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我妹,竟然还不是亲生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错爱蔓延 书名:我是我妹
    第一章竟然还不是亲生的!!!

    “不要烦我,打死我也不会留级!”伴随着大吼,‘砰’地一声王振的摔上了门,任凭父母亲如何在门外述说,他管都不管。

    时值2011年6月24,就在一周前,王振得到了自己高考的成绩单。

    虽然王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有几斤料,肯定与国内四大一流大学无缘地他果断选择料方海市的一所二流大学,即使如此,王振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高估了自己。刚考完语文的那天他就觉得不对劲,感觉自己的作文似乎出了些问题有些跑偏,可他又觉得自己进入二流问题不大。只是没想到啊,他想到了过程,却没想到结局。

    原本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般的惊险,可王振没想到自己就是其中落水的一个。

    几天前的同学聚会上,看着同学们欢声笑语,他感觉自己练头都抬不去来。

    桂城十八中是桂城的第一市重点高中,从这里毕业的,至少都是二流大学以上。少有落入三流的同学,家庭都不会太差,最终的结果都是殊路同归。

    在桂城,王振家也算是中产阶级,父亲开了家小酒楼,母亲是一所小学的教师,咬咬牙,也是能将王振送入一所二流大学就读的。

    但是王振坚决不同意,他害怕进入大学后当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问起,那是何等丢人的事啊。在同学会上,同学们问起他的成绩和择校方向,他落荒而逃,差距理想分数线足足将近二十分的成绩,让他何以堪?

    然而在今天,父母亲又告诉了他一个更加令他难以接受的消息。

    “留级吧,再充实一年再考。你妈帮你在教育系统托了好多关系才求来的。”王振的父亲王国庆尽量作出和缓地口气跟他说道。

    话刚出口,几天来落榜的压抑下王振爆发了。

    留级?开什么玩笑?让我求承受曾经同学的鄙夷也就算了,难道还要我求承受以前的学弟们的鄙视吗?不要,坚决不要!

    “我不需要!”王振黑着脸硬邦邦地说道。任凭母亲在那长吁短叹也不无所动,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他只能冲回房间里摔上门。

    听着门外父亲的喝骂,母亲隐隐地抽泣声,王振心里也是揪心地疼。

    不是不理解父母亲的心痛,而是他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王振扑倒在上,用枕头压住自己的脑袋,也压抑住自己的泪水。

    他怕自己的泪水一旦掉下来,就再也不能保持自己那可笑地‘坚强’。

    门外的声音渐渐小去,隐约间听到父亲对母亲的安慰“让他一个人安静会吧,让他好好想想……”声音渐渐远去。房间里的王振一动都不想动。

    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忽然想起,王振抬起僵硬的手臂将它拿在手中。

    手机是考上十八中的时候父母给的‘鼓励’,拿着这样的手机,王振心中又是一阵莫名地伤感。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

    高中时代一向是青激昂的时代,窦初开地他们,与异同学之间发生点小暧昧再正常不过了,即使他们都知道,在高三之后,绝大多数人将各奔东西。

    王振与他的她比所有人走得更前面一步,在某个放课后的时间,他们拥有了彼此。至少王振认为,在那神圣地一刻,他们拥有了彼此……也是那一刻后,王振认为他与她讲再也没有隔阂。

    她也是唯一知道王振成绩的同学。

    电话接通,对面是良久的沉默。

    即使可笑,他们一直认为他们彼此着对方。而如今,是他们的判决地时刻。

    或许是一分钟,或许是一个世纪,电话中终于传来了一个温婉地声音:“阿振,我要走了,方海的江南大学。”

    “我知道。”王振说,他忽然觉得此刻的自己竟然出奇的平静。

    “我走后,你一个人要好好的。”她说着,声音颤抖着。尽管不舍,但是人总是想着往前。

    一个人?好好的?王振呆呆地握着手机,电话里是催人心碎的忙音。

    这算什么?

    王振的眼泪终于压抑不住,瞬间迷茫了整个眼睛。

    他哭泣着,从压制着地抽泣变成最后的嚎啕大哭,似乎是想将一辈子的眼泪,都着这个时间里流干,伴随着地,是心底里无尽地迷惘与对未来的恐惧。

    哭着哭着,泪水打湿了枕头。哭到累了,放纵过后的王振蜷缩着体,趴在上沉沉的睡去。

    这也是高考过后,王振的第一次安眠,尽管睡梦中的他还会不时地伴着眼泪抽抽鼻子。

    ………………

    “嗯?”沉睡地王振终于醒来,这样无梦的安睡是多久不曾有过的了?下意识地拿起枕边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16::42,期依旧是6月24

    原本以为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久到能到第二天的王振,嘴角勾起自嘲地笑了笑,太久没有良好的作息,连生物钟都乱了么。

    高三的压力最是摧残祖国的花朵,睡醒低血糖也是王振高三后才出现的状况。一个让他讨厌的状况。

    他很讨厌自己起后那大脑犹如一团浆糊的感觉,那会让人丧失最基本的判断力。

    但是这也只是他清醒过后才会有的想法,刚睡醒的王振犹如梦游一般地无力地行走着,不期然砰的一声居然一头撞在墙上,好歹让他清醒了一些。

    “嗯?这么搞的?我进的是客房?”王振疑惑着。

    王家的居所是一个小区里的商品房,除了主卧室之外,另两个房间是并排在一起的,所以两个门也是并排的,王振平时用的房间,靠着客厅,门开着墙壁左侧,属于左进右出,另一间房一直都是空着的,作为一个三口之家,这样的房总归能空出一个作为客房,方便接待串门来玩的朋友或者亲戚。

    如今王振一觉醒来撞在墙壁上,让他诧异地发现自己走反了,房间的格局完全是跟自己的房间相反的存在,这只能说明自己是进了客房。

    “怎么搞的?连自己的房间都分不清了么?”王振自嘲地想着,一场失意,仿佛忘记了所有。

    也差不多多晚饭的时间了,连午饭都门吃的他肚子咕咕直叫,调整方向走到门前开门出。

    就着那一瞬,王振惊呆了。

    门后的半镜,倒影出一个完全陌生的影。

    一个女孩子的影!

    “这是……”王振瞪着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我?”

    镜子里的女孩,有着一头柔顺地长发,直到腰间,宽宽地额头,大大地眼睛,翘的鼻子,以及一张粉嫩滴的小嘴。能够映着镜子里的上半,能够看出来女孩子已经开始发育了,至少前微微的隆起告诉王振女孩发育得并不算晚,纤细的腰支撑着玲珑地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镜子里的女孩子都是一个美人胚子。

    即使是现在,镜子中那粉雕玉琢的模样,就已经有着勾魂摄魄地痕迹,哪怕她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王振的手还搭在门把上,门把的清凉让他先是觉得自己的手变小了,甚至不能将门把完整的扣在手中。然后才是发现自己矮了不少,以前自己的高将近170,开门的时候手多少都需要垂下一些,而如今他不得不抬起一些。

    大概一米六这样子吧。王振心中先是得到这样一个答案。然后才是从心底里冒出一阵恐慌。

    这是我?

    不对,是这个女孩子是谁?为什么我成了这个样子?我变成了这个样子爸妈还认识我吗?爸妈不认我了我这么办?怎么生活?以后会怎么样?

    无数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让王振头犹如炸开了一个纷乱,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恐慌,还有无尽的彷徨无措在心里蔓延。

    这个样子,这个样子……王振颤抖着,冷汗不冒将出来,

    怎么会这样!这样的自己,算是谁?

    对父母认可的诉求与对未来的无措几乎让他崩溃。

    举起右手,尽管举起的手白皙而纤细,现在王振肯定即使是这样的一只手,一拳之下,也足够让眼前这面让他产生幻觉的半镜落个粉碎骨的下场。

    然而就着王振将以拳挥出的一瞬间,一抹思绪猛然的着脑海中响起。

    “我是王思妤,十五岁半,今年刚考上十八中。”这思绪来得突然却不突兀,仿佛是王振自己的想法。

    自己的想法?

    不对,这肯定是这个体以前主人的想法。

    或者唤醒这体以前的记忆会有些帮助。

    王振这样想着,拼命地想着起挖掘其他的思绪。盯着镜子,看着镜子里的影,想让镜子里的女孩给自己一点点提示。

    十分钟过去,王振却不能想起哪怕一点点东西。

    那句对自己心份的思绪,就仿佛是他自己的想法般翻起又沉寂却不能给他那么一点点帮助,反而是盯着镜子里的女孩子,王振不经意间居然产生了“我王思妤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奇怪想法来。

    这种莫名的认同感,让王振几崩溃。

    “冷静!冷静!王振,你给我冷静下来。”王振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轻轻的扭开门把。

    也许外面有什么可以帮助自己的呢?他这样想着,轻轻打开了一丝门缝。

    王振斜着体,小心翼翼地探头从门缝中往外看去,客厅中的声音随着他打开门而传了过来。

    爸妈还在家?他一下不敢轻举妄动了。

    沉下心来仔细听着父母着说些什么。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倔呢?说来说去都说不通,好像我这做你爸的人还会害你不成?”

    然后是母亲的抽泣声,和她断断续续语句:“妈为了你,人都丢完了,你不想去普通大学读书,你就好好再复习一年有什么不好?”

    “就是,你妈为了你牺牲那么多,你就不能体谅你妈一下。”

    “你要什么怎么说出肯听?”

    这是再说谁呢?王振莫名其妙地听着父母的话。那些语句,怎么着也是该对自己说的吧,现在自己还在房间里呢!他们又在对谁发着牢

    王振振疑惑着,忽然客厅中传来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个让他惊骇绝的声音。

    “不用说了,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听。爸,我不读书了,我去酒楼帮你吧。”

    王振听得那声音,脑袋猛的就是一晕。

    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那简直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不,那本该就是自己的声音。

    这让他有了一个无比震惊的结论……原来的自己,不是不见了,而是,自己独立出来了。或者,曾经的自己,被复制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而真正的自己,却成了王思妤!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王振喃喃着,摇摇坠。

    “怎么说都不听是吧?去酒楼帮忙?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你能做的,就是好好给我滚会学校读书,好好考个大学!啊!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你妹思妤给我留点脸面?我怎么就生了你怎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嗯?真是亲生的还不如抱来养的!……”父亲的声音着客厅里咆哮,犹如台风般激烈,那愤怒的咆哮,却着攀登到最高点的时候忽然被人打断,然后是母亲急促却又刻意压制地小声。

    “不要喊,思妤在家……”然后是母亲低声絮絮叨叨的声音。

    话语中的信息,将摇摇坠的的王振最沉重的一击,扑通一声一摔倒在地,不小心碰到了门边的书架,书本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好么,原来的三口之家多出了一个人,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成了家里的新成员‘王思妤’,而且还是父母都承认的家庭一成员。

    然而更重要的是,原本好好的父母,却已经不再是自己亲亲的父母了,在他们的口中,自己只不过是抱养来的。

    “我是我妹妹?竟然还不是爸妈亲生的?”王振摔在地上,瞳孔因为的震惊而失去焦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我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