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血狼疯魔枪的实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中南海蓝 书名:霸天至尊
    (补前天,第一更)

    恩怨台上,一黑衣的血狼长而立,手中一杆漆黑长枪,银色枪头寒芒闪烁。

    对面,一男子仗剑而立,面无表

    叶枫站在台下,眉头微微皱起,“这血狼,难道与雷辄还有什么恩怨不成?”

    雷辄是叶枫不久前,经方辰那家伙介绍,才认识的朋友。这雷辄精通剑术,手中一柄墨云玄冰剑,极为犀利。

    叶枫曾经跟雷辄切磋过数次,同为刚元境,这雷辄的战力竟然不在叶枫之下。只是现在,叶枫又突破了境界,恐怕要超出雷辄些许。

    “雷辄,往恩怨,今你我一朝了断。我迫切的想知道你有没有进步!”

    血狼对雷辄倒是客气的多,言语间往台下的叶枫处扫了一眼,眼神透着势在必得的冰冷。

    叶枫面不改色,将血狼的不善眼神自动忽略,雷辄与血狼有旧怨,那这一次,正好可以借机了解一下血狼的实力。

    关于血狼,叶枫只从方雪那里得到过一些消息,血狼十岁时拜入凌云宗,然后每一年都有至少半年时间在外历练修行,途经种种险山恶水,只闯天下,自的实力以惊人的速度提升着。

    他格霸道而不内敛,喜用一柄长枪,一次机遇得到神秘大师的指点,授予《疯魔枪法》一,自此更是如鱼得水,手中长枪刚柔兼备,战力飙升。

    相对而言,雷辄的子,则比血狼要内敛很多,远没有血狼那么让人畏惧,然而,能被狂傲的血狼视作对手,雷辄的实力同样不弱,即便从往的切磋中,叶枫便能感觉到雷辄的强悍,更何况,他最犀利的剑招《越风》还没有用出。

    血狼是狂放不羁之人,既然上了恩怨台,便没有丝毫花哨,手中漆黑长枪一抖,猛然朝着雷辄攻击过去。

    长枪宛如黑色长蛇,蜿蜒抖动之中暗含杀机,只看这一招,雷辄眼色骤然一变:

    “你的枪法果然又有进步!”手中漆黑光芒一闪,长剑出鞘,当一声迎住了血狼一击。

    叶枫眉头紧皱,心中的惊讶却不在雷辄之下,方才血狼一招,他看得清楚,分明就是枪法中惯用“拔草寻蛇”的招数,只是这血狼实在聪明,机杼反施,竟借助自己的力量将枪飞速舞动,黑影幢幢之中,一点寒芒宛如毒蛇吐信,直直点向对方咽喉。

    “好险的招式,如果既有自信,这一招寻常人是断然不敢使出来的!一旦没能退对手,反而让人借机近的话,只这一招,血狼就会完全陷入被动。”

    叶枫眼中精光闪动,自血狼的精妙枪法中飞速汲取着经验。

    那雷辄也不是等闲之辈,被血狼一招退,脸上却不见丝毫颓丧,手中墨云长剑陡然玩了一个剑花,手腕力量骤然爆发。

    顷刻间,空中银花朵朵,光华刺眼,宛如一个个小太阳一般,叶枫心中惊叹,几不见,这雷辄的实力又有了提升,看来他的勤奋努力不在自己之下啊。

    乓!

    一声清越爆响,雷辄手中长剑,狠狠击在了血狼长枪中段部位,血狼双手青筋暴起,额头竟然见汗,叶枫眉头悚然而动:

    “怎么会!不应该啊,这血狼气势正足,怎么被雷辄一剑就打得似乎气力不继了?难道说这家伙还有什么隐疾不成?”

    叶枫两只眼睛,死死盯在了血狼的上。这血狼,一修为已经达到了气息境,而且一手疯魔枪法战力极为强大,后便是叶枫与血狼生死决斗的时候,叶枫必须尽量的加深对血狼的了解。

    叶枫的观察力非常敏锐,很快的,叶枫自血狼之后的动作中,便会发现,每次血狼挥枪之前,都会有刹那的停顿,似乎在运气一般。

    叶枫眼中露出思索之意:‘“怎么会这样,他修为不俗,应该明白用枪的要诀啊。”

    枪是百兵之王,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气势,战斗之中,枪势连绵不绝,力量与霸气渐次增强,知道把对手吞没为止,否则绝对不会给对手喘息、近之机。

    可是血狼的做法,却违背了这一点,雷辄不用长枪,并不了解这一点,可是同为用枪之人,叶枫又对长枪的基础下了一番苦功,所以瞬间就看透了血狼这个不足。

    “这是血狼的一个破绽,或许可以利用!”叶枫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暗中记了下来。

    却在叶枫思索之时,场上又生变故,雷辄抵不住血狼连绵不绝的进攻,近不得,只能用出了自己最为犀利的招式:

    “越风剑!”

    就见寒芒片片盈动,雷辄手中的黑色长剑,挥舞成一片乌云,将自己体全然掩住,对面血狼眼如铜铃,手中长枪虽不出击,却始终以精确的频率微微颤动,枪头星星点点,如同伺机而动的吐信毒蛇。

    倏!

    一道寒芒突然直冲血狼面门,乌云骤消之时,那雷辄体却也突然启动。

    “不好!雷辄的速度竟然提高了这么多!”血狼大惊,手中长枪恍然挥出,带出一片劲风,体确实急速后退。

    哪料,雷辄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应对之法,空中那道寒芒突然变向,竟然再度朝着血狼立之处疾驰而去。

    天底下观众大惊,有些修剑之人,眼中神采湛湛,既惊又羡:

    “是御剑术,雷辄竟然学会了御剑术!越风剑的最高境界,难道竟然是御剑之术么?”

    台上雷辄眉头凝起,双手掐剑诀,控墨云长剑,然而,越风剑他终是没有修炼到最高境界,于速度上反应不及,给了那血狼反应之机。

    血狼体再退之时,手中漆黑大枪已经挥舞起来,双目精光爆闪:

    “疯魔枪法!”

    话音还未落地,众人突然只觉寒风扑面,血狼手中长枪,啸声隆隆如狂风嘶吼,只见一团三四米见方乌云,似有神人推波助澜,电闪一般朝着雷辄覆压而去。

    危机临头,雷辄却没有露出紧张之色,反而越发镇定,手掐剑诀嘴唇翕动,黑色的墨云剑宛如蛟龙,随云而舞,倏忽一声,竟然穿透了乌云。

    众人大惊,眼色中透出诧异不解:“怎么样了,血狼输了么?看起来,雷辄的剑击中了血狼?”

    “不对!”

    叶枫眼神猛地一个闪烁,“这才是疯魔枪法的精髓,置之死地而后生,要想杀敌,显得将自己置于险地,果然够疯狂!”

    原来,那血狼这一招用的是以退为进的招式,看起来像是他进攻受阻,被雷辄一剑击伤,却不料那一剑非但落入了血狼的算计之中,被他成功躲过,血狼更是借助这一次机会,将手中长枪横劈直下,这柄玄冰枪少说也有数百斤重,再加上血狼本的力量强悍,接近万斤巨力,直如泰山压顶一般,狠狠的朝着那雷辄砸了出去。

    轰!

    雷辄纵使用剑去挡,却也已经晚了,墨云剑直接被巨力砸成两截,而他整个人就好像风中柳絮,被血狼狠狠的击飞出恩怨台,人在空中还未落地,便已经吐出一大口心血来,显然已经受了重伤。

    血狼却没有斩尽杀绝,手持长枪,傲然而立,“雷辄,你我恩怨,本是因玄兵纠葛而起,今你兵刃已碎,往事烟云散去!”

    血狼气势如狼烟冲天,电母横扫,冷冷落在了叶枫上:

    “但是叶枫你,我是绝对不会轻饶!后便是你的死期!”

    叶枫心头微动,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血狼嚣张惯了,倒是跟他那个弟弟一个德行,只是你却不知,你最大的一个破绽,早已落进了我的眼里。可惜你骄傲自大,还没有觉察到!”

    “后么,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呢。”

    叶枫嘴角上扬,在血狼寒气人的注视下,竟然露出了一丝云淡风轻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霸天至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