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将军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错爱蔓延 书名:我是我妹
    第十二章将军令

    (收藏,推荐,评价,谢谢)

    按理说,像嗨吧这样的娱乐场所,是不许未成年人进入的。当然那局限‘按理说’,在桂城,只要定包厢的是个成年人,有人带着你甚至可以将婴儿带进去,更别说只是一些准高中生而已。

    王思妤一行人磨磨蹭蹭地到嗨吧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密集的车流渐渐开始变得稀疏。

    王思妤还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娱乐场所,刚一进门,杂乱狂躁的音乐声裹挟着糟糕的气流扑面而来,那一瞬间让她觉得自己处惊涛骇浪之中,让她感觉自己很柔弱很柔弱,柔弱到没一次音乐节奏的响起,她都产生一种连心脏都要随之蹦出来的错觉。

    张方杰敏锐的察觉到她的表,王思妤皱起的眉毛跟厌恶的表让他心里一突,赶紧凑到她的耳边喊道:“我们订的包厢在里面,大厅太吵了,我们去包厢玩自己的。”说话间女孩子带着的独有气息随之吸入他的腹腔,让他心里麻麻的很是迷醉。

    说话间,张方杰试图去拉王思妤的手,后者显然不希望让他碰自己,侧了侧张嘴说了什么,满是噪音的大厅让张方杰什么都听不到,但是却领会到来她的意思。捏来捏空空的手掌,张方杰丧气的带着一行人从大厅一边的过道走去,辗转了两道旋转而上的楼梯,找到早就预定的包厢。

    当他们一行人道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得知到这样的场所来玩,几个准高中生很是兴奋,向往这样的娱乐场所是许多这个年纪的人普通的心理。王思妤一行进门的时候一群男男女女的同龄人正争抢着仅有的两个话麦,在沙发上直打滚。

    低矮的茶几上,摆着两个巨大的果盘,还有诸如爆米花瓜子之类的各种小吃,看来大家都还有节制,人没来齐还没有正式开始,都还知道嘴下留。不过啤酒倒先上了,在茶几的一角整齐的码了三箱之多,看起来跟弹药箱似的。

    啤酒是蓝带小瓶装,容量不大,外表很炫。其特点是度数低谁都能喝,怎么喝怎么渴,怎么渴怎么喝,喝完之后以极快的速度上厕所为卖点。这还没正式开始呢,厕所的门就关得很严实,证明包厢自带一个厕所是多么正确的运营手段。

    夜场玩乐只要有女人的到来总人引起男人的一阵欢呼,这是不分年龄的。不过大家看到王思妤后保镖一样的张方杰,转而一个个发出嘿嘿的‘笑’。

    几人挑了空余的沙发坐下后,张方杰的表哥表姐加入来抢麦的人群中,而他自己则讨好的坐到王思妤边,毕竟是寿星公,王思妤也不好一直保持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思妤,要唱歌吗?我去帮你拿话筒。”包厢里比大厅安静得多了,张方杰对王思妤说话倒还用不着喊,说话间他顺手开来一瓶啤酒放到她面前。

    “等等吧,你先去跟他们玩,不用管我。”王思妤说道,顺手也将啤酒拿起来,这个年纪正是对于一切富含酒精的饮料好奇的时候,她也不能免俗。

    “来都来了,一起玩吧。”张方杰殷勤道,看似非常希望在这样年轻人放得开的场合,征服王思妤的内心。

    不过他注定了失望的,作为曾经的男人王思妤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感。于是她坚持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闹成一团的人。这里除了张方杰她谁都不熟,她也不想跟那些人产生什么交集,她自己的事已经够乱了。况且就算是张方杰也是半熟不熟的哪种。

    “你去玩吧……嗯,这样吧,我想听你唱,随便你唱什么,看你唱得怎么样。”王思妤可有可无地说道。

    张方杰却是没有听出王思妤话中想支开他的意思,反而兴奋得一比:“好,思妤你等着。”

    凭借着寿星公的份,张方杰轻易的拿到来话筒,点了首‘非得已’,这首歌不新了,但是张方杰显然不在乎歌曲是否新的问题,从第一句开始,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王思妤。

    王思妤全老不自在,随着张方杰的独唱,大家都将目光投到来她的上,这简直就是将她放到火上烤。原本想单独呆一下的愿望算是落空来,大家伙都对着她挤眉弄眼发出满含‘原来如此’意味的一声声‘哦~~~’的感叹。

    “我只怕自己会上你,也许有天会不自……上你是我非得已……”张方杰的歌唱得并不算好,却也不算跑调,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想传达着自己想表达的信息。

    王思妤敏锐的发现,当张方杰不在自己边的时候,完全看不到他的腼腆,从他去向他们要过话筒的行动,还有唱歌时候的自信,让她明白他的腼腆仅仅是针对着自己而已。

    这个发现加上周遭一群用别有深意眼神看着她的人,让她尴尬至极。

    张方杰放下话筒的以瞬间,似乎腼腆又回到了他的上,紧张的汗水到这时候出冒了出来,在暗的的包厢里,微弱的灯光映着他的脸,发出虚幻的光。

    他就对着她笑,看着周围的人乐哈哈的凑到王思妤边:“美女,唱一个吧。”“嗨,过去跟杰子来个合唱呗。”他的眼中全是期待。

    王思妤被怂恿得没办法,周围的人看架势是她不唱一首还没完了。这样闹的环境让人不自觉的放开自己的行为,于是她站起来,到点唱机随手按了以首,接过话筒站到张方杰边。

    音乐响起……王思妤对着荧幕,荧幕上提示的歌词出现,一点点变色告诉她可以唱了。

    “啊……”王思妤开口了,却没有带着旋律,然后是她说话的声音,“呃,这首歌不会唱,谁会唱的?”一群人不解其意,倒还真有会唱女生的站出来接过张方杰的话筒道:“我会,我带着你唱吧。”

    结果王思妤将扭头问张方杰:“你会唱吧?”

    还真是张方杰会唱的,他以为王思妤是想跟自己一起唱于是猛的点头,想去抢回那个女生的话筒,却没料到王思妤飞快的将话筒塞到他手里:“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唱吧。”

    一群人顿时笑翻。

    将近七点的时候张方杰邀请的人终于来齐,林林总总有二十多人,服务员送上一个大大的蛋糕,生流程中的生歌,许愿,吹蜡烛,然后是蛋糕仗之后进入**,扑克色子之类助兴的道具纷纷上场。期间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张方杰许愿的时候非要对着王思妤,王思妤则避之不及,还有就是蛋糕仗的时候,王思妤抢占洗手间,躲过一劫。

    从一开始,王思妤就将自己刻意的边缘化。在这个只有一个张方杰属于半生不熟,其他人都是陌生人的环境里她通过这样的方式保护着自己。

    “要不我们去大厅看表演吧?”张方杰挤到她边说道。他看到王思妤一直坐在角落不参与大家的狂欢,也不好意思冷落了这个对之有好感的女孩。

    “不去。”王思妤摇着头说,心中却道:擦,刚刚老子心脏都快蹦出来了,还去那受罪?

    张方杰顿时尴尬,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才能将女孩拉近快乐的人群,又不敢过于的冷落了她。

    “全体都有,大家来玩将军令,都给我放下手中的东东。”张方杰的一个表哥拿着话筒喊道,得到了众人欢呼着的支持。

    张方杰心中一动,这样的集体活动王思妤是避免不了了。

    所谓的将军令是桂城夜场最为普遍的一个玩法,一副扑克牌中,大鬼是国王,小鬼是王后,KQJ对应着将军,军师和士官,其他的都是小兵。玩法是大家轮流抽牌,然后每个人抽到的牌代表一轮牌中各自的份。国王与王后同时被人抽到的话,相对的两人无论男女都要隔着一张纸巾玩KISS,轻轻一触就好,要只有国王或王后,则可以指定一名抽到K的将军,将军先要喝半瓶啤酒,然后就到来‘醉酒将军’乱点兵的环节,这时候将军随意指派一名士兵作任何事,但是也不会太过分,多是唱歌喝酒说出某令人害羞的秘密之类,当然小兵也可以拒绝,代价也是半瓶酒。

    而军师是唯一具备向将军提出建议的人,其他人在将军说出指派的时候只能闭嘴,士官则是唯一可以维护小兵的人,可以由士官来拒绝将军的命令,但是相对的士官要接受一定量喝酒的惩罚。

    准高中生们很多都是第一次来,但是在张方杰的表哥解释下,一个个嚎叫着同意。这么一个烂俗简单的游戏,其精华就在于对国王王后的恶搞,以及诸多惩罚,最为安全的只有军师和士官,其他所有的人都有中标的可能。

    这可是看别人出丑,对心仪对象表现绅士风度,以及对女生表示慕的绝佳游戏,人越多越是好玩,这么一个游戏能在一个城市里流行起来自然有它存在的理由。

    大家都玩,王思妤自然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被人当成另类不好。况且她也还是个年轻人,对于这样闹的游戏也是欣然。

    第一轮王思妤非常幸运的拿了一张Q,军师的份得到了豁免权。不幸的是国王与王后被两个男生派到了,众人看着张方杰的表哥将一张纸巾放在两人的脸前,时不时作势要抽走的架势让两个男生前又止。

    “亲!亲!亲!……”包厢里众人呼喝着怂恿,闹非凡,人的劣根就是喜欢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两个男生得满头汗,众目睽睽之下飞快的往前一凑,蜻蜓点水般印在纸巾上抽就走。一片大笑中抽到国王的男生恶狠狠冲一个拿K的男生骂道:“点将,你是你,就数你含得最凶,撑死你不许吐。”

    那人也爽快,拿了瓶子就吹,足足灌了大半瓶,在各路狗头军师的建议下,他指着一个女生道:“点兵……就你了美女,来段兔子舞,要卖萌的那种。要不你也喝半瓶?”

    那女生眼睛一翻,左右看看没有哪个士官出来顶岗,自觉跳到包厢中心的小台子,自然又人点拨了兔子舞的音乐,那女生随着咿呀咿呀的扭动起来,一脸作怪的‘卖萌’表,弄得大家伙一通大笑。

    整个包厢随着游戏的进行逐渐进入了**,王思妤的笑容也随着各种千奇百怪的捉弄变得多起来。

    刚开始的几轮还好,因为大家跟王思妤还不大熟悉都没有点到她,但是随着游戏的进行气氛变得烈之后,就有意无意的点到她了。王思妤一开始没觉得怎样,主要是她觉得啤酒度数不高,来个半瓶顶多也是胃胀一下,多去几次厕所罢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点到她的次数就多了,在学着某人的做法,在乱七八糟的音乐下唱了一首完全不搭调的‘两只老虎’之后,她总算是察觉了似乎是有人故意恶整她。

    毕竟张方杰是寿星公,是今天的主角,他将她带进包厢里隐约就向大家昭示了她的份。或许是他表哥的授意,也可能是他自己的想法,将王思妤推到了大家的面前。

    王思妤完全没有在夜场混迹的经验,若是别人早就找各种理由脱了,尿遁的也不只一个了,她还在死撑,幻想着某一局拿到将军,拼了半瓶子酒扳回一局。

    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王思妤玩到不知道多少局的时候,即使啤酒度数很低,但是也还是被连续几次弄了个熏熏然,偏偏在这个时候,她拿到了张大鬼……张方杰拿到了小鬼。

    看似巧合之下,某人非常隐蔽的跟张方杰换了牌,而王思妤却没看到。

    “亲!亲!亲!”众人依旧烈的怂恿着,拍着手掌晃动着手边一切可以制造声响的东西使气氛更为烈。

    张方杰红着脸走到王思妤跟前,看样子他比王思妤更加紧张。他的后,跟着手拿着纸巾的表哥。

    “思妤……那个,就是个游戏……大家都……”张方杰冲还在愕然中的王思妤说道。

    大家都在等着看我们笑话呢!反应过来的王思妤心中愤恨。大家都做得出来,那我?

    王思妤仔细看了看张方杰后的他表哥,他表哥脸上带着夸张到扭曲的坏笑,看得她心中咯噔一下,立马感到不妙。

    这丫的是泥猴的表哥,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张方杰这小子可是一直对‘王思妤’有着奇妙的幻想。他们可是亲戚!

    一念至此,王思妤顿觉坏事。她丝毫不怀疑当张方杰凑上来时他表哥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速度将纸巾抽带,让自己真真正正的和张方杰来上一个KISS。

    或许作为同是男生间的恶作剧或许还能接受,但是现在作为王思妤对于明显对自己不利的况,王思妤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我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