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肖万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黑孔雀 书名:兼职人类
    因为照顾花孔雀,竟然一时忘了更新,还好想到了!

    抱歉,晚了几个小时!

    第三十章肖万仇

    很少有人知道,怀揣价值几百万的东西是什么感觉。

    韩星今天知道了,绝对不是幸福,不是飘飘然,而是紧张,极度的紧张。虽然韩星自信,以他现在的能力,几乎没人可以从他手里把这副军旗给抢过去。但韩星还是很紧张,坐在紫苑的石凳上左看右看,似乎每一个路过的人都是要来抢夺百战军旗的强盗。

    其实韩星之所以决定要把军旗还回去,除了觉得平白无故收这么一份大礼不妥当,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担心会受到智脑的惩罚。智脑有规定,霍取不义之财会降低善恶点。韩星虽然不知道善恶点和不义之财究竟是怎么一个换算比例,但百战军旗价值几百万,恐怕真扣起来,也一定扣除不少。

    然而韩星在紫苑等了一个下午,却再也没看到肖老的影子,一直到肚子咕咕叫起来才知道,自己连中午饭都还没吃。

    看来此路不通,还是回去问问老霍,看看谁知道肖老住什么地方吧。

    韩星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白色的影,顿时欣喜若狂,连忙跑过去:“唐小姐,我总算找到你了。”

    “唐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此人正是唐琳,她抱着一摞医学方面的书籍,似乎刚从燕南大学图书馆出来。

    韩星把军旗递过去:“唐小姐,麻烦你把军旗还给老先生吧,这东西太贵重,我不能要。”

    唐琳很是诧异:“这么说,你知道这是百战军旗了?”

    韩星实话实说:“碰巧,我办公室有个认识百战军旗的人。”

    唐琳却把军旗推了回来:“爷爷送出去的东西,我可不敢要。要还,你还是亲自还给爷爷吧。”

    “那老先生住什么地方,我这就去。”

    “这是机密,无可奉告。”

    “那老先生什么时候还来这里下棋,我等着他?”

    “这是机密,无可奉告。”

    韩星急了:“那我怎么才能把军旗还回去?”

    “等。”唐琳说完,扭头走了。

    韩星捧着军旗,无可奈何的直摇头:“这都什么事啊!”

    拿着军旗等人滋味不好受,同样抱着军旗睡觉也不好受。整整一个晚上,韩星至少醒了四次,每一次都是梦见有人来偷军旗给吓醒的。好在只要醒过来,立刻就会找到被窝里的军旗,只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

    因此当周四来上班的时候,韩星双眼通红,坐在办公室内哈欠连天。

    “想好了没,要给哪家拍卖行拍卖?”江安平说话的时候,一个劲往韩星怀里看:“韩老师,我看你还是辞职吧。有了这几百万干什么不好,做个大学老师才几个钱?”

    韩星懒得理他,打开电脑开始查阅卜僮的资料。可是查了一个上午,却没发现一处有关卜僮认识一个姓肖的老红军的内容。韩星不由大失所望,这可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不出三天就累垮了啊。

    下班的时候,刘英走过来,为难的说道:“韩老师,跟你商量个事?”

    韩星连连摆手:“介绍女朋友的事,你还是别心了吧。”

    “不是介绍女朋友,是肖兰兰。”刘英看到韩星皱眉头,连忙说道:“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前天兰兰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就住了院,昨天下午才回来。兰兰虽然回来了,但还是原来的态度,除非你去做家教,否则不但不上学了,以后有机会还会离家出走。这不老孟今天给我打了三个电话,让我做做你的工作,要多少钱他们都答应。”

    韩星道:“大姐,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是,你现在有了几百万家,自然看不上这点家教费。可兰兰的都六十多的人了,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刘英急的直搓手:“这也怪我,揽这件事干什么?小韩,你就算帮帮我可以吗?你今天去一趟,把你的真心话说出来,成不成无所谓,关键是把我摘出去啊。这家人每天几个电话,就好像我欠他们似的。”

    看到刘英实在为难,韩星无可奈何的说道:“也罢,再去一次。”

    中午一点左右,韩星和刘英再次来到肖一鸣的家,这一次肖家对韩星明显了些,孟凡月主动开的门,还让韩星坐下。肖一鸣虽然没站起来,但也放下手中的报纸,冲韩星笑了笑。

    “韩老师,咱们开门见山吧。兰兰这孩子认准了你,非要让你做她的家教,为此前两天还闹了点小事故。我们也是没办法,你这个家教,我们肖家请定了。”肖一鸣还当韩星不知道肖兰兰离家出走那件事,因此还按照自己的思路谈话,语气有点生硬,就跟下命令似的:“兰兰是我的心肝宝贝,她想要得到的东西,我可以不择手段的给她弄到手。韩老师,你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能做兰兰的家教?”

    肖一鸣盛气凌人,甚至有了一丝威胁的意思。

    孟凡月在一边接着说道:“韩老师,条件你尽管提。工资你要多少我们给你多少。你要是想换个工作,燕南市工商系统随便你挑。你要是想出国深造,我们也可以帮你联系大学,帮着你办签证,甚至留学费用也可以给你出。”

    肖家的条件可谓优厚之极,做个家教而已,竟然舍得花费数十万。

    由此可以看出,肖兰兰在肖一鸣和孟凡月心目中的分量有多重,也可以看出肖家的资金实力有多雄厚。

    可是这一切对韩星一点用处都没有。

    权力,韩星不怕,不就是个工商局长吗,自己又不经商,他永远管不着自己。至于金钱,韩星虽然现在是个穷人,但是自从拥有了那些神奇的能力,要想发家致富还不是手到擒来。

    因此肖家提出的这些优厚条件对于韩星来说,就是的侮辱,的威胁,不但没让他心动,反倒让他更加反感:“两位,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要和你们探讨家教的待遇,而是要告诉你们这份家教我不会做。刘大姐已经劝过我,她已经尽力了,你们就别再难为刘大姐了。”

    肖一鸣的矜持瞬间消失了,他差点拍了桌子:“年轻人,做人不要太贪。我肖家开出的条件还不够优厚吗?你到外面打听打听去,几千块钱一节课的家庭教师有没有?”

    “就是啊,韩老师,你好好想想。”孟凡月也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老肖对你够大方的了,他可以为你安排工作。工商局可不是清水衙门,随便一个打杂的都比大学老师赚得多。这样的好事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韩星算是彻底服了这对夫妻了,明明是求人,可却总是盛气凌人。

    “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告辞!”韩星懒得搭理他们,起就走。

    “你给我站住!”肖一鸣拍案而起:“一个大学老师有什么了不起,还反了你了!你信不信,只要今天你走出这扇门,明天你就没法在燕南混?”

    韩星止住脚步:“你这是在威胁我?”

    “威胁你又怎样?”肖一鸣双目如电,冷冷的说道:“别以为我只是个搞工商的就管不了你们搞教育的,在燕南还没什么我肖一鸣做不到的事。你的路只有两条,第一给兰兰做家教,第二,在燕南市消失。还有,如果兰兰再因为这件事出现哪怕一点点状况,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

    “要你妈的命!肖一鸣你这个混账王八蛋,你好大的官威啊。”突然,楼上传来一阵苍老的咆哮声,旋即一阵腾腾的脚步声传来,肖兰兰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快步下楼。刚走到肖一鸣面前,老者就抬手给了肖一鸣一记响亮的耳光:“想不到你居然能说出这种混账话,你还是国家的干部吗,你干嘛不去混黑社会!天杀的,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混球,当初就该让老二媳妇生你的时候把你给掐死!”

    “爷爷!”肖一鸣捂着腮帮子,刚才嚣张的气焰早就跑没影了。

    韩星更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他的震惊不是因为有人敢打肖一鸣嘴巴子,而是他认识这位老者,他就是昨天遇到的那个下军旗的老人肖万仇。

    肖兰兰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太爷爷,你亲耳听到了吧,我没说瞎话吧?我爸妈就是这样给我请家教的,这哪里是请,分明是抢嘛。”

    “兰兰,不能这样说你爸。”孟凡月虽然不敢在肖万仇面前抬起头来,但还是出言维护自己的丈夫。

    肖万仇却一瞪眼:“有错为什么不能说?别你为你是个女流我就不敢打你,肖一鸣这个混账之所以堕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你难辞其咎。你们两个给我站到电视机前面去,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堂堂工商局长夫妇居然在一个老头子的咆哮声中乖乖的站在电视机前面,如同犯错误的小学生一般低着头,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肖万仇发泄完毕,才转过来对目瞪口呆的韩星和刘英说道:“小兄弟,刘老师,快请坐,快请坐。这俩混账小子没礼貌,慢待了两位,我给你们赔礼道歉。呵呵,兰兰,快去给老师拿饮料去。”

    肖兰兰答应一声,蹦蹦跳跳的拿了两瓶饮料:“刘姨请坐,韩老师请坐。”

    “肖老,这……”韩星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肖万仇一瞪眼:“你小子怎么说话呢,肖老肖老,我有那么老吗?”

    韩星一愣,这老家伙怎么得谁骂谁啊?

    “你忘了吗,昨天咱俩下棋的时候,我可是叫你小兄弟的。”肖万仇呵呵一笑:“兄弟兄弟,我是兄,你是弟。怎么,你还不赶紧叫我一声哥?”

    “啊!”这个提议顿时把韩星雷的外焦里嫩。

    +++++++++

    +++++++++

重要声明:小说《兼职人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