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将乱.伦进行到底!

    云落霜握拳砸过去,同时大喊道:“你放开!……要脱臼了!”

    “那就脱了吧……”云迟烨戾气未减,手上更加用力,直到听到了骨骼轻微的响动,突然松开手,换做扣住她后脑勺的动作,她直对他的眼。大文学

    “你松开!”云落霜揉了揉疼痛不已似是要断了的下巴,没好气的砸了一下云迟烨的肩,这一举动,让云迟烨的火蹭蹭的往上钻了不少。懒

    “连朕都敢下手,云落霜,你胆子倒是不小哇……”云迟烨扯着她的头发,站起大手一捞把她从地上拦腰抱起来,紧紧锢着她乱踢的腿和不安分的手。

    “你要带我去哪儿?”云落霜雨脚如麻的拳砸下去,云迟烨权当是挠痒痒了,毕竟是个女人,她没有多大力气。心烦意乱之中,云迟烨加快了步子,仍没回答她的问题。

    去哪儿?……他好像也没想过。

    只知道当时看到云落霜和言绝色两人骑在墙头上似是要翻墙离开的时候,他的心很乱,就怕她从此离开找了找不回来。前看见言绝色,她和颜寞雪共处一室时本就烦躁不已,幸好皇后在,他倒没往歪处想。如今这架势,只怕当时他的霜儿就已经在想着要和言绝色私奔去了!

    等等……私奔?

    他怎么会用这个词?

    云迟烨暗咒一声,抱着云落霜时手上用的气力更大了些。大文学虫

    “不是要跑么?那朕就要你一辈子跑不了!”云迟烨邪肆妖魅的脸上出现的噬血笑意不断加深,云落霜虽然看不见,却能强烈地感到他的可怕,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你怕朕?”云迟烨感受到她的颤抖,不由眯了眯眼。

    “是个人都怕!”云落霜顶了一句,过了半秒又说,“即使你是我皇兄,咱俩十多年相处,我也照样怕你。”这话是原版的云兔兔说的,她可一句没改过。

    “皇兄?呵……”云迟烨像是听了什么刺耳的声音一样,眉心忽然紧皱,鸷的笑声慢慢从腔传出。

    “你是朕的女人,何需怕朕?再者,作为朕的女人,你似乎少尽了一项为人妻的责任!”

    “谁说……”“嘭!”

    坤月大门被云迟烨一脚踹开,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木门一下子应声倒地,摔得粉碎。

    出来看的薇儿和夏芝匆忙行了礼后,只见到云迟烨暴怒着抱着她们可的贵妃娘娘来了,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生这么大气。难道,是为了娘娘?

    面面相觑了好久,两人叹息一声,悄悄地跟上了。

    云落霜被颠着抱回了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云迟烨毫无怜惜地甩到了上。大文学

    下一秒,便有人欺而来,压在了她上。

    “喂,你做什……唔!”云落霜刚一开口就被云迟烨用啃咬式的吻给堵了嘴,那哪儿叫亲吻?那简直就是发泄一样地啃!云落霜扭着子想要推开他,却奈何男人的劲儿本来就比女人的要大,捂着摔晕了的头迷迷糊糊的被吻得窒息。这样粗暴的品尝,慢慢地云迟烨也沉迷在了其中,他是享受,但下的女人已经没气儿呼吸转而猛捶他的体了。

    “咝……”布料撕碎的声音让云迟烨微微眯了眯眼,从成婚到今,他是第二次见到她洁白美丽的子。一瞬的贪婪后,云迟烨按住她的手脚,一把运力扯碎了自己上的负担物件,随手抛到了地上。可怜兮兮的布条无声的诉说着主人的……凶暴。

    “你这是乱.伦!快放开我!出去!”云落霜声嘶力竭的喊声却没让他起一丝一毫恻隐之心。微微皱眉后,他冷笑,“那就将乱.伦进行到底吧!”

    云落霜手脚被缚,又看不见东西,濒临绝望中双腿乱动企图想要摆脱他,却突然发现,抵在她大腿上的那异物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霜儿,可真是磨人啊……”云迟烨喉头微动,俯在她耳垂上啃咬,一手抚上她柔软的小桃子,一手在她纤细的腰上来回抚摸。

    云落霜当然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挣扎得越猛,那抵在她大腿根部的玉柱越坚硬。他微微看着她光洁嫩白的子,香汗淋漓更显妩媚的子,一声邪笑抱住她往内滚了两圈,换成了跨坐在她上的姿势。一口下去吞住她前的柔软,不断地轻吻与挑动竟惹得云落霜上也来了反应。

    酥酥麻麻,仿佛有蚂蚁在爬动,排斥的却又想要更多……

    不自的轻吟出口,云落霜忘记了要一拳捶开他,直到那一柱擎天之物彻底顶在了她的花蕊上,她才如梦初醒的从沉迷中醒过来,双手本是对着他的膛要打下去的,却被.之中的他不耐烦的伸手钳制在了她头顶,吻与揉捏不断点火,专注于她前两颗甜蜜的小桃子。

    辗转与抚摸让云落霜限于恐惧排斥与醉死之中。一边想着不要,一边子的原始反应却是想要的……

    急得满头大汗,云落霜本能的提腿要去撞,却被本就重心不稳的云迟烨双腿一滑直接坐进了她紧致湿滑的花蕊之中猛力入!

    “你是朕的……是朕的!”他半梦半醒间低沉而喘息着说。

    突如其来的剧痛之间,云落霜分明听见了少年君主霸道的话语。

    撕裂,撕裂!她眼泪抑制不住,簌簌的落了下来。呼痛出声,云迟烨犹豫了半秒,选择了以吻封唇!

    “唔,你……痛死……我!下……出去……!”云落霜哽咽着断续的说出这些话,连呼吸都格外艰难。

    只是痴醉.中的男人,哪有那么容易就听了她的话?放开?那是妄想!

    云迟烨攥住她的纤腰,开始了猛烈的进。

    “啊!~”本来是疼痛难忍的叫声如今千般媚她真想羞死过去算了!而云迟烨实在忍不住了,迷离的目光在她痛苦的小脸上停了一瞬,轻声微叹。慢慢加了速度,低吼一声,便带她从痛苦之中跨越上了云峰。

    “嗯~啊!~~”始终是女人,生理的飘然舒适卷埋了她的理智。彻底沦陷前,云落霜在心中默默叹息。

    云兔兔,对不起……

    “啊……”一个猛力进,玉柱似在找寻她最温暖的暖巢一样,往里不断探寻,不断深入。一股暖流从那坚硬硕大之中泻出,喷洒了整个花田。“不……不要……”云落霜迷离缱绻间微微启唇,像是呓语,又让人不真切。

    粗壮之物高速的抽动,使云落霜本就模糊不清的话再一次被盖过。

    “可朕说要……”云迟烨缓缓低在她耳边喘着粗气魅惑一笑,很满意的看着下女子的状况,总觉得……怎么都要不够她!

    炙子填得满满的,滚烫的子不经大脑就贴上了他,更像是一种无言的邀请,让他更加忘我的穿梭……

    直至一声粗重的喘息后,上疲惫难耐的两人就这样交合着陷入了梦乡。

    是美好还是梦魇,或许只有当事人才能说清吧?……

重要声明:小说《色妃有喜:皇兄,扑倒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