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那些美好的回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错爱蔓延 书名:我是我妹
    第八章那些美好的回忆

    (收藏,推荐,谢谢)

    王思妤以为自己能看得开,但是当另一个他站在自己所当人面前时,她发现自己错了。

    现在她思王思妤不是王振,王振也不可能是她,他们是两个人是完全作为个体当存在,谁也不是谁的外化

    王思妤宁愿站在青青面前的是她,哪怕她心里也不清楚自己是否有那份去面对她当勇气,但是即便是那样,她也还是曾经拥有过她的他。而不是作为一过旁观者默默地去看着伤心着。

    静静听着他们当对白,王思妤只觉全发冷,犹如冰窖。她发现自己有一些憎恨,憎恨那个能站在她面前的他。就像被人抢走了属于自己的全世界最美丽的珍宝,那种心,岂止是一个伤心就很描述的?

    王思妤很想冲过去,将另一个自己消灭,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然后自己取代他,回到以前作为‘王振’的存在。但是脑袋里仅剩的一丝清明却不停的告诉她,那个存在代表着另一个她,他延续了她当过去,拥有她的过去,也将拥有原本属于她的未来。

    她或许只能作为‘王思妤’过完剩余的人生,所以她应该拥有的已经不再属于‘王振’这一个个体,而是延续‘王思妤’的存在,去延续作为‘王思妤’的未来。

    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愤恨,愤恨那个还能站在她面前的他,他篡夺了她所拥有的,即使过往的生命中美好的并不多,而且还将面临留级的尴尬,她还是希望能够获得原本应该属于她的那份命运。

    一切都脱离了她所想的,脱离了她所希望掌握的。

    外面阳光灿烂,书店里在空调的调节下气温宜人,在这墨香浓厚的地方,王思妤却只觉得今天的天气糟糕透了,让她全发冷。

    她有些迷惘,她看不到未来前进的方向,就连迈起脚步前进的方向,似乎都再一瞬间丢失了。

    王振看着青青消失在书店的出口,他想了很多以后如何去追逐那个让他魂牵梦绕地影,又似乎什么都没想,直到她的离开,他甚至没有挪动一下脚步。

    “我还能追得上她吗?或许下一次见面,我只能作为‘学弟’去仰望‘学姐’的形式在见到她了吧?她已经走在了前面,远远的将我抛在后了啊……还真是讽刺,连能不能再次同处一校都还不清楚……”王振忽然有些悲观地想到。

    良久,王振终于想起,还会有人在看着他。他不想让妹妹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强自压下心中的抑郁,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寻找妹妹的位置。

    当他转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张苍白的小脸。

    那是怎样苍白的以张脸啊,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王振觉得心很疼,他清楚的感觉得到这不是伊人离去的那种疼,分明就是看到那苍白的妹妹产生的怜惜。

    他能想象得到刚刚自己或许让妹妹看了笑话,但是他永远想不到什么事会让她如此失色。他只知道,在他看到妹妹的一瞬间,他就心疼,想去安慰她,即使不知如何安慰。

    王思妤定定地站着,她发现自己无法再平静地对面曾经的自己。直到一只宽厚地手掌抚上自己的背脊,她才如梦方醒。

    “选好了什么吗?”王振站在她的边,低声说道,却不是因为书店的环境而低声细语。

    王思妤吸了吸鼻子,强忍住哭泣的冲动,压抑着心中复杂的心,随手拿了本可有可无的书点点头。她不敢说话,她怕一说话自己就会崩溃,再也无法止住那似乎随时可能奔涌而出的泪水。

    王振心中微微地叹息,拉着王思妤再前台交了钱,离开书店。

    冲书店出来,王振又带着她在附近随意找了家冰吧,就着门口的座位坐下,头顶绿树巨大的支叉是最好的遮阳棚,阳光透露在他们的上,点点斑驳。

    他点了两杯冷饮,将其中一杯塞到有些呆呆的她的手中,他希望彼此能就着一些冰凉,带给彼此一些冷静。

    “小妹,让你看笑话了。”王振道,那丝笑意很勉强,就像是有人拉着两边嘴角硬生生拉出的弧线。

    王思妤微微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如何表达她复杂的心,意识到已经与其成为两个个体那种奇特的感觉,实在无法让她诉说。

    “她叫幕青青。”王振似乎原本就没有打算得到她的回答,兀自说着,“高二那年我问她借作业来抄,她不给,我问她为什么?她就告诉我她不想害我,宁可让我在老师那里被记了名字。”王振徐徐地说着,眼中带着迷离,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到过往的回忆中。

    王思妤静静的听着,他的诉说也将她带回了过往的记忆,那美好的记忆,属于她的记忆。

    “当时我很生气,你个女生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借就不借,你还喘上了拿我来说教?但是不可否认青青她真的很优秀,班级里总是能轻易的拿到前三,就算是全年级里也是出类拔萃,十八高中一个年级有七八个班,一个班级里都有好几十个人,她却总能拿到年级里前二十的成绩。谁都没有怀疑过她是否能考上重点大学,就好像她考上重点大学也是理所应当的,考不上反而是怪事了。”

    “就算是这样我但是还是生她的气,她又不是妈,凭什么来说我?我很不服气,就经常故意为难她,刚开始我悄悄藏她的东西让她着急,但是失败了,她长得好看人缘又好,总有人乐意借东西给她,并不能给她带来困扰,反而让她看出了什么……哎,那是什么眼神啊,她就静静的看着我,眼中好像没有带一丝生气的绪,却总会让我莫名其妙地心虚。”

    “于是我总结出这样不行,就故意去接近她,她人缘本来就好,对谁都很温柔,我很顺利地接近她,然后开始找一些难题问她,效果很好,每次看到她皱起眉毛为难的时候我就很开心,觉得总算找着让她郁闷的事了。我这么做,是不是很幼稚?”王振说着,有些自嘲地笑笑。

    王思妤摇了摇头,她怎么可能会觉得幼稚?他说的那些事陡一说起,她就觉得那份记忆,似乎还停留在昨天一般清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觉得她皱起眉毛的样子很好看,后来觉得她无论怎么样都很好看。总让我不自的想去更接近她,了解她的一切。后来她邀请我一起钻研那些难题的时候,我马上就答应了,我怕她反悔啊。高中学习压力很大,自己总结出来的东西没几个人愿意与同学分享,就怕养肥了以后的对手。但是她就是邀请我了,那段时间,我很开心很开心。”

    “再后来,我每天都很早的起来,抢登第一波公交,就为了在学校门口等她一起进去。也会在每天放学后送她,陪她等着她回家的公交车,哪怕回家的公交在眼前走过我也不上,我也宁愿送她上了车我再等下一辆。我是不是很傻?”

    王振说着说着很是平静,似乎在说着一件很平淡的事,实际上,他的心里早已经天翻地覆,但是他不想他的哭泣让别人看到,他不想因此成为他软弱的理由,在他低低的诉说中,王振只觉得自己更有了努力的理由,就为了那曾经的美好,以及更美好的未来。

    他想到了那些快乐的事,眼睛渐渐变得明亮,再接下来的子里,他似乎找准了方向。

    “后来有一天我拉她的手,她一开始挣扎着像拒绝,但是我死死的拉着不放,渐渐低她放弃了抵抗,任凭我将她的手那么拉着。”王振嘴角带起一丝笑意,“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外我们就走到了一起,很开心很开心,那似乎我觉得全世界的珍宝放在我的眼前,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再后来,我们在高三上学期结束的似乎,拿出存了半个学期的零花钱,趁着上午考试结束下午放假的空当,一起去十八高中那边最好最好的酒店,开了半天的房……”

    “那时候我觉得,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王振说道最后,苦笑着说,“但是我没想到,才仅仅过了半年而已啊。她就要去方海了,去全国最好的大学之一读书。而我却只能原地踏步走,可以想到,以后我更她的差距只有越来越大,大到又一天,或许她将成为我只能仰望的存在……”王振说着说着,又变得黯淡下来,“小妹,你知道那种巨大的落差感吗?原本,我们都是在十八高中的天之骄子;原本,我们都是平等的;原本,我们还是最好的侣。忽然之间,我们就被这样拉开了……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受吗?”

    “你别说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别再说了,我心里好难受。”梨花带雨的王思妤听着他诉说着自己的过去,他们共同的过去,已经不属于她的过去。他的伤感,远远不如她。至少他还能去直面幕青青,然而对她来说,幕青青跟她只是一对陌生人而已。

    当他们对话时,她只能看着,然后撕心裂肺。就连面对面伤心的机会都已经被剥夺。

    “不,我要说!”王振忽然定定地说道,“小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伤心,但是哥哥要告诉你,我还没有放弃。”

    他猛的站起来,下的椅子差点被他的脚弯弄倒,发出嘎吱刺耳的声音,他走到她的前,将自己的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王振的动作,让王思妤惊醒的抬起头,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带着无比的坚定与严肃,她有些迷惑他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举动,她发现自己无法去揣测现在这个样子的他。

    王振沉声对着面带惊诧地王思妤坚定道:“她只是害怕等待,我决定了,绝对不会让她等得太久,只要有足够的毅力和努力,我一定能追上她的脚步。一年而已,妈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有信心,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小妹,这段时间你说得对,只要我们努力的去追逐,是没有什么梦想是我们无法达成的……所以啊,虽然哥哥不知道小妹你为什么伤心,但是我们千万不能放弃,一旦放弃了,就再也没有希望了。你放心,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无论什么时刻你有什么梦想,哥哥也会一并帮你实现。”

    王振郑重地对王思妤说着,对这个一次次鼓励过自己的妹妹,他不惜说出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只希望她的伤心,转嫁到自己的上。

    她曾经给过我勇气,为什么我不能给她勇气呢?

    王振心里想着,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心扉敞开让她看到。

    ‘你实现不了,我想重新作为你,想重新作为王振,这个梦想你永远都无法完成。’王思妤心中喃喃着念叨。

    但是也许你是对的,一旦放弃了,就再也没有希望了。事实已无法挽回,她觉得从这一刻开始,她只能为实现他,实现另一个自己的梦想而存在。

    不,他已经是独立的他。或许我应该有自己的梦想。

    但是,我自己的梦想,又能是什么呢?

    那一刻,王思妤发现自己很彷徨。

    “我们回去吧。”王思妤推开王振的双手,站起来道。语气很平静,很冷,不带一丝表

    她想好好整理脑海中那如乱麻一般的思绪,她还没想好在接下来的子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她需要一个可以冷静的地方,这里明显不是。

    王振看着忽然变得冰冷的妹妹,有些失落。他以为自己将心中的秘密告诉她,会得到她的理解,会受到他意志的感染而受到鼓舞。但是当他看到变得冰冷的妹妹,他就觉得自己除了心疼就再也没剩下其他。

    两人步行到路边停车的地方,将电动车取出来,依旧是王振开车,王思妤坐在后面,但是她却不像出门时去拥抱他的腰肢。哪怕那个腰肢曾经是自己的,现在的王思妤只觉得那好陌生好陌生。

    两人一路上都沉默着,谁也不肯再多说一句话。带着心不在焉的心,电动车下意识的开得更快,都想着回到家中,似乎那个家才能给予彼此受伤的心带来安慰。

    他们却不曾看到,就在他们将从一条街区转到另一条街区的弯道中,一辆宾利正缓缓倒退出现。

    命运就像打着无法解开的结,一个连着一个,如果没有先前的缠绕,后面的结也无法留下那些无法忘怀的结。

    若不是脑子一要上街,就不会碰到幕青青,就没有在外面耽误的时间,也不会让‘兄妹俩’的电动车,与那辆彰显着份的宾利来上一次亲密接触。

    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缓慢。

    电动车撞到了宾利的后排车门,车门的玻璃和门把手的地方随着这一撞,该粉碎的粉碎,该变形的变形,那车门油量的黑漆,随着变形的车门剥落下来。

    王振再也把握不住电动车的平衡,那小巧的车型,怎么比得上人家四个轮子的‘庞然大物’?震得后轮都压不住飞起,横向摆动着,要撞向宾利的后箱。

    两个未成年的躯,再也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冲击力,从座椅上弹将起来,随着电动车一起倾倒。

    就在那一瞬间,王振用尽全的力气,向后扭曲着体,将王思妤的躯支撑起来,把自己作为一张最为厚实的垫子,垫在她的下。

    而他的一只左腿,却要承受着一辆电动车的重量。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我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