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丞相来提亲?

    皇贵妃侍寝落红,在坤月连睡两的消息以星火燎原之势传遍了整个后宫和朝廷。大文学

    如今泡在浴桶中不断刷洗的云落霜已经把化悲愤为力量这个词语演绎到了一定的境界。

    而她这个力量,就是宁可把上洗掉一层皮,也不要对着这乌青斑驳青紫交加的子。懒

    该死的云迟烨,前天是有多‘卖力’?!居然把她折腾成这模样!全上下,一点好地儿都没有,都快散架了似的!

    云落霜一边猛用力搓洗,一边发怒拍着水,可怜的夏芝又不敢闪躲,只好任由她泼出来的溅了自己一。“娘娘,这应该算好事啊……”

    “好事?!”云落霜猛一回头,把夏芝吓得倒退了几步。“娘娘您得这么想,陛下的宠那是多少娘娘求之而不得的呀。”

    求之而不得?我去你大爷的求之不得!

    “他那是典型的沙文猪,你别跟我提他!”云落霜揉揉腰,又说道:“过来帮我擦一下,我要出来了。”

    “哦,奴婢明白。”夏芝正要去拿干毛巾,却发现他们敬的皇帝大人正蹑手蹑脚的挪了过来,见她惊讶,云迟烨只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夏芝立刻明白了,退了出去。

    拿起盥洗台上的毛巾,云迟烨走过去,在她精致的锁骨上点了点,慢慢擦开。虫

    “夏芝你什么时候擦个子都这么磨叽了?”云落霜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某人顿了顿,勾起一丝邪笑,手上麻利了点。

    “嗯,再帮我拿件衣服吧,我要出来了,水凉了。”云落霜见上面擦得差不多了,撸了撸头发甩到前,就打算要站起来。

    云迟烨却是不动,像是欣赏一样看着她的子曝光在他面前。大文学

    过了许久,云落霜都没听见有动静,不免疑惑的问了问:“夏芝你人呢?”

    “她不在。”云迟烨随口接道。

    “你你你!……”云落霜赶紧捂住光,一腿跨回来坐到浴桶里,惊叫了几声你,也没下文了。

    “别挡了,你的子,还有哪里朕没看过?”云迟烨对她这动作略微皱眉,接着一句流氓似的话语让云落霜很想很想一板砖拍死他。占了她的子还好意思说?!

    云迟烨你个死流氓臭流氓!老娘跟你拼了啊啊啊啊!

    云落霜柳眉倒竖,一副要抓狂的模样逗笑了云迟烨。

    走到浴桶边,把她从桶里拉出来,同时飞快的抓住她要甩出来的一巴掌,叹息一声,在她耳旁极其温柔的问:“上好点没有?还疼么?”

    “呃……”云落霜深感意外,他这不咸不淡的关心到底啥意思?打一巴掌给你一甜枣?

    “不劳皇上您关心,臣妾子好……得很~!!”云落霜故意拽起了酥骨的小调调,但下一秒就变了脸把他推开,“满意了么?满意就忙你的去,别在我面前晃悠,烦死了!”

    “呵……”云迟烨见她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有些恼怒的话也憋了下去,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瓶子递给她,说道:“这些药,让你的婢子帮你好好抹点。”

    呃?……

    他不是应该转就走或是大爆粗口么?

    咋的,强上她一次就转儿了?!

    “我才不要……”云落霜说着,却发现屋里已经只剩她一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作势要扔出去的手顿了顿,终究撇撇嘴大声喊着让夏芝进来帮她穿衣服。大文学而那瓶药,便被随手放到了桌上。

    其实,真的很痛的……

    云落霜捂了捂腰上软和被蹂躏不浅的口,随着夏芝帮她弄上衣服,然后等穿好了扶着夏芝的手慢慢地往侧过去。

    正离侧不远,走五分钟的路程就能到。此时的云落霜只需要一个好好的休息,而正乱成那模样,她还是敬而远之吧!却不料此时,侧外柯公公又急三急四火烧股一样扯着嗓子就来了。

    打了个哈欠,云落霜伸伸懒腰传话让他进来,却还没等到宫婢去传报,柯公公就连滚带爬的滚了进来。

    “皇皇……皇……贵妃娘娘,您快去趟乾极吧,出……出事儿了!”

    出事?能出什么事?云迟烨闪了腰了还是折了腿了还是太监了?

    “哎哟,这回麻烦大了啊娘娘,言姑娘惹了司徒家大公子,逃到宫里来了!”柯公公见她还是一脸不关心和无所谓,不免大了点声音。

    “倾城惹了司徒裴?”云落霜挑眉,司徒裴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霸王,印象中司徒裴四次抢女人抢到她公主府上去了,云兔兔太柔弱,就把那四个女人给他了,经过这事,这厮更加变本加厉,完全就一恶棍。也不知道老丞相是怎么教出来的这么一儿子。

    “等会儿,是云迟烨让我去的还是倾城让我去的?”云落霜琢磨了一会儿,问了这么一句。

    “哎哟,当然是言二小姐让您去的呀,皇上刚刚在御书房跟丞相互驳,哪儿有空啊。”柯公公叹息一声,接着说:“刚刚皇上百忙中给您送药过来,回去就和丞相又吵上了,奴才也没办法,只好过来让您处理一下言二小姐这边的事儿了。”

    百忙之中给她送药?

    云落霜面上表微变,云迟烨他还有这份心呢?莫不是想让她养好了再给来一次?

    算了吧,她还是这样好,一会儿回来让夏芝赶紧把那药扔了去。

    “娘娘,娘娘您想什么呢?”柯公公见她面上表呆滞,又不是像中邪,手在她眼前晃晃,突然又想起来她失明了,跺了跺地之后,柯公公不顾礼仪的拉了拉她的袖子。

    “啊?……没想什么,你不是说倾城她躲人来了么,现在在乾极是吧?那你把拂尘一头递给我,你牵着我过去得了。”云落霜回过神,勉强笑了笑把手伸出去。

    “娘娘请。”柯公公小心地把拂尘一头放在她手中,三步并作两步的往着乾极过去。

    走了约摸三柱香功夫,终于到了乾极。云落霜还没站稳就被言倾城结结实实的给抱了个满怀,然后在她脸上大亲一口,激动的说道:“落霜你可来了!我等你半天了!”

    “呃,我……”云落霜被她的给弄得愣了半秒,摇摇头后示意她进去说。

    “咋回事儿啊?”云落霜坐在雕花椅上,一边摸着这古代精良做工的扶手,一边问道。

    “是这样的,倾城丫头前回言府,路上遇见司徒大公子和他的随从欺侮一个老人家,并且调戏老人家的女儿,一时激动就出手把司徒大公子一掌拍飞到了地上,但是司徒公子似乎没有生气,反而对倾城刮目相看,上言府提亲去了。言将军收了东西也没表态,这事一直耽搁到了现在。”皇后皱皱眉,接着说:“倾城刚刚逃过来了,接着丞相也来了御书房去找皇上提亲。”

    呃……倾城不算国色天香,怎么能让司徒裴给看上?要嫁过去还不糟蹋人吗?

    “现在不是闹翻的时候,皇上气归气,但是也没办法。国力和权力大部分都在丞相手上,皇上也没多大办法。”皇后苦笑,坐下吩咐彩月去沏茶。

    “我想,这应该是个一箭双雕的事儿吧。”云落霜抿唇,开口道:“倾城本来就是个美人儿,子应该算是对司徒裴的胃口,第二个嘛,丞相想要兵力,现在他手上只有钱和权,没有实力。而朝中兵力三分,杨家白家和言家三份力量。杨家那极品嫁到宫里来了,这力量就被云迟烨给控制了,言绝色本来就是宁王,和云迟烨关系好,而白家是出了名的忠君效主,三分力量相当于都在云迟烨手上。如今能够娶了倾城,那就能让言绝色乖乖地听话。”

    她脑子可不是摆设,有些事儿想想就能出来,只是她懒得动脑子罢了。

    果然此话一出,皇后和倾城的目光就被她给吸引过去了,连连赞是。

    “啪啪啪!”门口越来越近的掌声传来,云迟烨一紫衣踏着轻功飞而来落在云落霜边,然后手一用劲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下。

    这动作只用了三秒就完成了。闻着熟悉的龙涎香,云落霜攥拳咬牙,手乱动。

    “妃分析的和朕想的一样。”云迟烨按下她的手,说道:“朕过来问问倾城的意见和你们的主意。”

    “言绝色怎么说?他当家啊……”云落霜挑眉,不着痕迹地把云迟烨放在她腰间的手扒了下去。

    “绝色在府里呆着,什么话都没说。”云迟烨把手往她腰上摸去,警告似的微掐了一把。

    “没说?!”云落霜瞪他一眼,对着言倾城站的方向问道:“你哥是想让你嫁还是不想你嫁?这事儿迫在眉睫了你哥还悠闲自得的,他什么意思啊?”

    “我觉得吧……我哥,是在保护我。”言倾城撅撅小嘴,对着手指轻声嘟囔。

    “嫁了得罪云迟烨,不嫁呢,又得罪丞相。索扛着不动,看事发展。”言倾城一语惊人,迷糊的子终于清醒了一回。

重要声明:小说《色妃有喜:皇兄,扑倒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