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双倍的伤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错爱蔓延 书名:我是我妹
    第七章双倍的伤心

    (……自嫁?大家对这本书就这印象啊,看来要再搞点变化出来才行。收藏,推荐,谢谢)

    第二天用过早餐,王国庆照例出门去酒楼,王母则因为培训班上午不开她的课呆在家中,从同事那拿了张韩剧的光碟回来,用过早餐就放进碟机里,内容依旧是那种哭哭啼啼的过程。

    临出门的时候,王思妤算是明白‘随携带流’的真意了。女生的装束中裤子上的口袋仅作为观赏作用,能收得下一串钥匙就算了不起了。

    上无袖低的T桖,反正蓓蕾还没形成规模影响不大;下七分裤,脚上穿着绳子缠绕而成的凉鞋。王思妤本想找保守点的衣服穿的,一方面实在是找不着,另一方面是天气实在太,最关键的是她想妈妈肯定是不许的。

    相比起王振穿得还严实些,还板板正正的穿着短袖T桖牛仔裤踏着网格跑鞋。现在的女生远比男人更开放。

    在母亲‘出门小心慢点走,别丢东西’的叮嘱中,王思妤出了门。肩膀上到底还是挎了个小包包,被无奈啊。

    从家住的三楼下来,王振先进了家对面车库。车库里父亲那辆十来万的福特已经开走,空旷中电动车停在角落。

    拔掉电源,将车推出来,王思妤在他后将车库的门关上,他正要招呼妹妹上车,忽然从家那边的楼道里跑出一个人来,嘴巴里咋呼着:“思妤,等等。”

    王振有些不满,怎么着他都是站在妹妹前面,那人先招呼的居然不是自己,明显的狼子野心嘛。

    王思妤转过来就尴尬了,她万万没想到还有认识‘王思妤’的人。没有过去‘王思妤’记忆的她,对凡是认识她的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别人认出自己是‘冒牌货’来。

    ‘王振’的记忆中,冲出来大喊的人是自己家楼下张叔叔家的孩子。08年暑假的时候,家住的康居小区刚建成,由于事先王家和张家都在预售中购买,算是康居小区第一批的住户。

    张叔叔家是做建材生意的,原本就算得上是小康之家,后来国家号召大力发展小区建设,桂市以及周边各县城响应国家号召,无数小区被划分建立了起来。张叔叔据说是搭上了力扬建筑公司的顺风车,家里发了财,就又买了房子,就在康居小区最里面的小别墅区,占地偏高,没车进出都不方便,不过能把房子买到里面的都不差买车的钱,人家要的就是那高高在上的感觉不是么?

    都是原本在坡底的房子都没卖,因为张家后来把老人接了过来,两位老人喜欢去公园打打拳,平茶余饭后讲究个散步,死活不肯住坡上去,就在下面住来下来。

    眼前从王思妤打招呼的小子,看样子是刚看完爷爷下楼,正好就碰上了。

    ‘王振’还记得这小子叫张方杰,对他的记忆是刚搬进康居时,‘他’到楼下的花园区看书,那时候正是初二准备初三,正是开始使力准备冲锋的时刻,那天‘他’正趁着天没黑下楼纳凉顺便看看书。张方杰那会还是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在还没长好,到处还稀稀落落的花圃中跟同龄人打闹,不小心将泥巴甩到‘他’的裤腿让‘他’老大一阵不爽。于是在‘王振’的记忆中,张方杰就是一小泥猴罢了。

    后来由于就学问题就一直没什么交集,就是听说后来张家小子后来成绩一般去读普中的二十一中去了。而王思妤了解到自己新生的毕业初中是重点的一中,所以她想来彼此之间的交集并不是很多。

    张方杰跑到车库前,才看到王振,不有些尴尬,以前小时候‘得罪’过此人,还被训斥了一阵,如今过了好几年来,但陡然见到,心里还是打了过突,不过嘴上倒是不含糊,很有礼貌的打了过招呼:“振哥,要出去啊。”

    “嗯。”王振应声点点头,他对这小泥猴的感觉并不好,二十一中的学生,小小年纪就知道划分地盘,打架斗殴都是家常便饭,走出去都被人指指点点。但是第一初中跟后来的第十八高中就不同来,都是同龄人中的尖子,到哪都被人称颂。

    这样的差距,足矣让人产生天堂对地狱的俯视。

    王思妤的感官来源于王振,所以她对张方杰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可她不同,她还不能表露出来,只得柔声道:“张方杰,有什么事吗?”

    二十一初中出来的学生也没什么,人家又没杀人放火。或许会有些看不起,但是‘兄妹俩’都不会赤//地表现出来。

    张方杰挠挠头顶心,脸忽然就红了,有些腼腆的对王思妤说道:“那个,思妤,我也考上十八中了,下学期我们就是同学了,到时候多多照顾哈。”

    “呃?”‘兄妹俩’都有些诧异地盯着张方杰,出乎意料了这都。

    王振沉默不语,他在十八中挣扎着没进大学,也跟张方杰这种到时候一定会知的人无话可说。

    王思妤也就郁闷了,好在已经不用她来承担那些压力了,她努力笑了笑,道:“那好啊,到时候大家互相照顾吧。”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再说心里还在怕张方杰看出马脚。

    “嗯嗯,一定一定。”张方杰说着,那手足无措地腼腆样子实在引人发笑,但是他自己毫无所觉。

    看着张方杰好像也没什么话说来,偏偏还钉子似的钉在车子前面不挪脚步,王思妤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毛道:“还有什么事吗?我还得上街买点东西。”

    张方杰支支吾吾半天,最后下定决心,出口道:“思妤,后天我生,我自己准备在外面开过小派对,到时候你能来吗?”看来看她边的他又道:“到时候振哥一起来啊。”

    “这不好吧。大家都不怎么熟,你的朋友我们都不认识。”王振先反应过来道。

    王思妤看了看王振表示同意,那种人多随时可能被撞破的地方她实在提不起兴致。

    张方杰倒没那么认为,看到王思妤没吭声就已经高兴起来:“那说定了啊,思妤,到时候我来接你。”顿了顿补充道“还有振哥。”

    “那就这样先了,我先走了啊。”张方杰感觉自己的脸充血烧得不行不行的,看着还在犹豫的王思妤唯恐她拒绝,转落荒而去。

    “你怎么不拒绝他?”王思妤跟王振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狠狠道。

    “我以为你会出头拒绝他。”再次同声,这时候‘兄妹俩’表示出无比的默契,于是两人又同时无语。

    王振递给妹妹一个遮阳帽,上了车,示意她坐到他后,发动车子往外开去。

    临出小区时王振忽然说道:“那小子从小就暗恋你,这明显的打你坏主意呢!小妹你可千万别去。”

    王思妤一听就囧了,这他妈的神马事啊!?

    “到时候再说吧。”王思妤郁郁道。

    电动车驶出小区进入车道,加入车流。

    拥有曾经相同灵魂的他们都没有有事无事逛街玩的习惯,王思妤建议直奔书店而去,立马得到了王振的高度赞同。

    桂城也是全国十大人居城市之一,为了适应‘人居’这一定义,发展旅游产业,当地政/府在桂城的房屋除标志建筑严超过八层,超过八层的必须架设电梯……不得不说人的大脑无穷尽,除非没办法,桂城许多的七层半的楼房比比皆是,‘半层’即到七层后在不临街的那一面建一半留一半,好在那‘半层’多弄上来当地民俗一样的勾檐水榭,煞是美观,倒也不算影响市容……桂城的绿化面积也相当广,道路两边的绿化带比别的城市宽了近三分之一不说,连道路中央的隔离带都是由花草跟低矮的树丛组成。

    一路上都在绿树掩映之下倒也不会很,作为人居城市,大街道路上多得是慢悠悠休闲的人,电动车这样不用驾照也不吃油的东西,往往跟人走到一条道上,所以王振车开得并不快,等到来两个街区之外的书店,就用了半个多小时。

    王思妤心想,若不是因为张方杰或者路上耽误了些时间,或许不会那么难受。

    王振心里想的只有更多,因为他在一个书架背后看到来跟他说“你一个人要好好的”她。

    两人原本说需要买书本就是借口,如今到来书店又看花了眼不知道买哪本才好,挑着挑着两人就分头行动,寻找着感兴趣的书。

    事就是那么巧合,当王思妤从书海中抬起头找寻王振的影时,就看到王振正跟她面对面站着,谁都没有说话,彼此就是那么静静地看着。

    王振的心很复杂,那个说过要走了的女孩,在这一天如此巧合地又面对面对视着。他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对面的她亦如是。

    似乎两个人都在等待对方先将头扭开离去,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动。

    毕竟他们曾经拥有过彼此,只是想着离开,就会心痛。

    离开有很多种理由,王振知道她离开自己一定不是她原本所希望的,因为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中,没有鄙夷,也没有厌恶,只是静静的看着,将她的不舍传达给他。

    “你还好吗?”良久,她最终还是先开了口。

    王振觉得这个问题很复杂,回答不好的话,又怕她心疼;回答好的话,没有她的子里哪里好?于是他只能沉默以对。

    “对不起。”她说。

    “为什么?”他说。

    曾经也如其他侣一样海誓山盟,也想过与之携手,如今却分隔在书架的两边,轻声细语的对话。王振只觉一阵揪心地疼。

    她清丽的面庞闪过后悔,闪过愧疚,最终定格在决然,她摇摇头似乎想甩去纷乱:“因为我害怕等待,我不可能不去江南大学,四年,我等不了的,我们都还年轻……因为我怕你等待,有人在等我注视着我可我不能在他边……我难以承受那种感觉,所以……对不起……”

    “是这样吗?”王振沮丧道,喃喃着说:“原来是这样,我们都等不起那么长时间……”

    忽然王振想起些什么:“青青,你敢不敢等我一年,一年之后我一定去找你。”

    “一年,为什么?”她有些诧异。

    “你不用管,到时候我一定去找你。”王振激动地说道,却不敢跟她直言他将要留级一年,一年之后再考,他准备也报考江南大学,那所全国四大之一的江大。因为他到底还是怕她看不起他,因为到时候,他就是她的学弟了。

    ‘至少让我最后面子再保持一段时间也好。保持一年就好,到时候站到她的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王振想着,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她似乎被这样炽的眼神灼得有些害怕,她先是摇摇头,又是点点头,慢慢地向后倒退……一个急促地转,她捂着面庞向外逃去,消失在王振的眼中。

    从开始到最后,他们谁都没有绕过书架,站到一起。

    谁也没给谁一个郑重地承诺,来维持他们之间的感。

    硕大的书店,连绵如稻地书架中,王振失魂落魄的站在中央,旁若无人。

    他不曾注意到,在他的后一排书架之后,一个小的体亦如他一般微微地颤抖,高高的书架,也藏不住她那张苍白的小脸。

    王振很伤心。

    王思妤的伤心却是他的两倍。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我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