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三味草药】三千字

    “谁的电话?”

    



    我见到青冥一会就挂掉电话,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我有些好奇,便出声问到。

    



    “是小狐狸的电话,已经有了那干尸将军的下落,只是有点麻烦的样子,具体况他也没说,他叫我赶过去帮忙。”

    



    青冥看了一眼窗外,神色有些晴不定,眉头也微微的蹙了起来。

    



    我没有再说话,都怨我自己,弄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那你现在就赶过去吧,免得除了什么意外。”

    



    片刻之后,我想了想,我开口说到。

    



    “不行,你手臂上的伤还没处理,我怎么可能走?”

    



    青冥盯着我,冷哼一声的开口了。

    



    “青冥,你现在还分不清事的轻重么,我都已经回到了捉妖公司,如果小狐狸那边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心里会更加不安的,放心吧,有素素和茉儿在,不会有事的,你去吧,我知道小狐狸的子,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他不会给你打电话的,再说你在这也帮不上大忙的,还让我心郁结,去吧。”

    



    我冲他摆了摆手,语气十分强硬,这时候素素也端着一碗药进来了,浓浓的药味飘散过来,还没喝下去,就知道是一种十分苦的药。

    



    “嗯,那好,如果有什么事,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知道么。”

    



    青冥点了点头,接着站起来冲着素素说了几句什么话,接着抓起外就走了。

    



    “还真能折腾的。”

    



    素素看了一眼青冥的离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边把药递给我之后,接着又开始打量起我手臂上的伤痕来。

    



    我只是喝了一小口,便吐着舌头说:“可不可以加点糖?”

    



    “不行,会减少药效的,这要可是花了我好大的功夫,你要是还剩下丁点,就别怪本姑娘不客气,到时候金针伺候你!”

    



    素素挽着自己的衣袖,凶巴巴的看着我。

    



    没有办法,我只有憋足一口气,把碗里的中药喝的一干二净,顿时口中就传来苦涩之味,就连舌头上都充满这种味道。

    



    “诺,给你,吃了这颗糖就没有那么苦了,这可是秘制的。”

    



    程素素见我眉头大皱的模样,笑嘻嘻的摸出一颗用白纸包裹的糖果递给我。

    



    “不是说吃糖影响药效么。”

    



    我接过糖,单手剥开的问到。

    



    “傻瓜,你这不是已经喝了药么,赶紧吃了,别啰嗦了,我用金针来唤醒你手臂上的经脉。”

    



    素素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掏出她的金针小布包,凝重的看着我的手臂。

    



    我点了点头,这颗糖真甜,刚含在嘴里便在舌头上融化开来。

    



    花了半个小时,我的手臂之上已经扎满了金针,麻麻酥酥的,有点痒,但是却没有那么疼了,接着下来的时间,我们便在等苏茉儿来。

    



    苏茉儿是近乎中午才回到的公司,她进来看到我的手臂,然后问到:“这是焦炭么。”

    



    我白了一眼她,没说什么话。

    



    “药找的怎么样了?”

    



    素素开口问到。

    



    苏茉儿听到药,脸色不太好看,让我心里微微一惊,如果要没有找到,那我的手臂就很难恢复了。

    



    “我翻查了我爷爷的存货,只找到付元草,生机果,但是最为重要的九心莲叶没有找到。”

    



    苏茉儿叹了口气的盯着我,然后把手中的一个玉盒放在上。

    



    “嗯,今晚鬼市开,再去看看吧,你先让无常手臂脱胎换骨一番,这个模样,让他头痛了好久。”

    



    程素素点了点头,接着离开位置。

    



    苏茉儿看到我的手臂,深呼一口气 ,她转动着子原地微微一转,就化为山鬼之体,青丝般的头发疯垂至脚踝,头上戴着用藤枝编织的花冠,周更是披着藤萝和薛荔,她伸手一抓,一根桂枝出现在他的手中。

    



    现在的苏茉尔看起来那么的圣洁,上的气息也十分庞大,她手腕轻轻的抖动之间,一道道翠色的符文开始涌现而出,然后往我的手臂汇集而去,这样大概持续一刻钟的样子,我的那焦黑的手臂上忽然一块块的黑色皮往下掉,里面长出白皙的血来。

    



    “这么强大的治愈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啊。”

    



    我心里感叹起来,因为苏茉儿的这种治愈能力很逆天,几乎不落与太乙甘霖咒下风,甚至更加的强大,原本我也是想施展太乙甘霖咒的,但是必须要用双手结印然后配合咒语,我的这条手臂都没知觉,更别提灵巧的结印了。

    



    一般来说,一些妖怪也可以用治愈的法术,但是并不像山鬼这样,治愈是他们天生的本能,也就是天赋神通,如果别的妖怪要治疗,就会耗费自己的精元之力,如果消耗严重,很有可能被打回原形,空空儿就是如此。

    



    在这治疗的过程之中,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的手臂恢复了知觉,虽然还是显得有些麻木的样子,我手上的金针也一根根随着那些坏死的皮一起掉了下来,手臂的颜色又恢复如初,并且比起右手更加的晶莹,只是很奇怪的是,我感觉用不上力气,只有微微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让人彷徨,不过能够微微的动弹了。

    



    收了山鬼之体后,苏茉儿坐在盘,微微的喘息着,接着开口说到:“要是我能够真正的激发我的山鬼血脉,你这点小伤不是问题,但是我总觉的我的山鬼血脉被压制起来了,如果强行施展治愈之力,就会莫名其妙的心疼,似乎有什么在阻止我。”

    



    “没事,幸苦了,改明儿咱们三个去逛街,我轻咳。”

    



    我摸了摸这个光洁如初的手臂,已经很感激她了。

    



    “虽然现在看起来好了,但是还要用那三味药材能彻底的恢复,今天我们三个就去鬼市吧,不过无常你可要准备钱了,因为九心莲叶不是那么好找的,就算找到,价格也不是那么便宜的,钱,自然是要准备大大的多。”

    



    程素素笑了笑,然后很认真的告诉我。

    



    “能用钱解决的就不是问题了,最主要的是就怕鬼市没有。”

    



    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到。

    



    “肚子饿了,咱们吃完饭,就准备一下去鬼市吧,你也要去么。”

    



    苏茉儿盯着我,问到。

    



    “一起吧,不然,这些帐谁付?我问过我爷爷,这九心莲叶可是至少值上百万了,近乎灵药级别的存在,还有另外两个草药也是我暂时弄回来的,要一百二十万。”

    



    苏茉儿仿佛想起了什么,指着我边的那个玉盒子,开口说到。

    



    “这里面就是付元草和生机果?不过也是太贵了点。”

    



    我吐了吐舌头,然后走到这个精致的玉盒旁边,摸了摸,这个玉盒通体色泽圆润,并且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不过让我惊讶的是,这玉不像普通的玉那样温和,反而有股寒冷的气息。

    



    “这,这难道是寒玉?只怕这个玉盒的价格都不止这么多的钱吧。”

    



    我心里微微一喜,有了这个玉盒,这么多钱,心里也能平衡一点。

    



    “自然不止,你的药确实要要这么多钱,并且我还是求了我爷爷好久,因为这些药近乎等同灵药了,灵药无价啊,哎,不过这个玉盒不能给你,否则我爷爷非杀了我不可,这个寒玉盒可是他的宝贝。”

    



    苏茉儿嘿嘿一笑的说到。

    



    “你……好吧。”

    



    我顿时感觉被泼了凉水,子有些软乏起来。

    



    “先看看这个付元草和生机果吧。”

    



    程素素喜滋滋的双手搓了搓,走到我边,笑嘻嘻的说到。

    



    因为这两位草药是根本就不被记载到传世药典的,之所以知道,也只是因为程素素他师傅交给她的华佗秘典之中有所提及。

    



    她拿起玉盒,小心翼翼地的打开,接着从里面拿出一株手掌来长的草,看到这株草的时候,我眼珠子都差点没掉下来,因为这根草根本就和普通的草相差无几,若真是要区分点什么来,就只有这株草的形态了和色泽了,这株草躯是呈螺旋状,茎杆足有小指头那般粗细,此草周翠绿无比,从寒玉盒之中拿出来,还冒着丝丝白色的雾状气息,再仔细一看,这付元草通体居然还有一些淡淡的赤红脉络,看起来很像人体之中的经络。

    



    另外的那个生机果模样倒是还能够让我接受,虽然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小,此果很像桃子的那般模样,但是通体也是翠绿,好像一个翡翠打造的果子,我鼻子凑过去,能够闻到一股清香,并且果子表面也是布满了花纹,生机勃勃。

    



    “生机果能够焕发人体内的衰竭的生机,并且还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效果,据说是能够连人的灵魂都可以得到滋养的,也就是修道人口中所说的元神,不过这种果子估计连现在的法术界也是不知道的,而付元草能够让人体受伤的地方痊愈,嘿嘿,这还不是普通的作用,就算元神受损,服用此草也是能够恢复的,这两味药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凭我的直接,是不会有错的,因为这种药,识货人都不会轻易出售的。”

    



    素素重新盖好玉盒,难以抑制的激动起来。

    



    “是啊,无常哥,你可真是赚了,我爷爷无论如何都不肯给的,之所以给,是叫你帮一个忙,如果你能够帮到的话,他也会想办法帮你把另外一株草药弄到手。”

    



    苏茉儿脸色有些复杂又带着一丝小小的激动,开口说到。

    



    “帮忙?我有什么能帮的了你爷爷呢。”

    



    我好奇的问到。

    



    “是关于我母亲的事。”

    



    苏茉儿脸色挣扎了好一会,这才幽幽的开口了。

    



    【写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是眼睛都睁不开了,很困很困,今天更的早,可能是因为白天没睡吧,又加上着凉了,对着电脑很想吐的感觉,实在受不了的弄完了这一章,我真的吃不消了,这个月还剩12天,我尽量让自己坚下去,好了,我也不上QQ了,我得睡觉了,大家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