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想看好戏

    也不知过了多久,云落霜看着眼前的云迟烨一个变俩,俩个变三,最后撑不住一脑袋栽下去了。(请 记住www.dukankAn.com)

    毕竟她从小到大没熬过夜,现在都将近现代的晚上十一点半了,熬得住才怪呢。

    幸好云迟烨手快,一把接住了她,不然那一脑袋磕在**的石桌上,明天后宫就该传遍了:某某夜某时,皇贵妃云落霜在镜花湖破相,上门奚落的,瞧闹的,那该是不少了……

    赫连翡月浅浅笑了笑,起标标准准得体大方的行了个万福礼,温婉正色道:“天色不早,臣妾先告退了。”

    云迟烨抬头看了她一眼,最终挥了挥手让她回去了。

    走了不到三步,云迟烨突然叫住她,让赫连翡月愣了几秒,然后调整好淑女的微笑,转过来,低眉问道:“皇上叫住臣妾何事?”

    云迟烨想了想,魅惑一笑,开口道,“朕见霜儿这丫头和你比较贴近,这次宴会又只邀了你一个,所以朕希望你多和霜儿交谈,顺便帮朕问问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赫连翡月咬了咬唇,点了头,“臣妾知道了。这几臣妾定会上坤月帮皇上打听的。皇上若没别的事,臣妾就先告退了。”

    “嗯,没别的事了。”云迟烨看了看天,对赫连翡月关怀道:“分刚至,天还有些凉,多穿点吧。往后你也不用光顾及朕的喜好,穿两件薄薄的衣衫就出来了,多穿点无碍,免得后宫其他女人认为我们皇后买不起冬装,穿不来狐裘暖衣。”

    皇后这才露了笑容,把头埋得更低了点,“多谢皇上关心。”

    “恕臣妾逾越,皇上也记得早些就寝,批奏折太晚了,总归是对子不好。”赫连翡月有些犹豫的开了口,然后咬着舌尖把话说完,最后温婉施了一礼,“臣妾告退了。”

    ———※侍卫们各种惊悚分界线※———

    当他们的皇帝老子抱着一个女人从镜花湖里出来的时候,侍卫同胞们震惊了。

    这个,这个还是他们传说中那位女人如衣物,喜怒无常的少年君王吗?

    那,他如今脸上如沐风,直达眼底的笑意又算什么?

    太……太太太不可思议了!

    云迟烨显然没注意到这些,只是快步把云落霜横抱回了坤月,极其温柔的放平在了凤榻上。

    双耳突然捕捉到什么变化,云迟烨又恢复了平邪魅的模样,沉音道,“绝色,出来吧。”

    “啧啧,还想白看一场好戏呢,这么快就发现我了,到底是你太过敏感,还是绝色的轻功又退步了?”房梁上,言绝色掩嘴低低笑起来,一跃下来站定。

    “有什么事?”云迟烨微微挑眉,转睨着他。

    “自然有事。”言绝色指甲轻抚过腰间折扇,按住之后抛向空中后潇洒的接住刷的一声打开,潇洒而轻薄的边摇着扇边笑,“迟烨你不觉得她大变了么?”

    “她?”

    “霜儿。”言绝色瞥了一眼榻上那位熟睡的女人,撇了撇嘴,“绝色可是记得去年见到霜儿的时候,她很知礼,很胆小,很害羞啊。”

    “如今乖张,调皮嚣张,懂得自保?”云迟烨冷冷一笑,看向言绝色,“这些朕早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色妃有喜:皇兄,扑倒亲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