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第三百六十四章【斗妖道】三千字

    正文]366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三千字

    ? 我忍着剧痛拔掉手臂上的竹叶,单手捂着手臂站起来,这才现我们周围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竹影。

    “怎么回事,这些竹子不都是在山上么,怎么会跑到下面来?”

    看着周围竹影摇摆,唰唰作响,那叶子抖动之间泛着翠色的绿光,似乎又有竹叶要激而出,这些竹叶的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并且有如此之多的竹子,肯定是我们吃亏,只要这些竹子一摇晃,便如同箭雨一样往我们落来,如此下去,我们非得成刺猬不可。

    “他们已经布下阵法,等我们上钩了,看来我们出来还是迟了一步,让这个阵法形成。”

    王小悠面色一沉的开口说到。

    “走,咱们赶紧进去!”

    我看到王小悠一脸的严肃我就知道糟糕了,立刻一把拉住王小悠,就打算重新进入陈家,但是我的手无论如何都拉不开大门,我用力一敲,这大门之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翠光,一股强悍的力量反弹而回,我心里一惊的后退,看着这门板之上浮现出淡淡的符箓虚影,不知道何时,这个门居然已经被下了制,短时间是不可能破开这个制而躲到房子里了。

    “我们一出来,阵法就动了,现在完全与外面隔绝了,就算你叫你陈叔叔,他也听不见,咱们还是考虑如何应对眼下的况。”

    王小悠的声音不急不躁的响了起来。

    “看样子那个沈竹老道和陈小宁是不打算放过我们了,这片竹林和我们山上见过的有些不同,它们能够主动攻击人,山上的不能,还有,我并没有见到那个血竹。”

    我看了一眼周围,出声说道。

    王小悠想了想说:“如果真是你所说的话,那根血竹就是阵眼所在之处,不能够随意的移动,只要破掉那根血竹,不仅仅是这些竹子消散,就连整个村子上空的结界也会消散的,只是我们眼前要如何走出这片竹林,之前在山上,那是没人主持阵法,现在不同,刚才的那一波攻击,就是沈竹长老催动这个阵法,阵法之道可以利用天地之间的威能对敌,一个人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和天争斗的。”

    “唰唰……”

    竹枝摇摆之间,数十道墨绿色的光影如同离弦之箭分别往我和王小悠激而来,我脸色一变,施展八卦布游走,但是后背,手臂,大腿,等等各个部位都被这些竹叶割伤!

    我立刻从腰间的挎包之中抽出数张火焰符,往四周一撒,双手法决一掐,这些火焰符立刻被我引爆,化为一团团脸盆大小的火球呼啸而去。

    在火球呼啸的同时,大部分激而出的竹叶都被火球焚化,消失不见。

    而王小悠则是悠然的往地面之上一撒,顿时出现六张黄符,接着王小悠蹲下子,嘴里念念有词的双手往地下一按,一声轻喝声嘹亮的响了起来:“斩鬼飞刀!”

    这六张符箓一下悬浮而起,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在王小悠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开始变化起来,金光开始从黄符中心迸而出,瞬间就湮没这些黄符,化为一柄柄尺许来长的金色飞刀。

    斩鬼飞刀,王小悠毫不迟疑的就施展此术,周围激而来的竹叶很快就被这六柄金色飞刀斩的粉碎,碾碎这些竹叶之后,飞刀在王小悠伸手一点之下,往竹林所在之处飞去。

    而我那数团火球化为一片火海,往竹林淹没而去。

    就在此刻竹林之外出现了两道人影,是陈小宁和沈竹老道,陈小宁躯十分灵敏的避过斩鬼金刀,双拳一握,拳头之上冒出大片黑色的雾气,她手里不知何时也多出了一根白色的骨杖,这根骨杖很纤细,只有只有婴儿手臂那般大小,但是骨杖的最顶端则是一个人类的头骨,这个骷髅头黑漆漆的眼窝之中冒出绿濛濛的光焰,细看之下,这骨杖之上居然还印刻着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一股强大的邪恶气息从这根骨杖之上散而出。

    她一舞动这根权杖,便挥呜呜的鬼哭之声,陈小宁站在原地,一手举着白骨权杖,另外一只手竖起,嘴里念念有词,开始掐动起法印,这些法印的姿势很怪异,就在那斩鬼金刀要返回往下斩来之时,陈小宁睁开双目,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丝邪的笑容来,她抓住白骨权杖的右手一抖,这骷髅头之中便飞出一个个绿油油的骷髅鬼头,与斩鬼金刀斗在一起,一边是金光狂闪,另外一边是绿色妖气翻腾,一时之间无法分出胜负。

    而我这边的那边火海居然在我失神的那一刹那,一下消失大半,我凝神一看,现沈竹老道站在我对面,伸出大袖一挥,又有一大片的火焰被这袖子一扫,彻底的熄灭。

    “这是什么诡异的妖法,居然可以凭借一只大袖就可以弄走我的火焰符!”

    我失声的惊叫起来。

    “这是藏袖之术,你的符火被他收在袖中,别被他的表象迷惑了,他自己也很吃亏,他要压制你的攻击。”

    王小悠不慌不乱的纵着斩鬼飞刀,开口提示我起来。

    听了王小悠的话,我这才把目光放到沈竹老道的袖口之上,要看出有什么门道,很快我就现他的袖袍格外的宽大,袖袍是青色的,但是袖口之处确是黄符纸的样色,上面用朱砂绘制着不少的符箓,并且收了我的这个符火,他的袖袍鼓胀起来,他正在用法力镇压。

    我冷笑一声,抽住几张缩地成寸符箓贴在腿上,然后又拿出两张千钧符贴在双臂之上。

    沈竹老道不是鬼物,更不是妖怪,就算符火打在他上,威胁也不大,因为这些符火原本就是对付他后的这些鬼竹,既然他现在出来了,也只有以力克制。

    见到我奔过来,沈竹老道正好克制完袖中的符火,他狞笑一声抽出腰间的竹笛,双足一点地,往我扑了过来。

    这个老道法很诡异,说不上正统,但是每每都能够避开我的攻击,而且他攻击的方式很毒,不是用竹笛攻击我的太阳,就是刺我的下,弄得我太乙八卦步险些走乱,不过我对此步伐已经到了随心施展的地步,都险险避开,并没有对我造成威胁,真正对我造成的威胁就是这根竹笛,每次这根笛子攻击我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刺耳的声音传过来,然后让我恍然失神。

    就在我恍惚之间,我被他一掌击中,滚落一旁,而沈竹老道穷追不舍,手中的竹笛一举,再次往我劈过来,王小悠忽然往地上一抓,手里多了一颗细小的石子,手指一弹,这颗石子便激而出,正好弹在竹笛之上,把竹笛弹开。

    我急忙站了起来,也顾不得被击中的后背,往口一扯,七星镇魂剑在我手掌之中化为两尺来长,周流转着淡淡的星光。

    “我倒是要看看你的藏袖之术能不能藏住我的剑光!”

    我恶狠狠的扑了过去,手腕一抖,七星镇魂剑出一声嘹亮的轻吟之声,一道白色的光炼如同星河般的从剑尖激而出。

    沈竹老道已经来不及躲了,他牙一咬,那根泛着翠色光芒的竹笛狠狠的迎了上来,但是却被这道白色的剑光斩成碎片,这些碎片落在地上立刻就化为了一片片漆黑的竹炭,上面冒着腥臭无比的味道,十分诡异,不过剑光并未消散,他脸色大变之下忽然一挥手,袖口大张,我看到他袖口之中冒出点点黄芒,这道剑光居然被收了进去。

    见到沈竹老道收了剑光,我心里微微一惊,难道这藏袖之术真的这么神奇?连七星镇魂剑的剑光都能够收进去?这未免有点太过于逆天了吧。

    不过很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沈竹老道的脸色涨红,左手掐了一个法决往大袖之上一点,但是却现没有丝毫反应,忽然“噗嗤”一声轻响,这个鼓胀的老高的大袖居然炸裂开来,大袖被炸成粉末,血雨满天飞,沈竹老道吃痛的捂着自己已经被剑气绞断的臂膀,十分怨毒的看了我一眼,扭头就跑,眨眼之间就消失在竹林之间。

    而陈小宁见势不妙,早就逃之夭夭了,我正要追上去,王小悠叫住了我:“放心,没那么快逃走的,你先包扎一下伤口吧。”

    听到王小悠的提醒,我这才现遍体鳞伤,满的血迹,好在这些竹叶攻击不是很强,只是让我大出血,并未伤筋动骨,倒是那一掌,让我吃痛,我感觉背后的骨头都要被这一掌给打断了。

    匆匆包扎后,我忍着剧痛,就和王小悠直接往山上去了,王小悠说血竹可是培养了几十年了,沈竹老道不可能就这么快舍弃的。

    我们到了山上之后,并没有看到竹林的影子,我阳眼打开,就现了竹林的存在,原来被沈竹老道施法遮掩住了。

    “阳无极,万物归真,显!”

    我的脑海之中忽然自动浮现出这句话来,紧接着我眼中一阵刺痛,一道黑白之气从我眼中激而出,直接没入眼前的虚空之中。

    “嗤啦。”

    竹林再次显现而出,沈竹老道一脸惊慌的盯着我们。

    “咦?陈小宁怎么不在这?”

    我扫了一眼竹林,微微诧异的开口了。

    今天的最后一更,更完,大家早点睡。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