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邪门弟子】三千字

    “你之前就见过了青冥?”

    



    听到老者的话,我心里微微一惊起来,因为如果真是见过青冥,而青冥不肯帮忙,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嗯,不错,确实是见过,茉儿应该把他母亲的事跟你讲了,所以你才会来的吧。”

    



    老者笑眯眯的盯着我,他的浑浊双眼咕噜噜的转动着,偶尔迸出一抹抹难以察觉的精光,而老者旁边的中年大汉也是双目微微眯起的盯着我打量起来。

    



    “嗯,不错,但是您老说见过青冥,也是把此事说给他听,青冥为何会拒绝?”

    



    我眉头微微皱起,开口说到,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再给青冥增加负担了,如果我贸然答应,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地,那青冥同样会插手这件事,连他都不愿意做的事,肯定非同一般。

    



    老者看了我一眼,沉思了会,以一种反问的语气说到:“他这么多年,又真正答应过帮别人做事?没有吧。”

    



    我愣了愣,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青冥一直都是这样,从不会轻易答应别人事,即便是一件很小的事,他也不轻易答应的。

    



    “嗯,好吧,我会答应的,毕竟茉儿跟了我这么多年,这点事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迟疑了一会,我才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咳咳……”

    



    老者忽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一片苍白,苏茉儿立刻就跑了过去,手掌之中泛出丝丝翠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流转之下没入老者躯,老者这才慢慢的止住了咳嗽,他冲苏茉儿摆了摆手说:“我这体就这样了,再怎么治疗也没有用了,人老了就是这样。”

    



    “你既然如此,付元草和生机果怎么不留给自己用?我想你既然收藏了,肯定是知道它们的药效的。”

    



    我看得出这位老者已经有些病入膏肓了,并且体内的器官已经衰竭了,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去世,魂归地府。

    



    “我只是让它们发挥最大的效果而已,用到我这老骨头上也顶多只会让我多活几年,沫儿从小父母就不在边,如果能够用这些药,换取这次能够找到她父母的机会,我死都死的瞑目了,只是有些可惜的是,我抱不到曾孙了。”

    



    老者深呼一口气,那苍老布满皱纹的手,紧紧的握住苏茉儿,眼中尽是慈之色。

    



    “放心吧,交给我就是,再说茉儿都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不久就会有曾孙的,您也该高兴高兴了。”

    



    我笑了笑说到,但是我话音刚落,老者的面容猛然一变起来,苏茉儿也吓一跳,冲我连连使眼色。

    



    “哦?如意郎君,又是哪个小子能够配的上咱们家的茉儿?茉儿,你可别忘了,你可是许配给省委书记的公子了,这种事,不能擅自做决定,如果你悔婚,咱们的鬼市也会不保,这其中的事态有多严重,我还没跟你讲清楚么。”

    



    老者声色俱厉的开口说到。

    



    “是啊,茉儿,你听爷爷的话。”

    



    旁边的那个保镖一般的大汗听了我的话,也脸色变了变,最后恢复过来之后,脸色沉的开口说到。

    



    “嗯,知道了冯叔,爷爷,我先带他们去找九心莲叶了。”

    



    苏茉儿脸色变了变,立刻拉着我和程素素便离开这里了。

    



    “茉儿,刚才我失言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过你有婚约,你和寒莫枫的事我是有所了解的,你可别辜负了他。”

    



    一出房子之后,我想了想之后,沉声说到。

    



    苏茉儿点了点头,心事重重的不再说什么。

    



    出了如意斋之后,外面的天空已经是漆黑一片,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人特别多,甚至有些喧哗的样子,我们刚一走出来,便有几个人从远处往我们这边走来,一个是穿休闲装的少年,少年面若白玉,一副温儒尔雅的样子,他后跟着几个黑衣大汉,其中有一个大汉手里捧着一个玉盒子。

    



    见到我们出现在这里,少年微微一惊,但一看到苏茉儿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惊诧之意,随即在我们面前站定起来。

    



    “沫儿,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少年面露微笑跟我们打招呼,露出与年纪不符的成熟来。

    



    我感觉这个少年很奇怪,但是又说不出。

    



    “嗯,还好。”

    



    苏茉儿看了一眼少年,冷冷的说到。

    



    “这位是?咦?貌似见到过一样。”

    



    少年转而盯着我仔细端详起来,片刻之后,脸上露出微微的惊讶之色来。

    



    “你见到过我?我怎么没有印象见过你?看你年纪不过二十岁出头吧,我可比你大了好几岁。”

    



    我微微一笑的说到。

    



    “你说你二十几岁,但是看起来却只有十七八岁呢,你应该是茉儿公司的老板吧,如此年纪轻轻就能做老板,了不起,我在永和市有几家公司,出过事,是你们公司帮忙解决的。”

    



    少年脸上露出佩服之色,轻声说道。

    



    “茉儿,这位是?”

    



    我好奇的开口问到。

    



    “呵呵,我叫叶辰,是茉儿从小到大的玩伴。”

    



    这个自称叶辰的少年嘴角含笑的盯着我,目光之中流出异样的神采来。

    



    “好了,少爷,咱们进去还有事呢,别耽搁了。”

    



    后面一个大汗见到叶辰这样,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走吧。”

    



    叶辰转过头冷哼一声,接着对着我们一笑,进入了如意斋。

    



    “无常,这个人上有股邪气,似乎对你颇为感兴趣的样子,难道知道你是九之体?”

    



    素素站在我边,轻声说道。

    



    “不可能吧,只有鬼才能够感应我的九之体,要么就是修炼邪法的人,他认识茉儿,茉儿他是何人?”

    



    我转过,冲着苏茉儿开口说到。

    



    “无常哥,他就是说的与我订婚的那位,打死我都不会嫁给他的,你别看他表面上这个样子,其实内心十分狠毒,你以后要少靠近他,上次我在他家玩的时候,他就曾经虐待过一个少年,把别人绑着,用鞭子抽,年纪才二十,就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更让人心惊的是,他拜入了一个邪门,专门掠夺别人的元和元阳来增加自己的道行。”

    



    把我们带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之后,苏茉儿眉头大皱的开口说到。

    



    听的我和程素素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茉儿说的似乎有几分道理,因为叶辰从我边经过的时候,我已经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九心莲叶据我爷爷的消息,今会流入鬼市,大家赶紧寻找吧,此物的形态我已经告诉你们,大家找到后,电话联系。”

    



    素素看着远处的地摊,又看了一眼我的手臂,出声说道。

    



    “这里就只有三条街,一条卖古董器物,一条是卖药物,另外一条是鬼街,我想也没有必要分头找,咱们直接去药草街吧。”

    



    我想了想,开口说到。

    



    “不行,说是这样说,其实这些早就已经混乱了,这些商贩也只是图个闹的地方摆摊,除了那些鬼魂限制在鬼街之外,其余两条街道都是混乱的,咱们赶紧找吧,若是被别人找到,那就麻烦了,希望没有遇到识货的人。”

    



    苏茉儿说完就递给我们一块令牌。

    



    “好,我去鬼街,我认识寿公,兴许能够得到一些什么消息。”

    



    我点了点头,接着转便往鬼街走去。

    



    等我来到鬼街的时候,早就鬼影重重,不过里面也有不少法术界的弟子或是在和一些鬼魂交换物品,或者是收集一些报,我目光往四周一扫,返现了那辆三轮木车,寿公正杵在那里,双目盯着我。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我看着寿公那瘦弱的子,笑眯眯的开口问到。

    



    “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寿公哈哈一笑的盯着,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来。

    



    “你是问青冥吧,他有要事,所以没跟我一起来,寿公,我想问你一个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九心莲叶?”

    



    我直接挑明了意图。

    



    寿公摸了摸那尖瘦的下巴,开口说到:“你要这个东西干嘛?难道你受伤了?九心莲叶实属罕见,乃是天山之上的雪莲所化,只是比起雪莲效果更加的强大,世间已经很难寻觅,不过今天开市这么久,我还真知道一点小道消息,只是……”

    



    说完之后,寿公盯着我的挎包看了几眼,笑眯眯的,不再说话。

    



    我哪里还不明白他的话?我叹了口气从包里抓出数张符箓递给他,没想到这个寿公居然还趁机来敲诈我。

    



    他接过符箓之后便笑嘻嘻的说到:“其实不久前,就有一个人收购了九心莲叶,就在你来没多久,据说花了好几百万呢。”

    



    “什么!!!有人收购了?那个人是谁?!”

    



    我大惊失色的开口了,因为如果有人收购,就很难再买回来了,如果真要我用几百万买一株药草,我愿我这条手臂不要了,又哪个会用几百万弄一条手臂?更何况我现在的手臂只是用力不上,又不是完全废了,只是以后可能会有很多秘术施展不了,就算施展也是极为困难了。

    



    寿公听了我的话,继续伸出手。

    



    我再次伸出手往包中掏出数张符箓递给他,他才开口了。

    



    “是合欢门的一个弟子,在世俗界之中好像是一个省委书记的儿子,是他收购了九心莲叶。”

    



    寿公接过符箓,笑眯眯的开口了。

    



    “什么,是他?”

    



    我脸色陡然一变,有点不敢置信,但是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谢谢舒雅和sim读者的金牌,还有TT的红包】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