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最艰苦的‘训练’

    “为女人,万福之礼必不可少,言将军,请看着本宫的动作。大文学第一步,双手轻轻搭于左胯处,笔直站立不动。第二步,右脚后支不可超出裙摆之内。第三步,需庄重缓慢地屈膝并低头,微微俯,口称‘皇上万福’。起时不可过快,也不要使发部的步摇相互碰撞发出声响。”皇后一边说,一边做着极其标准的示范。懒

    云落霜靠在猡蠐上嗑瓜子,听着皇后平静的声音直想笑。可怜的言绝色!只可惜看不见他此刻面部的纠结状况,要没瞎,那估计会很好玩。

    “皇后娘娘,人家能歇一会儿么……”言绝色哀怨的揉着发酸的小腿,咬着唇说道:“还有一天呢,能不能不要这么赶嘛……”

    “将军,今落之前还有饮水用膳,言语与行走要学。这是最基本的,本宫也就只能帮你这些了。”皇后依旧很温柔的笑着,唇角上扬起的弧度极为令人舒心。言绝色突然想起来,皇后的笑从来都是这样温文尔雅的,嘴角的弧度似乎从没有往上或往下一毫。

    是要练多久才能练得那么淑女啊……

    言绝色叹口气,受气小媳妇儿似的接着往下学。大文学

    而云落霜也有她要做的事,那就是学武功。

    自从猡蠐不愿认她为主之后,云落霜就决定要学武功。据说云迟烨的武功是言绝色教的,而言绝色目前要准备着‘淑女恶补’没空教她,所以能教她的除了云迟烨,就还有颜寞雪一个。云迟烨为皇帝,每天很多事忙不过来,教武功这差事,只能落在颜寞雪这个‘闲人’上。当然,云迟烨的占有很强,不会许这两人有太多体接触,所以况就是颜寞雪教针法,云落霜在一旁学。虫

    扎不扎得稳,那就要看云落霜的了。

    “开始吧。”云落霜捏着手上三根针,起站在颜寞雪对面大约五米处。

    “铃铃铃!”三只银铃被抛起来,云落霜屏住呼吸侧着头聆听找感觉,黑暗中,三个方向的感觉尤为强烈。一针一针扔出去,实际上一根也没中。

    “扩张感觉。”颜寞雪见着三针都落空,面上一点反应也没有,在他看来,没有三年是练不好这些的,云落霜的失败,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大文学

    “哦……”云落霜点点头,站稳了接着等铃声。

    “铃铃铃!……”颜寞雪把十只穿了线的铃铛分到两手,同时甩动起来,面对着云落霜犹豫不决的握针,手上的铃铛更加加速着交替甩动。

    扩大感觉,运用听力……

    云落霜深呼一口气,仔细分辨着铃声的来源与响动的频率,计算无误的话,应该是……八只?

    “嗖!”“当!”两根针同时朝着一个点用劲儿,只听见银针和铃铛擦边的声音,然后便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

    “再来。”颜寞雪捡起地上的针,随手一抛便划破了被微风吹拂起的绿叶,稳中中心。

    从正午到黄昏,这两组人在不停的练着种类不同的两种技法,一边是礼仪,一边是发针。

    云落霜很想说,她听到铃铛响的声音就想扎人!偏偏颜寞雪武功巨好,她连他的衣角都够不着,更别说用针扎他。

    言绝色也极其想抱怨,早知道学这些这么痛苦,他就不应该答应!更要命的是他就不该装的那么娘……这倒好,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只要一想起云落霜脸上那诡异的笑,他就一鸡皮疙瘩全起来了。迟烨哥哥到底怎么想的,居然真的下了旨给他让他代嫁……

    而最累的莫过于皇后和颜寞雪两人了,一个要不停地用最标准的礼仪去训练人,一个呢,又要一边防着针的攻击,一边指导功夫。

    到了晚上,锦澜苑本就不大的地方,全被四人能用的都用了。

    “针法我先自己回去参透吧,你也累一天了,去休息吧。”云落霜扶着栏杆,慢慢坐在青石地的台阶上,托着腮对颜寞雪说。

    “你……不回去么?”颜寞雪看看天色,神微变。

    “我?”云落霜揉了揉胳膊,说道:“算了吧,今晚我在阿岚这儿借个地方睡吧,坤月太远了,我懒得过去了。”她现在很困,有个地方睡就行了,别的就不求了。

    张张口,颜寞雪本想再说些什么,到后来却打住了,道声告辞之后就提着剑离开了。

    云落霜听着脚步声远了,托着腮也没事干,又听着皇后小声而缓速的声音,实在是困得不行。

    “猡蠐,要不一会儿我去你那儿睡一觉?”云落霜听见狮吼,小声地问了一句。

    但让她无比郁闷的是,刚才那声狮吼正好是猡蠐每每要睡觉前的一大特征。于是……她说的话被彻底无视了。

    这个时候,她突然有点想云迟烨。

    他在干什么呢?是还在为倾城的事和丞相对吵,还是在批他那堆得跟小山似的奏折?

    对哦,他是皇帝嘛,有事是应该的!谁跟她似的大闲人一个,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养肥了送屠宰场都不一定有人要。话说云迟烨那厮,从穿越到现在她就真没见他办过正事,一天到晚除了例行上朝,批折子就是一口一个霜儿,一口一个妃地调戏她。今天突然不来缠着她了,她倒是真有点想他……

    呸呸呸!

    云落霜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嘴,好死不死的想他干嘛?那个可恶的男人!老娘的贞洁断送在他丫的上了,他还好意思带着自己的三宫六院跑她那儿嘘寒问暖去!不过话说回来,她迟早都是要走的,以后云迟烨怎么样,她是管不着也懒得管!

重要声明:小说《色妃有喜:皇兄,扑倒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