样去了,真不信,毕竟外婆是修道之人,这应该是外婆修炼的一种法术,不是死亡,我打算叫醒外婆,但是她的(身shēn)子却开始慢慢的变冷了。

    周围的空气也变得(阴yīn)冷起来,我的直觉告诉我,外婆真的死了,就算我再怎么呼喊柳大美女,她都无法醒过来了。

    “小常,你外婆真走了。”

    一股(阴yīn)风吹来,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身shēn)后响起。

    我左眼一睁,看到一个俊朗,(身shēn)穿中山装的青年站在我的(身shēn)后,慈祥的盯着我。

    “外公,你怎么来了,你是要带走外婆么,我不肯。”

    我盯着外公近乎透明的(身shēn)体,忽然拿出一张驱鬼符来,守在外婆的遗体旁边,外公远远的看着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小子,他是你外公。”

    我旁边的外婆忽然起来了,不过这次是魂魄离体,外婆走到外公(身shēn)边,握住他的手,相视一笑。

    “不碍事,谁叫我死得早,他这小子只和你亲,要死我没死,这小子肯定喜欢我。”

    外公嘴角微微扬起,笑眯眯的说到。

    外婆瞪了一眼外公,然后盯着我开口了:“你明(日rì)一早就回去,其实师姐也没安好心,这次叫你回来,其实是想你归还七星镇魂剑来镇压道观的气运,她却不知道,其实这三大至宝早就在冥冥之中选定了自己的主人,之前她不肯唤醒器灵,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这一次我代替她受了(阴yīn)罗鬼王的偷袭,她欠我一个人(情qíng),一份因果,说以不得不答应帮我唤醒器灵,我知道你赶过来的时候受伤了,原本师姐想要借助这个机会治疗你,还给你个人(情qíng),但是却生出了变数,她也没有办法。”

    “外婆,你做这么多事为了我的安全?!”

    我拳头捏的紧紧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外婆。

    “我遗体旁边就有清心观的令牌,我注入了法力,就算你不懂心法,只要法力注入其中就可以打开,好了,不管怎么说,你安全就行了,我们得走了。”

    外婆微微一愣,眉头一挑。

    我听了外婆的话,心里微微一震,知道外婆的心思,我摸了摸旁边,果然摸到一块令牌,与水云儿的一模一样。

    对于夏鸿烟这个掌门,我也不好多做评价,但是,我知道外婆不会骗我的,毕竟外婆才是我的亲人。

    见我收好了令牌,外婆和外婆才对我微微招手,接着消失不见。

    我就一直在守在外婆的遗体旁边,开始稳定自己的心境。

    这个时候,静谧的房子中再次传来了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两百二十八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