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第三百二十九章【元神之伤】

    正文]331 第三百二十九章

    ? “老夫才苏醒没多久,就遇到了这事,下次只怕又要很久才能醒过来了。

    器灵前辈的声音刚一响起,我上就被一团星光罩住,但是在这恐怖的气流之中飘,这些星光也开始漂浮不定,仿佛随时都会碎裂开来一样,我原本想施法逃出这片气流,但是却感觉陷入了泥沼一样,根本就无法逃脱。

    “青冥!”

    无奈之下我只得一声惊呼,呼唤起青冥来。

    幸好我这一声呼唤,片刻之后,我就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抓住了我,然后把我拉了上去,我再一睁开眼睛,就到了谛听的后背之上,谛听周笼罩着一层青光,我转过头看了一眼青冥,现青冥同样是脸色苍白,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

    “谛听,幽冥血海先交给你镇压,地府的背后势力已经被我们毁去,你助鬼王钟馗平复,我们得赶快回到阳世了。”

    青冥冷冷的声音响起,我就听到青冥口里的咒语声,因为我想要说话,却现开不了口了,更让人惊悚的是,我的手臂已经开始变得有些透明了。

    “元神归窍!”

    青冥一声低喝,我感到脑子一晕,便彻底的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我过了好久,我感到怀里乎乎的,我才努力睁开了眼睛,看到天花板,我就知道我已经返回了阳间。

    只是全虚弱的可怕,眼睛刚睁开,便是阵阵倦意袭过来,房间里的空气很新鲜,甚至还有大自然的清新味道,我手指动了动,搂紧了怀里的火儿,我知道肯定是这个顽皮小家伙,火儿子也同样挪了挪,更加的靠近了我。

    我还能够感觉我旁边的呼吸声,听到这呼吸声我也就放下心来,这声音是青冥的,我很熟悉。

    我们终于有惊无险的回来了,现在回想起罗鬼王自爆产生的能量,真是令人吃惊和惊悚,若不是我修炼了七星秘术,又有器灵前辈星陨的相助,只怕就真的魂飞破散了,倒是不知道钟馗如何了,不过在离开地府之前,我听到青冥给谛听下命令了,叫它辅助钟馗平息地府之乱。

    不过我元神回到之后就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无论如何也提起不了精神,全更是乏力,直到第二清晨,有人开房门,我才勉强的睁开了眼睛,是苏茉儿走了进来。

    她来到我的边,见我睁开了眼睛,先是微微一惊,下一秒脸上立刻是呈现出惊喜之色来。

    我嘴巴张开,想要说什么,却现我的生意异常沙哑,憋了半天,愣是没有挤出一个字来,这一下就让我异常焦急的想要挣扎的坐起来。

    苏茉儿见了,吓了一跳,赶紧按住我,说:“无常哥,你别急也别慌,你和青冥的元神回来的时候收到重创,这几天,我都是在为你们疗伤,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居然是你比他先苏醒过来。”

    听了苏茉儿的话,我这才意识到我们的元神受伤有多么严重,我用眼神示意苏茉儿把我翻转过来,我看到青冥就那样正面的躺在我的旁边,面容苍白,从他微微起伏的膛还能看出他在呼吸。

    “青冥。”

    我心里呼喊起来,似乎是青冥听到了我的呼喊,眼皮微微一阵跳动,眼睛缓缓的睁开,他用余光盯着我,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副苦笑之色来。

    苏茉儿又开始幻化出山鬼本体了,手中的桂枝挥舞间,翠色的符文开始跳动起来,我开始感到这些翠色的符文之中蕴含了强大的生机之力,随着苏茉儿的指挥,这些符箓钻入我们的躯,开始修复我们的元神,不过元神一经受损,就极难修复的,倒是苏茉儿有这个手段,让我诧异无比。

    普通人如果遭遇到了极致的惊吓,就会伤到元神,也就是灵魂,灵魂一受损,轻则便会大病一场,重则便会生机消亡,就此死去。

    我村子里就有一个大婶,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种菜,一般都是晚上在菜园摘了菜,然后整理好第二天凌晨四点的样子用箩筐担着挑到镇上去卖,我记得那一次大婶好像是起的格外早,然后一个人就出了,因为越早去那些收菜的菜商才会给一个好价钱,所以很多自己种植菜,而又吃不完的农村妇女都会这样做,很大一早就挑着东西出。

    原本这个时候就是阳交替,开始转换的时辰,路上的游魂野鬼特别多,特别是那些枉死的亡魂,很有可能在此刻出现。

    女人本来就属气重,那些生了孩子的妇女更是如此,气血亏损,远远比不上之前那般气血浑厚,更别提上的那些阳气了,虽然在太阳落山之前,会赐予人三把本命火照的回家路,但是他们都是回到家中,睡过一觉才起来的,这三团本命火早就消散掉,所以在阳气极低之下就容易遇见鬼。

    我还记得大婶她跟我们描述,那时候我还小,大约是七八岁的样子,已经懂事了,这个大婶与我家有些亲戚,我那时候还未过世,经常与他家来往,所以她受了惊吓的第二天,我就拎着几个包裹带着我一起去看她。

    大婶说,那天大概是凌晨三点多,屋外几乎是漆黑一片,天上只要寥寥几颗繁星,能够勉强照亮大路,小镇在我们那个村的河对面,必须要沿着河堤走上一段路程,这条河就是之前跟大家提及过的清河,大婶挑着担子埋头疾走,因为她感觉周围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她,农村里的人原本就比较迷信,大婶立刻就知道有脏东西跟着她,她有不敢反头,走了一半的距离,她忍不住抬头一看,顿时吓得肩上的扁担都仍在了地上。

    一个穿白衣,却没有头颅的女人从她眼前飘过,之所以判断是女人,大婶说她的脯凸起,材玲珑有致的,只是从从脖子那里起,就喷洒出鲜血来,路过大婶边时,大婶还说鲜血溅到她上了,她说她是迷迷糊糊回来的,原本那个没头女人是站在她前,但是河中传来了一个声音,喝退了这个女鬼,大婶才抓起扁担跑回了家,一回来就卧病在,一卧就是一个多月,也去了医院诊治,都查不出病因,后来家里人去拜了清河城隍,大婶的怪病才渐渐的好转。

    我现在想,大婶就是被伤了灵魂,让自己的心里变得惊恐,压抑,从而影响了体的变化,久而久之就成病了,不过后来拜城隍一说,大家都说是城隍救了大婶一命,这才寻求城隍庇护大婶,让她逃过一劫的。

    我和青冥的状况和大婶比起来,简直是严重了千百倍,我的元神惊魂消散,如果消散,我就消失在这个世间,就连投胎不能。

    233977863阳眼VIp读者群进来要出示订阅截图推荐  126274342这个是普通群,我姐小小青蛇灵异大作诡墓.readnove1.part1ist144oo4.htm1  如果是三千字一章,每天就只有2更,因为2更也是6千多字一天,大家理解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