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若即若离那距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错爱蔓延 书名:我是我妹
    第十一章若即若离那距离

    (收藏,推荐,评价,谢谢,今天更得早,能给票的全留下吧)

    (另:章章都是4000~5000+字的章节,很快就要到50000字了,但是现在收藏跟推荐都不给力啊T_T。作为一名作者,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看到自己的作品,认可自己的作品,真心不想将4000字以上的章节拆成两章,以求达到多更的混各方面数据这种邪恶目的啊。SO……求各方面支持!!!)

    第二天一家人都起得很晚,将近十一点的时候王国庆才带着妻子出了门。王母推辞了当天培训班的教程,跟王国庆一起去了酒楼。

    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王国庆打了名片上的电话邀请吴陆奇到自家酒楼吃饭,想当面表示一下一家人的谢意。电话是吴陆奇的助理接的,那助理说是代为转告。

    也不知道吴陆奇是否会答应赴宴,可王国庆夫妇无论如何都得准备好一切应对的措施,至少得拿出一些上档次的拿手佳肴来才行,话说王国庆能从厨师这行业自己做到当老板,手上没几把实在活是不可能的。

    父母出了门,留在家里王思妤没有如往常一样去王振的房间看书学习,而是少有的捧了本书在客厅看着,书是昨天在书店买的,虽然是随手拿的一本,但是书架的分类却没有错,是王思妤一开始就像买的类别倒也不算买错。那是本指导高中作文的书,王思妤才15岁多,可’王振’的过去记忆却让她经历了一场失败的高考,所以她远比别人更了解自己的软肋在哪里。

    从表面上看来她是突然冷淡了下来,可仔细看她的话就能发现她总会在书翻过一页的时候仿佛不经意般看向自己曾经的房间,但是她却始终没有站起来,只是那么看着。

    那个房间门是打开的,王振没有出来,脚上的伤让他行动不便,他只是将门打开,然后打开电脑,电脑里放着一部从优酷搜教育记录片,片子里黑板前的讲师抑扬顿挫的讲解着课程,正是高一语文课程的某个作文题目的讲解。

    洞开的门口,影片的声音,仿佛是在召唤她进去,跟他一起讨论彼此的心得。

    王思妤扭过头,将眼光收回眼前的书,可却怎么都看不进去了。

    “小妹,这个讲师讲得不错,你不看看吗?”王振从门边探出头来,对王思妤发出邀请。

    从门边伸出头来,要保持腿部在上,大半个子要扶着一边的藤椅,姿势相当难受,王思妤是知道的。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心中掠过一丝担心,她以前那样做过,很危险,藤椅很轻总是摇晃,一不小心就要摔下来,而且他还受着伤。

    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恢复彼此之间的关系么。

    王思妤明白他的做法,她之所以来客厅看书,而不是呆在房间里,未尝不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不用了,我这本书讲得更好。”王思妤保持着面无表的扭头冲他说道,声音淡淡地。

    “哦。”王振应了声,手一用力想要缩回去,不料在作用力的况下轻巧的藤椅跟地板摩擦出嘎吱一声刺耳的响动,随之是嘭的人体与硬物磕碰的声音,随之还有王振的喝骂……“我擦!”。

    王思妤心中一紧,慌忙起急急小跑过去,嘴巴里紧张道:“怎么了?摔了?”

    一冲进房间,就看到王振揉着脑袋,看样子是脑袋跟头柜发生了一次亲密接触。

    看到妹妹紧张地冲进房间里,王振心中明悟:到底妹妹还是关心我的……嘴边带出一丝笑意,道:“没事,别听动静那么大,就是轻轻碰了一下,不疼。”

    王思妤撇撇嘴,心说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死要面子呗,真要不疼你手在后脑勺揉个啊。

    翻了个白眼,对王振表达深深的不屑之回转客厅的沙发。

    王振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装作很疼的可怜样,骗取妹妹同的,说不定她一紧张就不跟自己计较了呢?

    王思妤却心中暗道:“不成熟啊,要是装可怜效果更好,不过对我没用。”

    两人就这样若即若离了半天,王思妤除了中午把午饭做好送进去,后来又将空碗拿出来之外,死活不肯再接近王振,王振受着伤也不能到处乱蹦,房间跟客厅的距离,就像划了一道无形的线,谁都没用去逾越。

    但是不约而同的是,他们都用着不同的方式在学习,在充实着自己,幻想着某一天自己能够发光发

    下午差不多五点的时候,门铃将王思妤从超时的午睡中吵醒,话说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夏天的中午是个容易让人犯困的时间,她只记得自己靠着沙发看着书看着看着就没了知觉。

    刚开始王思妤以为是母亲买了菜回来,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错了。

    门外正站着一个脸上挂满了汗的人,那人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天的还是紧张的。

    却是楼下张叔叔家的孩子张方杰。

    “是你啊。”王思妤皱起眉毛道,她对张方杰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从花丛中钻出来的泥猴子形象上。

    “嗯……思妤,你在家真好。”张方杰笑了笑,不过人更紧张了,缩头缩脑的看看王思妤的后才道,“振哥没在家啊?”

    “我在呢!”房间里传来王振的大喊,吓得张方杰脖子一缩。王振对他的记忆相对的也如王思妤一般,对于当年的事说不上耿耿有怀,但是对于明显对自己妹妹带着不怀好意的张家孩子也说不上好声好气。

    “别理他。”王思妤不爽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方杰挠挠头才道:“那个,思妤啊……前两天说好的,今天是生,想请你过去玩。”

    王思妤想了想,好像还真是有这么一说,不过话说但是她好像没答应吧。于是说道:“去你们家?不好吧,你爸你妈对你拉一帮子人回去?我就不去了,免得给你爸妈带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张方杰连连摇着手说道,“也不是道我家里,就是一帮同学,还有我的几个表哥表姐……思妤你也知道我也考上十八中了,他们也是说趁我过生一起庆祝一下,都是我们年轻人……他们说去‘嗨吧’包了个房间大家一起唱唱歌什么的,我爸妈他们都不去的。”张方杰忙地解释。

    ‘嗨吧’在桂市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夜总会之一了,只不过不是非常门的那种,好在从康居小区过去的话并不是很远,开车的话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小妹你不要去啊,那种地方很乱的,哥受伤不能陪你,有人欺负你怎么办?”王振在房间里咋咋呼呼道。一句话让王思妤有些担心,要知道她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有着一米七零的十八岁男孩,而是只有一米六零的柔弱女孩子,要真出了什么事还真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不过王振下一句话就彻底的改变了王思妤的想法,只听王振道:“小妹啊,爸妈出门说今天有事可能很晚才能回来,你要出去了谁给哥做饭啊,哥现在废人一个你得可怜可怜我……”

    他不说还好,一说王思妤就有了个想法……要是他真能被饿一晚上也说不错。要对于王振无形中对王思妤的‘掠夺’,要说一下看开哪有那么简单?还处于冷静期的她觉得还是冷处理一段时间比较好,至少给自己一个回圜的余地。

    张方杰已经忙着解释:“振哥你放心,我几个表哥表姐都在呢,他们会帮我一起保护思妤的,你放心……要不我帮你送个外卖?”

    王振没好气地哼哼道:“妈B的,我担心的就是你小子,从小就对我妹有想法……”

    主意打定的王思妤打断他点头道:“好啊,我去,我就不信你小子敢对我干嘛。还有,一个条件,不许给里面那货喊外卖。”

    “小妹你没这么狠吧……”王振发出一声可怜兮兮的哀嚎。

    你就装可怜吧,夺我所之恨,岂容轻饶?我还不明白你?王思妤心中不怀好意地想着,嘴上说道:“你自己想办法,你要是再哼哼我连你手机电池都没收了。”转而对张方杰道,“怎么去?你别说走路搭公交啊!”

    张方杰露出开心地笑容讨好道:“哪能啊,我表哥开了车来的。就在楼下。”

    王思妤点点头,回房间换了衣柜里最保守的衣服,牛仔裤加短袖T桖。穿这些女孩子的衣服,对王思妤来说并非不可接受。要说她的心里年龄也只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孩子,正是接受能力最大化的年纪。况且作为‘王振’本,也不是很固执的人,原本那些坚持,也不过是‘面子’的坚持而已,他需要的只是一过台阶,让自己的心理舒服一些。

    无论的王思妤还是王振,本就还是年轻人。跟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幻想,面子,他们在人多的时候,可以随着心去装酷,也可以随着心去拉拢亲和边的人,但是在亲近的人面前,又想着耍点小无聊撒点从他们那里占点小便宜。这都很正常。

    话说王思妤成为王思妤之后,一直都存在着一种缺乏他人认可的不安全感,所以她不会贸然去改变什么。那种孩子对家人的依恋,让她不会真的剪去一袭长发,也不会对着本就适合自己份的衣物产生什么剧烈的抵触绪。说到底,她只不过是为来那点安全感罢了。甚至在这样的况下她宁愿去掌握一些原本并不了解的女孩子的生活技能。

    比如很多天以前她就能熟练的将自己及腰的长发束成马尾,但是更复杂的她却不再想去琢磨了……这也是男生记忆使然,作为拥有‘王振’记忆的她,也会下意识的去避免更多不必要或者让自己显得‘变态’的事

    收拾停当,王思妤吧啦吧啦跟着张方杰下了楼,任凭王振在房间里叫苦连天。

    一路上王思妤觉得很奇怪,张方杰怎么会与王思妤会产生交集。本‘王思妤’就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人,按道理来说,能与‘王思妤’交集的范围应该非常小才对。更奇怪的是,现在王思妤好像作出什么样的行为,张方杰都没有表现出‘感觉不大对’的态度。

    其实这也算是王思妤想岔了。都说是人的意识形态决定人的行为,其实不然,人的、体行动力才是先决之一。就算是吴芳,哪怕她从小受着父亲大咧咧的影响,如果她却没有继承父亲那种高与体力,像新生的王思妤一样有着柔弱的躯体,恐怕她也飞扬不起来。试想一个人要去做什么事的话,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自己是否能够体力行,可见体才是人行为的最基本先决条件。

    ‘王振’新生成王思妤,先前就说来一个不安全感的问题,潜意识中人在自不能给予自己安全的的时候,往往会想着通过边的人来给予自己所缺少的东西,然后会通过本的行为对边的人造成暗示,达到这样的目的。或许王思妤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但是下意识的,她会通过自己的方式达到这样的目的。

    她的做法就是‘安静’,新生的‘王振’或者说‘王思妤’变得不像男孩子那么好动,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现自己的‘不大对劲’,那么少动来动去是最好的选择。而作为长期穿着牛仔裤或者七分裤的女生,即使出现叉开腿趴着腰这样绝对不女孩的动作,也只是显得这个女孩放得开活波而已。

    再说来,对于一个漂亮的女生来说总有一些豁免权,无论作出王思妤什么样的动作,都能透出几分可来,无形中让她少了很多麻烦。

    而且张方杰好像对着‘王思妤’相关的记忆中,有着似乎天生就存在的愫,这个腼腆的男生本就‘心怀叵测’,连正视她都觉得呼吸困难,哪还能发现‘不大对劲’的东西来呢?

    时间还早,嗨吧之类的场所一般都是到六点半之后才会聚集起一帮活力旺盛的年轻人,来挥霍过剩的精力。所以张方杰的表哥问过王思妤之后将面包车停到了一家面点屋旁边。五点多正是下班车流的高峰期,出去玩没有必要跟车流死磕的必要。

    面包车上的四人下车,占了面点屋的一张小桌,点来花花绿绿的一堆点心和好些饮料团团而坐,要知道夜总会吃不到什么东西的,先垫垫肚子预防拼酒事件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几人坐下,有意无意见张方杰坐到来她边,看起来他的几个表亲都很‘懂事’。

    王思妤的态度有些冷淡,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一个松卷,西点这东西看起来很多,真正落肚的没多少,没几口就甜到你发腻,基本不能达到填肚子的目的。

    而且王思妤的目光一直都没有集中在这上面,对边张方杰的讨好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应着。她刚才就在想着,还在家中的王振,是不是真的会挨饿。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我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