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怪异的表哥】

    等我再次醒过来,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眨了眨眼睛,才恢复正常的视觉,一股浓浓的消毒气味钻入我的鼻中,我皱了皱眉,发现居然在病房了,左腰那里火辣辣的疼痛,还有点微微发痒,我稍微移动一下,就痛得我龇牙咧嘴,不过伤口也痒,这一痛真是痛与快乐并存着。

    “小伙子,醒了啊,你哥哥可担心死你了,现在他去买粥了,还吩咐我你醒过来,别乱跑呢,真细心。”

    我临(床chuáng)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她坐在(床chuáng)上,穿着一(身shēn)病服,笑眯眯的盯着我开口说到。

    我摸了摸(胸xiōng)口,长生石在,青冥给我的羊皮符箓也在,我的包裹放在旁边,似乎一动都没有动过的样子,我(身shēn)上的衣服已经换了干净的了,我松了一口气躺在(床chuáng)上,回忆起三表舅周三捅我一刀的(情qíng)景。

    那时候我(身shēn)体居然被(禁jìn)锢了一般,难道周三精通什么妖法?以至于小红说叫我赶紧离开这里。

    对了!小红在哪!我的纸灯笼在哪里!

    我忍着痛摸便全(身shēn),愣是没有发现,我有把我的包拿过来,找了片刻,几乎是翻到底了,愣是是没有发现。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强子表哥手里提着正粤粥铺的外卖袋进来了,见到我把包都翻腾出来,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那憨厚的脸上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怪怪的,不过他还是连忙跑了过来开口说道:“怎么了,小常。”

    “我的纸灯笼在哪!”

    我语气有些愤怒的冲着强子表哥开口了。

    “一个破纸灯笼我早扔了,你安心躺着养病把。”

    强子表哥有些无语的看了我一眼,开口说到,语气虽然和以前差不多,但是我却感觉隐隐有点霸道的样子。

    “你扔到哪了,那个纸灯笼对我很重要,是一位姑娘送给我的。”我语气严肃的盯着强子表哥说到。

    强子表哥看了我一眼,语气压了压,神色微微一沉的开口说道:“无常,你真以为我不知道那里养了只小鬼?养鬼伤(身shēn),伤魄,我已经帮你保存这个纸灯笼了。”

    “表哥,这个女鬼并不会伤害我,也没有能力伤害我,你是如何知道这种事(情qíng)的?莫不是我外婆教你的?”

    见到强子表哥一脸的尴尬,我忽然冷冷的开口,看着强子表哥渐渐恢复冷静,我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惧怕起来,虽然强子表哥看似和平常无异,但是总让我觉得有一股陌生感觉,难道他和东子一样,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外婆是清心观的弟子,虽然时常帮些周围村民的小忙,但是绝对不会轻易把这些东西泄露出去。

    “小常啊,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懂么,好好休息吧。”

    强子表哥笑了笑,揉了揉我的脑袋,我一把拨开他,伸出手,开口说到:“把我的纸灯笼还给我。”

    “你真要?”

    强子表哥眉头微微一皱,眼中仿佛充满了慑人的光辉,让我无法抵抗,我咬着牙,点了点头,强子表哥叹了一口气,还是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掏出了我的那个纸灯笼,“你先喝粥吧。”

    我感受到小红还在,便老老实实的拿起表哥递过来的粥喝起来,因为肚子实在是有点饿了,喝完粥,我就悄悄呼唤起小红来,不料她却没丁点反应。

    “表哥,我外(套tào)坏了,你可以去步行街帮我买一件回来么。”

    我盯着在一旁发呆沉思的表哥,计上心头。

    “哦,好的,现在你乖乖躺在(床chuáng)上,别不开心了,我不也是为了关心你么。”

    强子表哥说完,便离开了病房,过了片刻,小红主动联系上了我。

    “好……好强大,快走,快走……”

    小红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显得惊惧之极。

    “什么好强大,什么快走。”

    我捏住纸灯笼,眉头微微皱起,愣了一愣的开口说到。

    “就是你表哥,他(身shēn)上有股十分邪恶的气息,那时候你擒住你表舅,你那一刻被(禁jìn)锢了,就是你表哥动的手脚,你当时注意力在你三表舅(身shēn)上,可是我看的真实,他的手分明轻轻的划了一下。”

    小红恢复稳定的(情qíng)绪,再次开口了,她的语气很害怕,还有些颤抖。

    听了她的话,我仿佛什么东西融会贯通了,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开始衔接而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强子表哥一直在隐藏,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自始自终他都没有伤害过我,我知道,兴许他也没有料想到三表舅会随(身shēn)带着匕首伤了我,那个时候他愤怒的表(情qíng)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的,若他真对我有企图早就动手了。

    【呵呵,收藏,推荐,评论给力点啊,晚上就还有一更,谢谢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章【怪异的表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