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旧情人(一)

    显然明月还没有足够的心里准备接受这段姐弟恋,但时间飞快,三个月也许很快就过去,真诚如他,已然张开了双臂等待明月能敞开心扉的接纳他,她又何尝不能坦然面对唐天宇突兀其来的改变呢?

    与其纠结于要不要接受这段恋,不如让时间来决定一切吧。大文学懒

    明月抬头,见唐天宇宛如绅士般的伸出手来,那动作之优雅,之华丽,没有过分阿谀,没有刻意讨好,肃穆冷然的眼神里邪念尽去,单就这一个简单的邀请,友善的,令人想拒绝都难。

    不知是大家的口味变淡了,还是粤味居做的菜真有那么好吃,似乎还没到晚餐的高峰期,饭店里已然座无虚席。

    若是没闻到饭菜的味道,也许还不觉得那么饿,可当阵阵`人的气味扑鼻而来时,明月腹中的馋虫就开始歇斯底里的吵闹起来。

    “我们去别家吧?”

    见前面还有几位等待的客人,明月有些耐烦了,若是继续等下去,恐怕就餐高峰期过了,他们也吃不上这顿饭。大文学

    唐天宇眉头紧蹙,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但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面无表地朝周围看了看,道:

    “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他们家的粤菜很正宗。”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油头粉面的大肚男走了过来,开口谦和,带有恭维的味道,话未出口,手已经伸了出来。虫

    “哎呦,这不是天宇吗?前几天还跟九城聊起了你,他说你就快回国了,我当时以为九城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么不抗念叨,说回来就回来了。”

    俨然这肥头大耳的男人是这粤味居的老板,见他伸出手来十指发光,脖子上也是金灿灿的,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却是故意降低了份,与一个晚辈如此说话,倒也让明月见识了唐氏的名声与威望在B市是不容置疑的。

    “是吗?不过我父亲倒是没提起过你。”

    这话说完之后,眼见老板的脸色愈发青紫,尴尬到他伸出的手不知如何放回原处,俨然唐天宇也没有与之握手的意思,却是一只手牢牢牵着明月的手,另一只手欣然地揣进了裤兜里。大文学

    “店里的生意真不错,还没到六点就爆满了,昨天听家父说起贵店的一品熊掌做的特别地道,今天特意过来品尝一番,似乎来的不是时候,真是遗憾,看来只好去别家了。”

    粤味居,明月听说过,但没来过,却见明档里陈列着各种鲜活的海产品,标注的价格都十分昂贵,鲍鱼最便宜的要上百,最贵的要上千,旁边一品鱼翅羹的价格更是贵的离谱,标价5888元,更不要说熊掌了。

    如此说来在这里吃一顿饭,至少也要上万,虽然她并不差那点钱,但要她普普通通吃一顿饭花上几万元,她宁愿把这钱用来购买漂亮的衣服,而不是吃到胃里,又会随着体内循环系统排泄出去的食物上面。

    巨富的生活真是难以高攀,奢侈与浪费似乎是他们的习惯,明月撇嘴,转而瞪了唐天宇一眼,却见他雍容的脸上正藏着一丝诡异,随即向她投来一道旖旎的目光,温柔道:

    “没办法了,那我们就去旁边那家吃好了,听说那里的燕窝很正点。”

    只见他冲着那男人无奈地耸耸肩,便有掉头离开的意思,这动作来得急速,却与他先前的态度跟口吻并不搭。

    但就在明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在唐天宇的话还余音绕耳的时候,处于尴尬的店老板那猪蹄似的手,在唐天宇转之前一把将他拽住了。

    “哎呀,天宇,你这么说不就外道了嘛,你到我这儿来,还不跟到了家一样啊。”

    “再说了,你刚回来,叔叔还没有为你接风洗尘,你等等啊,我去看看还有没有闲置的包房!”

    尴尬早已被金钱的味道冲淡了,明月从那肥头大耳的男人上看到了人类最虚伪的嘴脸,却是抬眼之际,见唐天宇唇角勾着,微微掀起的眸子里正洋溢着一丝胜利的喜悦,看她的眼神也极为异常。

    “去别处吃就好了,这里又贵,又不见得多美味。”

    明月眉头蹙着,有些不悦的味道,却是话说到一半,被他忽然间窜出的手堵住了嘴巴,他的唇角弯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那张英俊的脸已然在她错愕间爬上她的耳畔。

    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听到他低吟的呼吸,这声音,与他之前在医院里趴在她肩头时所发出的声音极为相似,她以为唐天宇要当众吻她,她本能地闪避,脸上也有些火辣辣的感觉来。

    但就在这时,唐天宇纤柔的声音轻轻响起:

    “这店正宗,营养价值也高,最重要的是,对你的体有益。”

    唐天宇总是以这种另类的方式表达他的感,让她有坐过山车的感觉,忽然间上升,又突然间下落,令人实难掌握他的节奏,也极难适应。

    被他戏弄之后,心跳骤然加快,在公众场合她并不在意唐天宇如何看她,而更在意别人的眼光如何看她。

    明月捂着脸,搜索周围每一双可疑的眼睛,在确定没有鄙夷的目光后,将脸转向一边,与唐天宇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也就是这个时候,肥头大耳的店老板横晃着体走了过来。

    “天宇啊,真是抱歉,今天全订满了,但是有一位预订了豪华包间的客人还没有到,我看时间还早,如果你可以将就的话,就暂且委屈你一下了。”

    明月暗喜,或许可以就此提出回家吃饭,哪怕是回家泡面也比面对随时可能分泌激素的唐天宇在一起安全些。

    更何况她不认为以唐天宇的个会为了请她吃一顿饭而委曲求全,但就在她转准备离店的时候,唐天宇却先她一步挽起了她的手,朝粤味居最贵的包房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