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第两百零六章(三千字)

    “小白,怪叔叔,我来了。”

    火儿的声音在我们(身shēn)后响起,我一反头,却看见火儿已经提着大包小包赶了过来,他坐在我们原先的那个长木凳上,嘴里还含着一根棒棒糖。

    “火儿乖,就在那等我们,叔叔先处理事(情qíng)再过来。”

    我冲火儿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因为这个人与我有极大的渊源。

    “墨非!”

    青冥一声低喝起来,那满脸鲜血的人抬起头,不是夺舍东子(肉ròu)(身shēn)的墨非又是谁?

    墨非听到声音,看到青冥的时候,有些微微讶异,但是见我和青冥在一起,旋即变得失落起来,我眉头微微一皱,快步走了过去。

    “你怎么伤成这样,是谁打伤了你。”

    我扶着墨非,开口问到,浓浓的血腥味道扑鼻而来,他浑(身shēn)都是血,也不知道伤口从哪里来的,青冥也没说什么,紧紧的靠着我(身shēn)边。

    墨非没有说话,脸色很(阴yīn)沉,他看了我一眼,想要把我推开,我感到他的力量很弱小,现在就算是一个小孩子都能够对付他,从前一个撕裂空间的道术高手,现在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让我难以置信。

    “你们快走吧。”

    墨非的声音很低沉,嘶哑,更多的是失落,他眼神很平静的看着我,仿佛要把我印在里面一样。

    “走?你叫我走?今生我欠你几次,没有还给你,我是不会走的。”

    我把他拽到长木凳子上,然后从火儿手里拿过一瓶水,又扯下自己的一块衣角浸湿给他擦干净了满脸的血渍,墨非的脸色很苍白,给我一种错觉,仿佛不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墨非,你可是拥有几百年道行的厉害人物,谁能够伤害的了你?”

    青冥有些沉不住气的开口了。

    “是她,她伤了我。”

    墨非头微微低起来,淡淡的说到,语气之中充满了忧伤。

    “你别和我说是那头飞尸伤了你,或者说,过了几百年了,你还忘记不了柔儿么。”

    我冷冷的盯着墨非开口说到。

    听了我的这句话,青冥第一次露出了狐疑之色,很显然,他不知道我口中的柔儿是何人。

    其实,柔儿是一个和我前世长得十分相像的传奇女子,也是墨非的倾慕对象,虽然我没有看过她的本人,但是墨非给我看过她的画像。

    从墨非的口中得知,有一天中午,柔儿就莫名其妙的的失踪了,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那时候墨非就一直在寻找,苦苦的寻找,踏遍了每一寸土地,就是没有找到柔儿,好像人世间从来没有一个叫柔儿的姑娘出现过。

    而那一次在狩猎场,墨非遇见了我,错把我当做了柔儿。

    所以,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qíng)。

    我坐在长凳之上,脑海之中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自从我被墨非救走之后,我就一直在山中修炼,却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我遇到了那只化形的白虎妖,她的气息很强大,比起数年前我在狩猎场遇到她的时候,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次,她说:“小丫头,我白露露认定要杀死的人,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样的会追上去杀了她,不要以为你被那个人庇护,就会安然无恙,我一样的会杀了你。”

    白露露咬牙切齿,满脸凶煞,仿佛我在她的眼里就是一只小蚂蚁,现在墨非不在我(身shēn)边,她就能够随便碾死我一样。

    这个时候,我也修道了好几年,早就不是以前的固伦和孝了,在两年前我就在一处荒废的山洞之中,得到了一本秘籍,叫太乙秘术,里面不仅蕴含了当今最为出色的武功秘籍,还有十多页秘术,都是威力很强大的那种,这本太乙秘术我也曾经把他交给过墨非,不过墨非却只能修炼那些世俗的顶尖武功,不能修炼这些秘术,他说,是我的机缘。

    我与她斗法,结果是两败俱伤,不过我仗着太乙秘法,在法术上稍胜一筹,直接封住她,把她镇压在封魔地,而我自己也是重伤。

    墨非一直待我很好,我受伤后,便去采药,一心想要把我治好,但是,我知道他只是把我当做柔儿而已,这种行为近乎病态了,他甚至不惜在我(身shēn)上布置(禁jìn)制追踪,我无论如何也无法逃离他的手掌,这一次是一个机会,我想,死了,他应该是无法再管束我吧,只要我逃到地府,他就奈何不了我。

    所以,他每次煎药端给我,我都会偷偷的倒掉,甚至每天还拿着酒坛在门前的桃树下喝的烂醉。

    我心里也十分不痛快,因为在很久前,他带我游离天下名山,在泰山之巅上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原来,那些话都是说给另外一个女人听的。

    墨非心里已经住下了一个人,已经容不下第二个人,自从他那次醉酒之后,我就知道了,我前世是个敢(爱ài)敢恨的人,我承认上一世我喜欢过墨非,不过幸好彻底断了,那个时候,也是我不懂事,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喜欢的。

    我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不得不说墨非是一个很心细的人,他察觉到我并没有喝这些药,最后开始亲自监督我,看我喝下去,这才走。

    不过我固伦和孝又是何许人也,心智早就非一同人可以比拟,当时我的道法甚至要超过墨非,我又岂会被这些药物所影响?等他一走,我就((逼bī)bī)出这些汤药,终于在一个月后,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床chuáng)上。

    这一天,墨非很伤心,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的样子,他死死的抓住我的手,哽咽的说到:“和孝,你一定要撑住!我不会让你死,我不会让你死!”

    我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说:“我现在开始恨你了。”

    “以后我绝对不再提柔儿了,管她是生是死,只要你能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

    墨非眼眶红红的,有泪水滴落而下。

    “好,后山有一株千年人参,你帮我捉来,我吃了后,就能恢复。”

    我微微一笑的冲他开口了。

    墨非此刻早就乱了方寸,听我一说,立刻往外跑去。

    我是那种决定了某一件事,就一定会做到的,所以,我编了这个理由,骗他出去,我知道,如果他不出去,即便我死了,有(阴yīn)差过来抓魂,也不是墨非的对手,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我没有太多的眷恋,留了血书一封,就是要他好好保重自己的(身shēn)体,不要再夺舍活人的(肉ròu)(身shēn)了,因为被他夺舍的人,他们的灵魂是被永远镇压,不得入轮回的,这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我最后还是走了,因为我知道我的大限已经来了,这具(肉ròu)(身shēn)已经油尽灯枯了。

    不过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墨非竟通知了我的阿玛,让我厚葬,更加离谱的是,在安徽屏山又找了一处风水极好的养尸之地,然后偷偷的把我的尸(身shēn)从北京运到安徽。

    而以后,墨非没有入轮回,(肉ròu)(身shēn)不行了,便会重新找一个,我知道他的(性xìng)子,一旦踏上那些不归路,他是永远都不会选择回头的。

    ……

    墨非一直不做声,看样子真的是被那具尸(身shēn)所伤,我猜的不错。

    僵尸一类之中,哪个不是嗜血而生?就算是旱魃,僵尸之中最高的等级,也会嗜杀人命,更何况现在占据我(肉ròu)(身shēn)的那个存在,她再生出灵智的时候,脑子里有我未曾散去的意识,知道了一些东西,就算是开窍了,就算没人教她,她也知道如何一步步的增强自己。

    “我就知道,虽然她是我前世的尸(身shēn),但是我的魂魄已经离开了,她只是我脑子里残余的意念,经过三百多年时间,新出来的另外一个东西而已,根本就不是我,更不是柔儿,你却还是如此执着,你难道就没有看那我留下的血书么。”

    我冷冷的盯着墨非,开口说到。

    “看了,我墨非做事,只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柔儿,对得起你就行了,和孝,不,无常,当初你在地府我去找你,你躲着不肯见我,我就知道了,从那个时候起,我才擅自决定把你的尸(身shēn)盗走,我已经对你近乎绝望了,你知道,除了你和柔儿,我是绝对不会接受第二个人了的,但是没有料到这个飞尸,哼,她的手臂断了,我用无上秘法帮她续回来,但是她却伙同了另外的强大存在一起对付我,原本我是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是我施法过后,元气大伤,让他们有了可趁之机,重伤了我,不过还是让我逃了出来。”

    墨非说完后,轻咳几声,我又把水递给他,让他喝下。

    听了墨非的话,青冥眼中目光一闪,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心里也有些震撼,这个飞尸真是毫无人(性xìng),墨非这么多次护着她,她居然还想要置墨非于死地。

    他盯着我,眸子之中呈现出一股灰白之色,喝完水后,再次开口说到:“无常,你要小心,这段时间你有危险。”

    “危险?我怕什么,我虽然没有回复前世的全部记忆,但是我记得太乙秘术的修炼法,太乙秘术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就算再前世,你也无法参透这本秘术的。”

    我笑了笑,开口了。

    

    求金牌!求金牌!求金牌!大家手里有金牌的都砸过来呀!

    每月订阅消费和礼物/红包消费达到一定额度网站都会赠送金牌,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209 第两百零六章(三千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