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情侣戒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黑孔雀 书名:兼职人类
    第十四章侣戒指

    就在石板砸向苏楠的一刹那,韩星出手了。

    虽然只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但对于拥有了巨力,敏捷和速度的韩星来说并不算什么,他有充足的反应时间拦截那块石板。直到抓住石板之后,韩星才意识到那不是一块普通的石板,而是一块可以把直接烤熟的石板。然而此刻,技能火炕却自动发挥作用了。

    韩星目前拥有二级火炕技能,可以忽视三百度以下的高温。虽然石板温度高达三百五十度,超过了二级火炕的范围,但拿在手里却也不是很烫,就跟五六十度的感觉差不多。

    “苏老师,没伤着你吧?”韩星右手抓着石板,左手把苏楠往后一拉,尽量让她距离石板远一点。

    苏楠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子往后一仰想要夺路而逃,却没成想和韩星装了个满怀。

    韩星子后仰,股重新坐在座位上,左手扶住苏楠,右手却不得不高高举起那块石板。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洪君心道:“果然是高手,输给他不丢人!”

    曹国栋却无比震惊:“好大的力气,那可是几十斤重的石板,他竟然用几根手指抓住边缘就控制的稳稳当当,难道这也是鹰爪功,难道他就是前天晚上那个神秘奇人?”

    谢兰却在想另外的事:“怜香惜玉,真是条汉子!”

    而那个服务员却噗通一声瘫倒在地:“谢天谢地,工作保住了!”

    过了好几秒种,苏楠才反应过来,连忙双手一撑站起来,躲到墙角满脸通红的捂着口,心中又羞又怕!该死的韩星,怎么挡住我的去路,平白无故让他占了大便宜。真是羞死了,脯都快压到他的脸了!

    “先生,你的手,你的手!”一个女服务员突然尖叫起来。

    只见,韩星拿着石板的那只手周围,正有滚滚黑烟升腾出来。

    “星哥,快放下!”洪君急得直跳脚。

    韩星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太过匪夷所思了,连忙准备把石板放在木托上。不过他故意放满了动作,末了还偷偷在石板上搓了几下。

    韩星出手拦截石板的时候,手里恰好拿着一张餐巾纸。纸巾的燃点不过一两百度,迅速燃烧起来。韩星偷偷搓几下,一来是熄灭纸巾,二来是想让纸巾燃烧的灰烬沾在手指上,造成受伤的假象。

    果然,韩星放开石板之后,五根手指顶端都是黑乎乎的,似乎被烤糊了。

    “啪!”洪君爆发了,跳起来破口大骂:“你们是怎么搞的,把星哥的手伤成这样?去,叫你们老板来!”

    几个服务员噤若寒蝉,慌忙跑出去叫老板。

    “星哥,我看看怎么样了?”谢兰冲过来就要抓韩星的手臂。

    韩星连忙背起手,笑道:“没什么,烫了一下而已!”

    “烫了一下,还而已!”谢兰直咂舌:“你足足抓了十秒钟,肯定烫糊了,放点蘸料就可以直接吃了吧?”

    “君哥,对不起!啥也不说了,看我怎么收拾他们!”洪君站起来,冲韩星神鞠一躬,他心中已经发了狠,即便做警察的师兄在场,他也要发发黑社会老大的威风了:“兰子,带星哥去医院,找最好的烧伤科大夫,要是星哥的手出一点差错,我拆了辉煌大酒店!”

    “紧张什么,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我练过一种气功,对高温还有那么点抵抗能力。”韩星装出忍着疼痛的样子:“服务员,给我找点凡士林,再拿副手过来就行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时候,店老板彭百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当他看到这里面竟然有燕南市黑帮老大洪君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位爷可是个凶神恶煞般的狠角色啊,他要是想让辉煌关门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彭百味吓得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再也不敢追问事是怎么发生的了:“君哥,对不起,实在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洪君冷笑:“承担,你承担得起吗?我大哥的手被烫伤了,我把你的手剁下来赔给我大哥成吗?”

    彭百味脑袋一阵晕眩,我的个天啊,洪君的大哥,那是什么人物啊!

    “噗通”一声,这位彭家菜系第十一代传人的心理防线崩溃了,跪在地上眼泪长流:“君哥,反正错已经犯下了,要打要罚您一句话,只希望您看在我们彭家不容易,别砸了彭家菜的招牌啊!”

    “怎么,耍赖啊,你道我真不敢剁了你的两只手吗?”洪君一瞪眼,门口四个小弟就整齐的上前一步,只待洪君下令,他们就要抽刀子砍人了。

    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跪在地上直抹眼泪,韩星觉得良心十分不安,连忙走过去扶起彭百味,说道:“老板,别害怕,没你想象的这么严重。”韩星转过头,对洪君说道:“君子,既然你叫我星哥,今天这事就让我处理吧。”

    其实洪君发怒有一部分是演戏给韩星看,他怎么能当着刑警大队长师兄的面真的砍了彭百味的手,他担心的是韩星的伤,更担心韩星由此和他疏远,那样的话硬气功的秘密就永远得不到了。

    如今韩星一开口,洪君自然乐见其成,说道:“星哥,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他要是敢说个不字,我拆了他的辉煌大酒店!”

    一听说要拆了辉煌大酒店,彭百味差点又跪下,他不怕受苦,更不怕赔钱,却害怕自此失去辉煌大酒店,这可是他们彭家几代人的心血结晶啊!

    “很简单,一盒凡士林,一副白手。”韩星右手揣在口袋里,左手指了指地上那条散架了的鲤鱼:“还有,你看这条鱼都脏了,给我们换一条怎么样?”

    彭百味张大嘴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就,就这些?”

    韩星笑道:“怎么,不乐意?”

    “乐意,我乐意,先生真是大好人啊!小林,还不快去找凡士林和白手?小孙,快把这里收拾一下,通知厨房重新做一一锤定音。不不不,我亲自做!”死里逃生,彭百味简直要乐疯了,多年来没有亲自下厨的他要施展彭家菜的绝门功夫了。

    彭百味乐颠颠的去了,洪君目瞪口呆:“星哥,这……这也太便宜他了吧?”

    “无所谓便宜不便宜的,这本来就是一次事故,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我也没伤到哪去,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这时候服务员送来凡士林和手,韩星假装用凡士林涂抹了一下手指头,带上手面对大家伸缩了几下手指,笑道:“一点小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看到韩星果然不像受伤严重的样子,洪君总算松了一口气,同时对韩星的功夫更心神向往了:“星哥,您这是什么气功,太神奇了?”

    “也没啥神奇的,主要是我的手耐烫。”韩星极力想糊弄过关。

    很快,服务员收拾完毕,几个人重新落座。

    不到五分钟,新的石板和鲤鱼就端上来了。彭百味不愧为彭家菜系的掌门人,动作麻利,功力了得,要是换了别的厨子,至少需要十分钟。

    当那条大鲤鱼被放在石板上的一刹那,气翻滚,鱼滋滋作响,油花四溅的时候,苏楠的脸顿时变得无比苍白。

    刚才她并没有在意石板的温度,因为她距离韩星最近,看到韩星的手指其实只是红了一点点。因此她对洪君等人小题大做,口口声声要剁了店老板的手,拆了辉煌大酒店之类的话很反感。

    黑社会很了不起吗,黑社会就可以为所为吗?多大点事啊,就小题大做,这是的抢劫!要不是顾及到黑社会可能会翻脸不认人,苏楠早就甩手离开了。

    如今当苏楠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才知道那块石板有多烫。

    天哪,这要是拍在自己口,自己那两团引以为傲的岂不就和这些鱼一样瞬间被烤焦。如果真发生了这样的事,自己还有勇气活下去吗?

    韩星竟然在那么危机的时刻,毫不犹豫的伸手抓住那样滚烫的石板,简直就是救了自己一命啊!先不说韩星是不是会气功,是不是被烫伤了,光这份勇气就值得赞赏。

    而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竟然在心中埋怨他和黑社会交往,鄙视他是个好好先生,这太不应该了。

    第一次,苏楠对韩星充满了感激之,悄悄说道:“韩老师,你的手……还疼吗?”

    “没事,已经不疼了!”韩星淡淡一笑。

    “刚才,刚才多谢你!”苏楠低着头,她还是第一次对男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彭百味双手捧着木槌,恭恭敬敬的递给韩星:“韩老师,您是最尊贵的客人,请您一锤定江山!”

    从服务员的讲解中,韩星多少也了解了一些这道菜的吃法,于是接过木槌,对准鲤鱼脊背那层薄薄的鱼皮用力一敲。“啪”的一声,鱼皮应声而裂,两块鱼向下一翻,平平的铺在石板上。与此同时,木托中喷出四股金黄色的花生油,均匀的琳在鱼上。花生油和高温石板接触,顿时被引燃,整个餐厅火光冲天,煞是好看!

    鱼分开,人们发现鱼骨架下面竟然还有东西,是一团色泽金黄颗粒饱满的鱼籽。

    洪君奇道:“彭老板,以前怎么没这东西?”

    “以前是徒弟们做的,他们功夫不到家,做不了这个。”说这话,彭百味拿起一副银筷子,对准那团鱼籽轻轻一敲,成团的鱼籽竟然一下子散开了,如同流沙一般顺势向两侧滚落。

    鱼籽散开,里面居然还有东西,是两枚款式相同闪闪发光的白金钻戒。

    彭百味用筷子将钻戒挑出来,用餐巾纸擦干净,从服务员手里拿过包装盒装好,然后恭恭敬敬的把其中一枚钻戒放在韩星面前:“韩先生,这是一点心意,三点五克拉南非天然钻石的,算是对刚才事故的一点小小的赔偿,请您务必收下。”

    彭百味是个精明的商人,他知道今天这件事之所以能够平息,全仗着韩星宽宏大量。虽然韩星不要求赔偿,他却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毕竟韩星后面站着的是洪君,说不定这位大爷哪天不高兴还会回来找后账。因此他连忙命令手下紧急采购了一对侣钻戒,借着上菜的机会送出去。

    还没等韩星拒绝,彭百味又拿起那另外一枚钻戒,双手送到苏楠面前:“这位小姐,我看得出来,您一定是韩先生的女朋友吧。这是一对侣钻戒,请您务必收下。我在这里祝两位白头偕老,幸福天长地久!”

    苏楠羞得脸颊通红,连忙摆手:“你说什么啊,我跟他不是!”

    韩星也连忙说道:“彭老板误会了,我和苏老师只是同事,戒指你还是收回去吧。”

    彭百味知道自己摆了乌龙,但东西拿出来了,岂有拿回去的道理,顿时急得满头大汗,连连作揖道:“不管二位是什么关系,总之刚才是我们的失误,让韩先生受了伤,苏小姐受了惊吓,我赔礼道歉总是应该的。两位要是不要,就是不原谅我。我……我给你们跪下还不行吗?”

    “星哥,苏姐姐,彭老板一片诚意,你们就收了吧。不就是个戒指吗,值得推来推去的吗?”在谢兰心中,两枚钻戒自然算不上重礼。

    看彭百味紧张的样子,韩星知道他是害怕洪君,如果自己坚持不收,彭百味会很难做。老人家刚才已经下过一次跪了,再人家下跪,于心何忍呢?

    “如此多谢彭老板了。”韩星接过戒指,随手放进口袋,然后对苏楠说道:“苏老师,别为难彭老板了。”

    苏楠也担心彭老板真的会给自己下跪,但这枚戒指怎么能收呢?自己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个蹭饭吃的,平白无故得一枚价值数万元的铂金钻戒实在说不过去。更让苏楠犹豫的是彭老板居然误会她是韩星的女朋友,送的是侣戒指,要是收了多别扭,敢戴出去吗?

    看到苏楠还在犹豫,彭百味真的双腿一软,就要下跪。

    “别,别,我收下还不行吗?”苏楠实在不忍心看到彭百味为难了,只好收了戒指,心中对自己说道:“先收下,大不了以后找个机会再还给他。”

    彭百味大喜,又拿出两张贵宾卡分别送给韩星和苏楠,说明后来辉煌大酒店吃饭只要出示贵宾卡,所有消费一律半价。

    钻戒都收了,贵宾卡也就无所谓了。之所以只给韩星和苏楠,是因为在座的几个人当中,洪君和谢兰已经有了,而曹国栋是公家人,彭老板以前送过,人家又给送回来了。

    彭百味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又客气了几句,就转告辞而去。

    彭百味刚走,曹国栋就端着酒杯走到韩星面前说道:“虽然我年纪比你大,但我师弟叫你星哥,我也喊你星哥吧。星哥,你仗义,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我本来以为你会被我师弟带坏了,现在看来,他还没这个本事。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来,干!”

    韩星也站起来:“不敢,曹队长,干!”

    ++++++++

重要声明:小说《兼职人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