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酒什么蛊

    “唔……”云落霜蜷起子,开始发抖。【www.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更新 最快最稳定】“别,唔……”小声的呓语让颜寞雪冷然俯下去听,依稀是酒,蛊,不要……这样的话语。

    她怎么了?

    酒……蛊?

    颜寞雪面无表的又坐起来,目光望向桌上蜡烛上斑驳的火苗开始沉思。

    云落霜现在的状况,一定不是喝了酒,如果是酒和曼陀罗冲撞,结果会是高级的麻药使她陷入完全昏迷。那样的话,她不会有意识地说这几个字。

    但不是酒,她为何要说呢?

    ———※两个云落霜分界线※———

    “我求你,算是我求你……不要回去,不要回到皇兄边……”白衣白裙惨白着脸的女人蜷缩在地上,抱着膝盖发抖。

    贞子一样的脸看了两天之后,云落霜已经不再介意这白衣女鬼了。只是她的言语,让云落霜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一现代职业装打扮的云落霜慢慢蹲下,靠近她。

    “你总叫我不要回去,可是为什么呢?你们不是好兄妹么?”至少照着这原装货的记忆来看,云迟烨没做什么让她害怕到这模样的事啊。

    “不要回去,不要……”‘她’摇着头,死咬下唇。“那你,你为何要回去呢?……”‘她’反问。

    “我……”云落霜语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好似真的没什么让她非要留下来的理由。

    忠心体贴的夏芝妹子?妖孽霸道的亲亲皇兄?温婉柔弱的翡月姐?还是……让她找不出话来形容的极品小受言绝色?

    云落霜困惑了,好半天,才问道,“那你能让我回现代么?”

    “什么现代?……”抬起水汪汪的眼睛,‘她’溢起了泪珠的双眼不解的看着云落霜。“就是我原来的那个时代啊!”云落霜托着腮纠结了。

    “我……我不知道……”低低的声音空凉的传来,“你既然没有想留下的理由,那为何要留下……”

    多么纠结的一个问题……

    “那,你呢?你怎么想?”云落霜盯着‘她’看了半晌,“就这么死了么?宁可死也不要我替你好好活?”

    “宁可死也不要你好好的活……”‘她’皱着眉重复了一遍,忽然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靠!这姑娘典型一个一问三不知,问了也白问的那个啥啥啥啊!云落霜内心开始抽,她第一次觉得原来人是可以想都不用想就说不知道,想完了还是不知道的。

    “说起来也怪,云落霜,你怎么死的啊?”好吧,对着别人喊自己的名字,云落霜要有多抑郁就有多抑郁地问出了这个困扰她很久的问题。

    “我怎么死的?”‘她’看了看云落霜,呆滞的目光里有一丝闪烁,就在云落霜认为要真相大白了的时候,‘她’又把头埋到膝盖里,声音有些怨的说:“我……真的不知道。”

    “啊?!”云落霜就差脑袋一歪一口血吐出来了,跳起来压着声音吼道:“你不知道你咋死的?你这也忒冤了点!等等,你是在和云迟烨的大婚的时候晕了,是吧?”

    “大……婚”

重要声明:小说《色妃有喜:皇兄,扑倒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