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第四百零四章【驱赶】三千字

    正文]4o6 第四百零四章

    三千字

    ? 这十八杆旗幡炸成粉末之后,结界忽然就出轻微的裂响声,转而一层层眼可辨的裂缝出现在结界之上,就像龟裂了一般,这些裂缝与蛛网般相似。

    “轰隆”

    整个结界如同玻璃碎裂一般,出清脆的响裂声,然后化为黑色晶粉消散于虚空之中,而原本模模糊糊的清河村现在显现于我们的眼前,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整个村子的上空有一尊巨大的十多丈佛陀虚影浮现而出,佛陀体近乎实质,周金光闪闪,而佛陀前方则是盘坐在金色莲花之上的青冥,他头顶之上的幽冥噬魂杵滴溜溜的转动着,并且周围悬浮着数杆炼妖幡,这些炼妖幡之上冒出大片的经文笼罩着青冥和后的佛陀。

    而青冥旁边则是有一条体型四五丈之巨,通体莹白的七尾狐狸,此狐狸眉心有一道紫色的光印,只是前足有些血流不止的样子。

    在他们的对面则是一尊高达十丈的白骨骷髅法相,下面悬浮着一堆白骨,白骨之中坐着一个材高大,披着斗篷的男子,看来此人就是白骨魔君无疑,因为我还在他的边看到了陈小宁,陈小宁脸上惊异的盯着我,美目之中异光闪闪,不知道在想着师妹。

    她旁边的不远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这个男子全冒着森然的魔焰,脸色深沉,目光毒无比。

    更惹眼的是,双方的中央站着一个昂藏八尺,穿盔甲,面若冠玉,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男子双目轻合,周围插满了一根根白骨,这些白骨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排列组合着,看来这个男子是被困在这些白骨之中了。

    结界碎裂,显然让双方都吃了一惊,而与此同时中间的那个穿着盔甲的男子忽然睁开了双眼盯着我。

    “干尸将军!”

    我看到这个男子吃了一惊,因为他正是我在清河地宫见到的那个干尸,因为体之中侵入了我的血,才会变得如此,难怪有些眼熟。

    “好强大的气息!”

    小羽站在我边,双目盯着前方,言语之中露出十分兴奋之意来。

    青冥的双目睁开,见到我的出现明显是一愣起来,而那只巨大的七尾狐狸体表面金色的霞光一卷,化为一个高大的俊美男子,是空空儿。

    “又来救兵了?!”

    瓮声瓮气的声音远远的从白骨魔君那边传来。

    “很不巧,结界外面的魔门弟子都被我们干掉了,今你们在此倒也好,一起解决,省了这麻烦的功夫!”

    我手握七星镇魂剑往前走去,与此同时另外一只手伸出,虚空凝练符箓来。

    “口气如此狂妄!”

    白骨魔君还未开口,他旁边的那个面容沉的男子便开口了,他手里握着一个木制的权杖,权杖通体碧绿,似乎是由藤蔓编织而成一般,权杖上面灵光闪闪,显得很不凡,应该是一件法宝,他伸手冲着我所在的地方一挥,权杖之上冒出大片的墨绿色光霞,这团光霞闪动之间就化为了一大片飞刀往我激而来,度奇快无比!

    “小心!”

    青冥和空空儿脸色大变起来,空空儿似乎是伤了手臂,双目狠狠的瞪着白骨魔君,青冥双手结了个法印,前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卍字金印,这些卍字金印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往对面激而去,就像大片的金色光雨倾洒而来一般。

    那白骨魔君自然也不含糊,双手虚空一抓,一根根白色的骨矛在前浮现而出,每一根骨矛之上却冒出诡异的黑色火焰,他一扬手,这些骨矛同样往前方刺去。

    不一会,密密麻麻的的爆裂声响起,空中爆出金白黑三色光霞。

    我见到空空儿并没有出手,忽然有些心疼起来,之前肯定是他单独一人来找干尸将军,被白骨魔君等人围困,故而受了伤。

    那些翠色的飞刀还远在我几十米之外,我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冷哼之声,小羽挡在我的前,伸开双臂,他修长的双臂一下就化为丈许之巨的宽大羽翅,翅膀之上的羽毛呈五色,有晶光流转。

    小羽低喝一声,双翅冲着那些飞刀一扇,两道五色霞光从他的翅膀之上飞涌而出,直接碾碎这些翠色的刀光,显得异常的轻松。

    那面容沉的男子微微一惊,旋即手中的绿色权杖一抛,化为一道晶光飞来,尚未飞到我们边,我就觉得脚下的土地开始震颤起来。

    “无常,小心,会有藤蔓从土中长出!”

    空空儿捂着受伤的手臂,脸色焦急的大叫起来。

    见到空空儿提醒我,青冥倒也专心对付白骨魔君,之前一直是白骨魔君和这个面容沉的男子对付他,现在我成功的牵制住这名男子,自然是更加的轻松。

    不过空空儿的话似乎有些迟了,我脚下一紧有藤蔓钻出,开始束缚住我的脚,我感到这藤蔓就像是活了一样,虽然才缠住我的脚踝,我便无法走动了。

    而空中的那抹翠色的精光更是化为一柄巨大的刀芒往我斩下来,我冷笑一声,手中去七星镇魂剑一抛,低声道:“有劳星陨前辈助我一臂之力了。”

    声音一落,这七星镇魂剑通体星光大放,根本就不需要我指挥了,我腾出手伸手从包中快夹住一张符往我脚上一贴。

    “退散!”

    我贴的正是驱妖符,小小的藤蔓还没生长而出,便被我一符给直接镇压了。

    倒是小羽,另外一只手臂一伸,双臂皆是化为五色羽翅,他纵一跃,往那名面容鸷的男子飞去,片刻之后就交上手了,这地面上生出的藤蔓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我眼前的这道符快要画好了,天空之中浮现出一团乌云,乌云之中雷光闪闪。

    白骨魔君见到我这边雷光闪烁,微微一惊起来。

    “五雷轰顶!”

    我轻笑一声,伸手冲着白骨魔君所在的方向一点,五道颜色各异的电蛇从空中直扑而下,这一刻,我从未感到过的轻松,因为我现在并不需要用自己的鲜血来绘制召唤雷法了,只需要画出符箓来便可。

    见到五道手臂般粗细的电蛇直扑而下,白骨魔君后的那尊白骨法相忽然动了,这个白骨法相是一具十分庞大的骷髅,比起陈小宁那根骨杖所化的骷髅简直有云泥之别,跟这具骷髅相比,陈小宁招出来的骷髅,只是相当于一个小孩子,而白骨魔君的这具骷髅则是相当于一个高庞大的巨汉。

    骷髅法相双手往上一举,白骨手掌之上立刻冒出灰白的气息来,五雷轰在上面,居然开始停顿起来,不过下一刻,这具骷髅法相手掌忽然溃散开来。

    “快走,压制他们的结界已经破解,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束缚,等那只狐狸恢复过来,我们只怕就很难离开这里了。”

    白骨魔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师兄,这个干尸将军你不都是布下白骨大阵困住了么,难道让他跑掉不成?师兄你可别忘了,你的那些尸兵还是需要一个时尸将来带领的。”

    这个面容鸷的男子显得十分不开心的说到,不过却依旧不急不熬的和小羽在交手,小羽虽然战斗力十分惊人但是毕竟与人争斗的经验尚浅,他凌厉的攻击都被这个称呼白骨魔君为师兄的男子一一化解开来,除此之外还十分游润有余的指挥这那根权杖与七星镇魂剑拼斗。

    也不知道这根权杖是何来历,与至宝七星镇魂剑相斗居然不落下风,当然是我没有指挥七星镇魂剑,否则肯定是要被我镇压下去的。

    “不行,今一定要走了!”

    白骨魔君话音刚落,他后的那具白骨法相已经是白光微弱,显得摇摇坠,若是我再招出五雷轰顶,故居这具白骨法相就要彻底的受损。

    因为这具白骨骷髅法相是白骨魔君的本命法相,如果法相受损,他本体也要受损。

    青冥也是同样如此,如果他后的那尊佛陀受损,青冥同样是一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一样的道理。

    白骨魔君收了法相,带着一大片黑云往远处翻滚而去,这名男子虽然不罢休,但是却也毫无办法,只得找回那根权杖打算一同逃走了。

    不过,我又岂会让他那么轻易就走?就算没有留下他的人,这权杖也要留下,因为这个权杖是一件法宝,十分了得,如果是送给苏茉儿,相必用处更加的大。

    我口中念起法决,冲着七星镇魂剑一点,口里念叨:“万物乾坤,七星镇魂,镇压!”

    七星镇魂剑立刻就爆出五团璀璨的星光,这些星光一把就罩住了这根翠色的权杖,它立刻就一动不动起来。

    那面容沉的男子见此脸色大惊,想要夺回来,但是一到赤红交加的光芒从远处遥遥一斩,一到赤色晶芒直接往他轰来,他扭头驾云就跑,但是还是被这血芒击中,一个踉跄之下,从云中跌落而下。

    我正在感叹他要摔成饼之时,一朵团黑云浮现而出,托出此人,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青冥收了相和空空儿一起落了下来,我们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这个是?”

    青冥见到我和小羽走过来,看到小羽的容貌,脸色微微一变的开口问到。

    “是我大伯家的那只五彩大公鸡,叫小羽,之前我见他很有灵就给了他太之力,然后,然后又……”

    我一想到我是私自拿着青冥的东西,心里就悬了起来,因为青心果是很重要的东西。

    “然后又怎么了?”

    青冥走到我面前,面容冰寒的说到。

    “然后……然后就给了他一颗青心果。”

    我有些心虚,头低的不能再低,盯着我的脚尖,开口说到。

    谢谢tang和838

    以及夕颜读者的金牌,还有凛冽同学的大红包,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