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我,你会接受吗(四)

    唐天宇突兀的言行举止总会令人措手不及,好像他的思维非正常人的思维,令人很难想象他下一步要干什么,光是这点就令明月相当的反感。大文学

    “不是说要吃饭吗?带我来这干什么?”

    明月皱眉,眸子里出的光线很不友善,语气中除了掺杂不耐烦的绪之外还有些愤怒的味道。懒

    显然唐天宇没有回答她的意思,倒是信步走到明月面前,霸道的牵起她的手,悠然自得地掠过一家家店面。

    “唐天宇,你神经病,你要带我去哪?”

    大多数的女人都是购物狂,这点明月也不例外,只是此刻的她囊中羞涩,唐天宇要带她去逛商店,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侮辱。

    明月在后面用尽全力想要摆脱他的手,却是徒劳,他的手的力气大到远远超乎她的想象,任凭她如何挣扎,最后的结局还是乖乖跟着。

    “你个变态,你个神经病,这就是你的改变吗?让我做你女朋友休想,门都没有,大骗子,王八蛋。”

    明月懊恼极了,愤怒之下,肮脏的话也一连串地说了出来,却是声音大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直到周围有人慢下脚步而投来诡异的目光时,明月才恍悟刚刚的行为有多失态,多愚蠢。大文学

    猝然之间脸颊红了起来,但在这个时候,围观之人当中也开始议论纷纷。

    “看那女的,长的弱不风的样子,骂起人来倒是够凶的。”虫

    “小两口在大街上吵架,丢不丢人啊,还是快走,别一会再打起来。”

    “她不是报纸上的那个女人吗?听说她是市长的女儿?”

    “别瞎说,市长的女儿怎么会这么野蛮,倒是她前面的帅哥带劲的。”

    “……”

    人言可畏,这句话说的一点儿也没错。

    当一句句微词清清楚楚地飘入耳畔时,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抬眼之际,见唐天宇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依然大步流星地朝目标走着,明月顿觉脸颊比先前烧的更红,更烫了。

    大概百米之处,唐天宇停了下来,仰望店面的招牌足足有半分之久,明月不觉间有一丝好奇,也顺着唐天宇凝望的方向看了过去。

    招牌的名字并不是很新颖,只是烫金的四个字‘蓝色海洋’而已,她不明白他痴痴看了这么久是什么意思,也没心问,但就在她想掉头离开的时候,唐天宇开了口。大文学

    “进去买双鞋子吧。”

    明月一愣,转而低头看去,由于离家前穿的是一运动装,自然搭配的是运动鞋,如今换了装束,确实这鞋与这黑色小礼服显得格格不入。

    如此说来,他是觉得这么搭配给他丢脸喽?

    明月眉头一皱,唇角也抿了起来,小拳头比之前攥得更紧了,而唐天宇也似乎感觉到明月绪的变化,他冷峻的脸上瞬然间露出些许和煦的笑容来,随即补充道:

    “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换一双鞋子也许会让你的脚更舒服些,不是吗?”

    明月一怔,却是无言以对,忽然间记起唐天宇最讨厌的事便是逛商场,如此说来,她这样的想法,确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自从崭新的唐天宇出现后,她的世界就开始错乱了,开始弄不清楚到底要不要全心的投入,抑或是歇斯底里的拒绝,总是把自己时时刻刻的武装起来,准备随时迎接战斗,然而,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明月低头,不再看唐天宇,但也没有转离开,这俨然是在唐天宇如此反问之后,她回应他的答案了。

    而唐天宇淡然笑过,似乎并没有想进去的意思,相反的,却将握着明月的那只手瞬然间松开了。

    当明月抬眸时,正见他从钱夹的隔层掏出一张金卡来,顺手塞到她手里,羞涩道:

    “我,还是不跟你进去了吧?我逛商场就会晕。”

    晕车、晕船倒是常见,还没听说过有人逛商场会晕的,可唐天宇那严肃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在撒谎,于是,明月接过金卡,独自进了去。

    店内面积不大,估摸不超过200平,却是店如其名,初初进来,是被店主别具匠心的设计所吸引了。

    旖旎的灯光,珊瑚的布景,海浪的声音,海水的味道,甚至是壁纸的颜色都有经过精心挑选过,处处体现出海浪、沙滩的味道,既浪漫,又温馨。

    “先生,请问,哪里是卖鞋子的柜台?”

    在摆满贝壳与海螺的小饰物前站着一个人,个子很高,短发,鼻梁之上架了一副蓝色边框的眼镜,很大,足足占据了半边脸的样子,却是皮肤好的很,红润鲜亮,脸的轮廓更是没得挑剔,一浅灰色的休闲穿在上,优雅的气质即刻彰显。

    见明月如此一问,那人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朝斜对面的柜台指了指,而后又独自赏玩起来。

    明月顺着他指引的方向,来到摆满漂亮鞋子的柜台前,驻足挑选,最终在店员的推荐下,选了一双淡蓝色的凉拖。

    付款时,明月将金卡递给了她,却听得收款员朝门口的方向,喊了一声。

    “老板娘,客人刷卡!”

    明月坐在沙发上,将运动鞋换了下来,装进盒子,又在镜子前照了照,脸上不觉而露出笑容来。

    “衣服很漂亮,鞋子也很适合你。”

    “谢谢!”

    明月礼貌地回应着,却是转脸之际,先前站在贝壳前赏玩那个人已然进了款台,正手持金卡笑眯眯地看着她。

    “原来你不是男人?”

    明月瞪大了眸子,仔细端详着,实在太像了,不过最终还是在喉结的部位找到了最有力的证据。

    店员嗤笑一声,朗朗地解释道:

    “小姐,这是我们的老板娘。”

    倒是那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略微抬了抬镜框,露出一张笑脸,只此一个动作足以令明月无地自容,她臊红了脸,拿回金卡,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街上,人如潮涌,她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离开这里,只是转之时四下寻找,唐天宇却不见影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