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第四百三十七章【又见张大山】三千字

    439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三千字

    ------------

    ? 见到贺师兄收了手,武羽的双翅一抖,又重新恢复成手臂的模样,但脸色却依旧冷冷,桀骜不驯的盯着那个贺师兄,仿佛只要对方再稍微动弹一下,就发动凌厉的攻击。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趁着乌啼掌门不在,想要翻天不成?”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旁边的一个帐篷中传来,转而一个形健壮的独臂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这个人正是寒莫枫,不过寒莫枫比起之前要成熟许多,他一出来,包括这个贺师兄脸色都微微一变,似乎都很忌惮寒莫枫。

    “啊,是无常哥,这么快就来了,刚才还以为是门内的弟子在论道比试,却不料是与无常哥起了冲突,实在对不住,平时都疏忽了管教,让无常哥笑话了。”

    寒莫枫目光一转,见到我远远的盯着他,脸上露出狂喜之色,立刻跑到我边来,而元道宗的这些弟子见到他们的代理掌门关系看起来和我如此要好,脸色都变了起来。

    “无妨,年轻气盛嘛。”

    我笑了笑,我也不想让寒莫枫难堪。

    寒莫枫满脸的愧疚之色,他目光往周围一扫,眼中很隐晦的闪过一丝失落之色,然后开口问到:“茉儿怎么可能没有跟过来,之前我离开的时候就跟她讲过了,这一次会在这里汇合。”

    我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之后把最近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寒莫枫,也许只有他才能够苏茉儿从悲伤之中走出来,寒莫枫先是脸上一面苍白,开始发愣起来,最后慢慢的恢复正常,我才开口问到:“怎么不见青冥,小狐狸和乌啼掌门,就连白如冰都没有见到?”

    才不久的功夫,他们都不见了,我有些疑惑的问到。

    “嗯,是这样的,有法术界的弟子发现不远处有魔门的踪迹,白如冰和一些长老便赶过去了,就在不久前,发出了救援,掌门这才带着青冥师叔他们赶过去了,脸执法长老都赶过去了。”

    寒莫枫看了一眼远方的夜色,沉声说到。

    “什么,全都过去了?如果魔门和太清宗的人偷袭过来,那这些弟子怎么办,他们可是还中鬼毒!”

    我脸色陡然一变,一下就想到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放心吧,玄梵掌门在此,又有哪个妖孽敢来?还有青冥师叔说无常哥带了解药鬼丸,不正好解毒么。”

    寒莫枫勉强一笑。

    “好了,这瓶鬼丸交给你,中毒的人只要服下一颗再用法力调理便可,你发给元道宗的弟子便可,我先去无量寺那边,即便服下这鬼丸,也要不少时间才能恢复的,赶紧发放,叫你们元道宗的弟子戒备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从包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寒莫枫,然后转过头看着这一群年轻的弟子,冷声开口了,说完我便转头就走了,武羽看了一眼那个贺师兄,然后紧随我而来。

    还未到无量寺的地盘,就看到一个手持黄金禅宗的小和尚站在那里,冲着我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我同样报之一笑,可能是因为前世的原因吧,我对和尚格外的有好感。

    “见过玄梵大师。”

    我走到他面前,双手合十的做了个礼数,面对出家人,还是需要礼数的,更何况玄梵还是无量寺的掌门,完全不似油腔滑调的乌啼掌门。

    “白施主无须多礼,贫僧愧不敢担。”

    玄梵的声音很好听,有一种温厚的感觉,让人听上去很安心。

    “这是鬼毒的解药,还望大师赶紧发放下去。”

    我从包中掏出青色小瓷瓶递给玄梵,笑了笑说到,待他接过瓶子之后,我便转过头颅,把目光瞅向远方的那个火堆,火堆旁边围着一圈念经的和尚,但是我发现有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白眉长须的老僧,他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端坐在那,如同一块磐石一般,我能够感觉到他上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似乎是察觉到我在观察他,老僧脸色平静的抬起头来,然后盯着我,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来,我微微一怔,再次抬眼往他看去,却发现此僧依旧是一动不动的,仿佛生机断绝了一般,好像我刚才看到的都是幻像,好像他从来没有睁眼看过我。

    “嗯,谢谢白施主了。”

    玄梵接过我手里的瓶子,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来,然后转就往不远处的帐篷去了。

    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我背后响了起来:“师兄,请来帐篷一下。”

    听到王小悠的声音,我才缓过神来,然后带着武羽去了清心观的帐篷,我进去的时候发现水云儿已经睁开了双眼,她手臂上只有一个淡淡的黑色印记,那个鬼脸已经消失不见。

    “多谢白师兄赐药。”

    水云儿挣扎的想要站起来,但是我却摆了摆手说:“不必多礼,清心观中毒的师妹们可都服用了?不知为何,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都服用了,师兄可是担心咱们联盟之中最厉害的前辈都出去了,而为此不安么,因为据这个消息,好像是白骨魔君和准旱魃前来,白如冰无法抗衡,这才叫了救兵,此事应该不会假,现在乌啼掌门和青冥,执法长老赶了过去,他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王小悠冷冷的说到。

    “可别忘了还有太清宗的。”

    我想了想之后,开口说到。

    “太清宗纵然厉害,也不敢轻易来偷袭我们的,因为此地有无量寺的掌门玄梵坐镇,虽然玄梵年纪轻轻,但是实力深不可测,一佛法修为十分了得。”

    王小悠神色稍缓,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你们让开,胖爷我就不想吃个烧烤么,你们犯得着这么拦住我们,你们这些小和尚都给胖爷我滚开点,胖爷我才解了毒,我容易么,我子虚的狠,要是我瘦了,拿你们开刀。”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帐篷外面响起,我听了为之一愣,因为这个声音我如此熟悉,倒是帐篷里面的几位清心观女子忍不住捂着嘴巴轻笑起来。

    “大山师叔,你别这样成么,虽然你出家了,但是还是我们无量寺的人,你刚刚才解毒,不能吃这么油昏的东西。”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元道宗的小子们,你们赶紧吃了那些玩意儿,别逗胖爷我了。”

    这个声音有些不甘心的响了起来。

    我站起来,拨开帐篷,往远处看去,只见元道宗的那些弟子们正在烤,一阵阵香味扑鼻而来,而一个庞大的影被拉住,显得很不甘心。

    “张大山,好久不见了。”

    我看清那人的面貌之后,心里猜想的果然印证,此人就是以前跟我们一起破过学校的五鬼运财风水局,下过安徽屏山古墓的张大山,他的侄女李梦琪以前还是我和青冥的学生呢,随后我们又去过回龙山的邪墓,总之与此人颇有些渊源,真正知道他的份,也是因为永和县那次行尸大暴走,五大宗门全出面,他当时就站在无量寺掌门玄梵的后。

    张大山听到声音,猛然转过头来,他上的那一睡着这一转,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他小小的眼睛冒出精光的看着我,忽然发出一声惊叫来:“无常小帅哥!”

    说完张开手臂往我跑来,我都能够感觉这个山头都在震动,他现在的体重,目测至少有两百公斤,被他压实了,我只怕会被他压成饼。

    “得,你这一只想要压死我啊,难怪刚才去无量寺帐篷那边没看到你,原来你也中毒了。”

    我赶紧退了几步,武羽帮我拦住异常兴奋的张大山,开口说到。

    张大山喜笑颜开,伸手往武羽拨,武羽便被轻易的拨开了,不过张大山知道自己体型的原因,在离我还有一米之外才停了下来,他搓了搓手,开口说:“我倒是谁给的解药,原来是你,看来我张大山就是福缘深厚,这下可好了,好久没有看到你了,这些年我都在四处捞钱,倒也没有回永和了,不过我听说现在已经改建成市了。”

    说完之后张大山还十分得意的晃动着手指,我一看,顿时一阵汗颜,因为他的是个肿胀的手指上都戴着宝石戒指,就连脖颈上都戴着一条拇指大小的粗项链。

    我只得干笑的盯着张大山,说不眼红是假的,我搓了搓手,把张大山拉到一旁,开始询问他这些年在哪里发财,那个小和尚见到张大山不再靠近烤,松了一口气,转便离开了。

    张大山便把这些年的经历一一讲给我听,原来他还盗过邪墓,若不是他修炼了佛法,造诣还可以,只怕就死在那个邪墓之中了。

    我们又聊了很久,不过我也佩服张大山的,别人中了鬼毒,都要很久才恢复过来,但是他才服下鬼丸,便好的差不多了。

    天空灰濛濛的,噬妖星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周围的风渐渐的大了,吹得远方的那些火堆开始摇曳起来。

    风吹拂在我的脸上,我鼻子动了动,似乎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有些熟悉,又说不太明白,就在我心生犹豫的时候,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声嚎叫声。

    “咦?难道这山里头还有狼不成?”

    我自言自语的说到。

    而张大山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陡然一变起来,说:“这不是狼,这是尸的叫声!”

    谢谢beier63979753读者三块金

    佳

    QQ9523528  的一块金牌,这个月终于结束了,阿门,从来没有坚持过这么久,下个月起,也就是明天,恢复一天两更(六千字。)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