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掌门】三千字

    青冥指了指我那焦黑的手臂,收起笑容,冷声开口说到:“自然是给你疗伤,你现在的手臂只怕都没有知觉了吧,手臂难道不想要了?”

    



    我眉头大皱的看着我这漆黑的手臂,伸手捏了捏,居然还真的毫无知觉了。

    



    “我的手臂,不会残废吧。”

    



    吞了口唾沫,我心骤然狂跳起来,因为,我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甚至有些痛恨我之前的鲁莽。

    



    “先用上这些药,就赶紧回去要素素诊治,她现在已经满永和市跑,为你寻药去了,甚至还叫苏茉儿去鬼市交易,找到那些罕见的药材,不过鬼市要明天晚上才会开启,如果你是普通人,这条手臂就废了,但是,我现在能够感觉到你手臂之中还是没有彻底的坏死,可能是长生石的力量在维持吧,别说话了,敷完药之后就回去。”

    



    青冥用一个勺子搅了搅里面黏糊糊的东西,然后拉出我的手,开始涂起来,这个东西也不知道什么,闻起来很丑,让我胃里一阵翻滚,但是一涂到我那焦黑的手臂之上居然有些清凉起来,我可是用手捏我这条手臂都是没有反应的,但是现在被这黏糊糊的药膏一涂,就有了清凉感,麻麻酥酥的,很舒服。

    



    “无常,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瞒着我,在做什么?”

    



    青冥一边帮我涂药膏,一边开口问到,连头都没有抬。

    



    “没……,没有。”

    



    我迟疑了一会,有些结巴的说到。

    



    “看来是确有其事了,你要做什么,跟我商量就是,知道么。”

    



    青冥开口说到。

    



    “真没有。”

    



    我有些胆怯了,我总是觉得青冥有一双慧眼,能够看穿我的心思。

    



    “王小悠。”

    



    青冥冷哼一声,似乎对于我的一再拒绝承认动怒了。

    



    “什么?她都告诉你了?这个死丫头!”

    



    我别过头去,狠狠的骂了一句,明明答应了不告诉别人的,怎么又和青冥说了,不过仔细一想,王小悠似乎不是这种多嘴的人,难道是青冥……

    



    再一看青冥,他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

    



    “青冥,你丫我话!”

    



    我看到青冥这幅表,顿时有点无语了。

    



    “不用她说,我自己都猜到了几分,你一直在等待时机吧,想要等青薇回来,然后和王小悠一起杀上清心观,是不是?”

    



    青冥淡淡的说到。

    



    “你很聪明,我确实是这样打算的,不仅仅如此,我还叫强子表哥帮我训练兵,就算是作为我帮他寻回养尸鬼棺的代价。”

    



    我见无法隐瞒,便老老实实的开口了。

    



    “你叫他帮你训练兵?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你不知道这其中的后果有多么严重么。”

    



    青冥愣了一愣,接着冷声说到。

    



    “我很清楚,地府如果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强子表哥,但是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帮助地府平息过大乱,并且与地府有一定关系的,更何况,更何况这是法术界之间的事,地府顶多只能管人间的鬼魂,这事他们插不上手吧,我没去地府借差,就算对得起他们了,如果他们真要对强子表哥下手,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我盯着青冥,很不满的说到。

    



    毕竟我们捉妖公司这些年来,为地府可是做了不少贡献,这点事难道都还要追究?

    



    想一想,我们一年得抓多少游魂野鬼啊,虽然我们也是换了阳寿,但是这样我们可是为地府解决了很多的危机。

    



    “你啊,还是这样能折腾,放心吧,我能够处理的,你现在最好养好伤,如果以后落下什么毛病,可别怨我。”

    



    青冥把这些东西都涂满之后,又找来白色的纱布帮我缠绕,很快就弄好了,青冥又帮我在脸上涂了一些药膏,整理了一下我的伤势,接着便出门订票去了,我们打算明天一早就飞回永和市。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不敢轻易的翻动子,生怕压坏这脆弱的手臂,这个到了深夜的时候,这个药膏的效力渐渐发挥出来,我的手臂有变得火辣辣的疼痛起来,最后我直接坐了起来,恨不得拆掉我手臂上纱布。

    



    因为我感觉我的手臂之上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吞噬我的手臂,一点点的蚕食,啃干净我的血才善罢甘休,这种痛永无止境,一波又一波。

    



    这种痛苦真是一种折磨,如果可以,我愿不要这只手臂。

    



    我咬了咬牙,拼命的忍住,左手狠狠的抓住单,一时用力过度,居然直接撕裂了单。

    



    青冥翻了个,坐了起来,接着开灯了。

    



    “很不舒服?”

    



    青冥走到边,摸了摸我沁出汗水的额头,开口问到。

    



    我咬了咬牙,点了点头。

    



    “真他妈想剁了这条手臂,给我来个痛快的才好。”

    



    我大大咧咧的开口说到。

    



    “我封住你的道,先撑过今晚吧。”

    



    青冥眉头一皱,冲着我上连点数下,一丝丝柔和的劲力没入我的窍之中,我立刻就感觉子麻木了,手臂上的痛楚也消失了,不过同时我的体也动弹不了。

    



    “青冥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吧,陪我说说话吧,对了,小狐狸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我出声问到。

    



    “他去调查陈小宁,还有就是去寻找干尸将军了。”

    



    青冥想了会,开口说到。

    



    “哦,原来如此,公司最近发生什么事没有。”

    



    我点了点头,再次问到。

    



    “一个烦人的家伙来了。”

    



    青冥面无表的开口了。

    



    “能让青冥你心烦的,莫非是你们元道宗的掌门,乌啼?”

    



    我哈哈一笑,开口说到。

    



    “嗯,不错,确实是他。”

    



    青冥点了点头。

    



    “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搬救兵?”

    



    我好奇的问到。

    



    “你脑子好使了啊。”

    



    青冥冰寒的脸,看了我一眼,冷声说到。

    



    “呸,乌鸦嘴,既然如此,那你怎么没回元道宗?”

    



    我怒视一眼青冥,沉声问到。

    



    “还不是你?再说我也没打算回,就算他赖在那里,我也不会答应的,更何况现在元道宗也不没事么,已经和无量寺结成联盟了。”

    



    青冥淡淡的说到。

    



    “你说他赖在公司了?这事你不方便处理,我来,兴许我还能够三家合并呢。”

    



    我嘿嘿一笑,因为如果乌啼掌门能够出面,我们收服清心观的机会就大了很多,毕竟这几大掌门的威名在法术界还是吃的开,而且如果这个白骨魔门跟太清宗勾搭的话,我想我们收服清心观太清宗也是会插手的,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也很有因为这件事,会真正的引爆法术界大战,到时候各方势力都会出动。

    



    现在觊觎法术界的已经出现了多方的外来势力,一来是西方大陆的黑暗教延,二是岛国的阳师和忍者,这两股力量都不容小觑,攘外必须安内,只有整治好法术界,同结一心,才能对抗外来势力。

    



    “你是想元道宗,无量寺,清心观三大宗门联盟?”

    



    青冥愣了一愣,开口说到。

    



    “不然呢,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法术界继续存在下去。”

    



    我淡淡的说到。

    



    “真要办成这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容易。”

    



    青冥站起来,一边帮我倒水,一边听着我的宏伟大计。

    



    “在法术界无非就是以力量为尊,手段强硬就行,大不了杀一儆百,给他们个颜色看看。”

    



    我狞笑一声,盯着窗外,轻声开口。

    



    “无常,虽然是三重,但是要克制一下,如果有一天你入魔了,谁也救不了你,知道么。”

    



    青冥听了我的话,眉头一皱,沉声说到。

    



    我发现他的脸色很凝重,从未有过的凝重和担心。

    



    “不用担心,我现在都是三重了,即便我很早以前是柔儿的恶念所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何善,合为恶?有时候你做了好事,并不一定是善,可能是为恶,而有时候你做了坏事,也不一定是恶,可能是为善,即便我有一天真正的入魔我也没有怨言的,至少,至少这是我的本心,无怨无悔。”

    



    我转过头,微微一笑的说到。

    



    青冥沉默不语了,然后再也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在思考我说的。

    



    我就这样躺在上,眼睛微微眯起,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坐车返回市里,然后再坐飞机回了永和市。

    



    再次回到公司的时候,整个公司就剩下白如冰,我就发现白如冰和一个男子聊得特别的开心,白如冰原本就是寒冷的难以近人,这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客户?

    



    “回来了?你的手臂是?”

    



    白如冰反过头来,见到我手臂这个模样,微微一惊。

    



    “不碍事,受了伤,这位是?”

    



    我看着那个从座位上站起的高大男子,吃了一惊,似乎在哪见过一样。

    



    他穿的是休闲装,脸型消瘦,戴着副黑边框眼镜,左耳钉着一颗蓝色的宝石,我一看这宝石耳钉,目光一紧,这个宝石之中居然隐隐法力波动的气息,他面带笑意,嘴角微微咧起的盯着我,此人看起来还算俊朗,但是一笑起来,怎么看都有点痞味。

    



    “这是元道宗的掌门,乌啼。”

    



    白如冰愣了一愣,开口说到。

    



    “原来是乌掌门,久仰,久仰。”

    



    我伸出完好的左手,递了过去。

    



    “不敢当,不敢当,这次来,我还是有事要求你呢。”

    



    乌啼笑眯眯的打量着我,然后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我后的青冥。

    



    【祝所有当爸爸的读者节快乐,还有天下所有的爸爸节快乐,大家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账户,看看有木有金牌,金牌是系统送的,月底不送完就会清空的。】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