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逃!逃!逃!】

    足足吸了三根檀香,小红才恢复过来。

    “太恐怖了,整个医院都几乎充斥着行尸,并且还碰到一些怨灵,我都几乎回不来了,整栋楼的住院部都是行尸,并且已经波及到门诊部了,而且有大量的行尸已经冲出了医院,警方的火力很猛,(射shè)杀了许多行尸,但是还是有漏网之鱼跑掉了,这家医院,简直是化为了修罗地狱,你别在叫我了,我是不肯再出来了。”

    小红颤抖的说完后极为慌张的进入到符纸灯笼当中,我无论怎么催促,都无法将其唤醒。

    “看来是有病人携带尸毒出去了,还有几个时辰天亮。”

    外婆穿好衣服开口说到。

    “还有三个小时。”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钟,现在两点钟,立到五点钟还有三个小时。

    “你们想不想活,如果想活的话,就乖乖的听我话,现在你们好好的养足精神,一个小时后,咱们就要开始大逃亡了。”

    几人目目相觑之后,拼命的点头。

    外婆说完,走到我(身shēn)边,从我包中拿出几张符箓,一字排开的放在病(床chuáng)上,这些符纸并未书写任何字迹,是一张张干净的符, 接着又拿出朱砂笔,打开(床chuáng)上的节能灯,开始一笔一划的绘制起什么来。

    “这是画什么?”

    看着外婆在画符,那中年男子忍不住的沉声问到。

    “镇尸符!别出声!”

    外婆似乎有些不耐烦的瞪了一眼这个男子,接着又自顾自的画起来 ,我知道绘制符箓是不能受到干扰了 ,否则很容易出错,但我看了一眼外婆花了几分钟就画完一道镇尸符,却是目瞪口呆了,我当初画符一张可是花了我近半个小时才画好,看来外婆的实力还真是宝刀未老,不容小觑。

    等到我再次睁开双眼,全(身shēn)法力恢复,似乎还有些精进的样子,外婆旁边已经叠着一大推镇尸符了,看数目,足足有那上百张之多,不过外婆也在打坐,恢复法力,我没敢打扰,看了一眼蒙蒙亮的外面,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我也看过一些生化类的电影,若是这些行尸真跑出去,那就危险了,尸毒可以藏在人的最深处,极难排除,若是普通人(身shēn)体之中蕴含了尸毒,会逐渐变化,丧失神智,化为以血为食的怪物。

    我再看一眼窗外,可以勉强看到外面的(情qíng)景,停车场的数量小车已经被掀翻,地面上到处是纸屑,我透过医院的大门往外看去,没有一个行人,不,有行人,只是只有几个,不对,怎么都像喝醉酒般的东倒西歪,好像站立不稳一样,四处游((荡dàng)dàng),那些停在医院门口的警车车门大开,让我最为吃惊的是,地面上还躺着几十具尸体,鲜血流了一地。

    这……这是怎么了!

    我有些站立不稳的抓住窗沿,感到天旋地转起来,怎么短短几个小时事态就如此严重了,到底是什么妖孽出来为祸人间了,我脑子急速的转动起来,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与我相关的人,心里一下就凉了大半。

    是她,应该是她!固伦和孝!

    我心里有些气愤了,不就是想要拿回长生石么,至于杀害这么多人,把他们都化为行尸么。

    “好叻,你们一人拿二十张镇尸符,只要贴到行尸的额头就可以了,我和无常负责善后。”

    外婆睁开眼,冷静的开口。

    “善后?我?我施展一次七星镇魂剑就耗费我大半法力,干掉几具行尸,我自己都要虚脱了!”

    我立刻开口反驳起来,讲句实话,我此刻真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完全没有想那么多别的事(情qíng),也许人都有一己私(欲yù)吧,我不是圣人,我也有,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此刻的求生意识很强烈。

    “傻孩子,外婆在,又怎么会让你生命受到威胁呢,这不是有火焰符么,火焰符必须要有法力催动,才能发挥作用,他们是施展不了的。”

    外婆走到我(身shēn)边,摸了摸的头,笑道。

    我努力的恢复冷静,我不像外婆,经历过大风大浪,但是自认为比病室里面的几个还要强点,毕竟自己和青冥经历过那么多。

    “大家要不要散的很开,尽量在我们的视线范围。”

    看到外婆发完镇尸符,我手里拿着一叠火焰符沉声开口了,他们都是凡人,不懂什么法术,若是再出个闪失,就不得了。

    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我便开门了,回头我还冲着那个头缠纱布的小伙子开口说到:“于洋,你要好好保护我外婆,明白么。”

    “嗯,我知道。”

    这个叫于洋的小伙子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那个中年大叔叫王明,我看着一瘸一拐的王明,又看了一眼头缠纱布的于洋,再看了一眼三个畏畏缩缩的四处张望的护士妹妹以及那被我开门放进来获救的阿姨,心里那一个汗啊,尽带些老弱残兵。

    门开了,一股极其浓重的血腥味迎面而来。

    那个叫做玲玲的护士胆子比另外两个护士大一些,我们经过护士站的时候,看到有几个护士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护士长!”

    玲玲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她是扯着我的衣服发出的尖叫,我立刻一把蒙住她的嘴巴,若是声音太大,引起其他行尸过来就不好了,她拿着一张镇尸符剧烈的颤抖着,我看到地下的那个(身shēn)穿白色护士服的中年妇人正伸出手掌狠狠的抓住了玲玲的脚踝。

    我看了一眼她,发现她(身shēn)上冒出淡淡的灰色尸气,立刻夺去玲玲手中的镇尸符狠狠往那护士长额头一贴,接着那护士长便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了,玲玲拼命的想抽离自己的脚踝,可是被那护士长抓的十分紧,越挣扎就越紧,让玲玲更加的慌张,她几乎是抱着我,求我让她脱离这种两难的局面,我此刻很羞涩,还没有哪个女孩子用那汹涌波涛的器物来撞击我,我脸色微微发红起来。

    “别动,你乱动就有可能被她的指甲划破衣物,从而中毒,慢慢来。”

    外婆步伐矫健的走到玲玲面前,伸手冲着护士长的脑袋一拍,护士长僵硬的(身shēn)体一下就软了起来,手也松了。

    “好神奇,老(奶nǎi)(奶nǎi),你怎么做到的?”

    于洋凑过来一看,顿时大呼奇妙。

    “只是在她的神经中枢做了点手脚,还有,别叫我老(奶nǎi)(奶nǎi),我很老?”

    外婆语气(阴yīn)森的看了一眼头缠纱布的于洋,冷哼一声说道,接着面无表(情qíng)的拿起火焰符冲着护士长(身shēn)上一扔,噗嗤,火焰符刚一接触护士长(身shēn)上冒出的灰气,立刻就如同在火上浇上了汽油一般,冒出熊熊大火来。

    【不知道这章喜不喜欢,有意见的可以在书评区讲,我会一一看的。】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章【逃!逃!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