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意外之人】

    “不要害怕,你没有攻击到他们的天灵盖,这些红衣邪尸在我的掌控之下是不会伤害你的,你用泄尸针插到天灵盖之中后,立刻抽出,因为这个时候红衣邪尸会本能的攻击你,切记!”

    



    陈涛躺在雪地之上,脸上的紫乌之色褪去几分,手里的铃铛声清脆的响起,他的话却一字不落的钻入我耳中。

    



    我早就看的真切,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见到一具摇摇晃晃而来的红衣邪尸,我手里抓紧了这根泄尸针,原本这根泄尸针就是钢铁浇铸而成,按理说应该是冰冷的,但是此刻却给人一种异常炙的感觉。

    



    这泄尸针果然要好用,里面的黑狗血,糯米等物都是驱邪所用,现在面对这些邪物,肯定是发挥了不少作用。

    



    来到这具红衣邪尸面前,我举手便往他头顶插曲,很奇怪的是,原本人的头颅是十分坚硬的,但是这根泄尸针插在上面,就好像插进一个西瓜里面一样,开始只有一丝阻力,接着便是一下没入其中,就在我还有些发楞的时候,一双灰白的手掌十分凶猛的往我口抓来,我脸色一惊,立刻施展太乙八卦步游走开来,躲过这一击。

    



    这时候铃铛声已经有些断断续续了,陈涛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上的那些糯米已经变得漆黑一片。

    



    我不再迟疑,子风卷残云一般的掠过这十多个红衣邪尸面前,手中的泄尸针闪电般的挥出,片刻之后,这些红衣邪尸全部倒在了地上,我仔细一看下,发现我们周围都是这些尸体,看上去有些森然恐怖的样子。

    



    让人诧异的是,另外一股十分邪恶的力量在这些红衣邪尸尸之上冒出,化为一团团黑雾凝而不散。

    



    这些黑雾连成一处,怨气滔天。

    



    “倒是忘记了这些邪尸之中封印了他们原来不得超生的灵魂,这些灵魂积怨已久,已经恶灵,择人而噬,十分凶残无比!”

    



    我心里一下就急了,这些恶灵比起红衣邪尸还要难以的对付,并且这些恶灵已经开始往陈涛飘去,他们是陈涛所炼制而成的尸兵,自然是对陈涛怨恨无比,所以一出来,就借助这势头向陈涛报复。

    



    陈涛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并无任何反抗之意,双目微微一眯,伸开双臂,微微翘起,手中铃铛跌落在地,转眼之间就被这些黑云笼罩而住。

    



    “恶灵,退散!”

    



    我手中的符箓一扔,大步走上前去。

    



    符箓在恶灵的之上一贴,化为一道金光散裂开来,刺耳的尖叫声传来,这些黑雾立刻退散开来,但是并未消散。

    



    “怎么样了?还能坚持下去么。”

    



    我扶着陈涛,眉头一皱的问到。

    



    “尸毒已经侵入我的心脉,活不了多久了,我死了,你立刻就用符火烧了我的躯,否则尸变就麻烦了。”

    



    陈涛勉强挤出笑容,看起来比哭好不了多少。

    



    “别说话了,我看能帮你出来不。”

    



    我把陈涛扶起来,打算运功帮他出毒来。

    



    “不用了,子时已到,快点用符火烧掉这些尸。”

    



    陈涛指了指我们周围的这些红衣邪尸,声音颤抖起来。

    



    我又抽出数张火焰符,开始烧尸了,浓浓的火焰燃烧起来,很诡异的是,这些符火只是烧的尸体呼哧作响,但是周围的雪迹并没有融化的迹象,不一会功夫这些红衣尸兵就化为了灰烬。

    



    “我是阳间代理差,随我回地府投胎!”

    



    我从腰间解下收魂葫芦,然后差令牌冲着葫芦一敲,一道清风卷出,立刻就把这些恶灵所化的黑云收的干干净净,周围又恢复如初,除了陈涛受伤严重的躺在雪地之上。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响动声,远处的树林似乎有什么响动声。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藏在那里。”

    



    我声音大了几分,双目冰冷的盯着远处的树林,因为我听到了脚步声,那种脚踩在雪地上特有的声音。

    



    不过我的话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周围依然是刮着寒风,吹得树上的积雪往下落来,仿佛一切都很正常似的。

    



    “他们来了,你快走吧,今晚不仅仅是我这里的尸兵要被收走,我其余的师兄弟所炼制的尸兵也是现在被收走,一个月后,一个月后法术界就会有大动作,泄尸钉你拿着,兴许能够派上用处,你赶紧逃,只要逃到山下的镇上,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了,我现在这里拖住他们。”

    



    陈涛站了起来,忽然从包中掏出一张黄符贴在自己的口之上,接着又拿出一根木签,签上用朱红的符箓绘制这符文,看上去有几分邪气。

    



    “可是你……”

    



    我看了一眼树林的方向,又看了一下如今这幅模样的陈涛,心中生出不忍之意来。

    



    “如果你不能走脱,那我今的事就是白做了,赶紧走!不要回村子了,直接下山!”

    



    陈涛的声音大了几分,接着伸手把我往土坡之下狠狠的一推,而他自己则是拿出竹签,冲着某方拜跪起来。

    



    接着嘴里念念有词之下,用那个绘制着朱红符文的木签插入自己的心脏。

    



    “想逃?为时已晚,陈涛你好大的胆子,宗门吩咐下来的任务你居然敢忤逆,这些尸兵耗费了数年,你居然就此毁于一旦!”

    



    一道异常寒的声音从树林之中传出。

    



    我已经托在了那些坟堆之中,利用坟堆遮掩自己的形。

    



    “原本我就不指望你们白骨魔门能够赦免我,你们想怎么样?这些红衣邪尸全部都被我毁了,也减少了你们一部分力量,我也满足了。”

    



    陈涛松开口的木签子,哈哈大笑起来。

    



    他居然能够站起来了,但是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杀了!”

    



    林中走出四个人,个个都是中年男子,形很消瘦,双目沉,为首的年纪更是要比其余人大上几分,他的眉心有颗符印,看起来十分怪异的感觉。

    



    “遵命!”

    



    此人话音以后,他周围的三名黑袍男子立刻就走了出来,面无表往陈涛走去。

    



    陈涛冷笑一声,子忽然变得十分灵敏的往他们扑过去。

    



    【谢谢榴莲和苹果读者红包,对了,大家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账户,看看有木有金牌,金牌是系统送的,月底不送完就会清空的。】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