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我,你会接受吗(三)

    唐天宇献花的动作很优雅,被精美包装纸扎好的玫瑰更是开得喜人。大文学

    玫瑰的花瓣呈暗红色,花蕾锦簇,朵朵妖艳,它们搔首弄姿,宛如鲜活的少女在花丛中争芳斗艳,每一朵怒放的生命,象征着神圣美好的物语。

    低头嗅了嗅,芳香袭人,花团中央夹了一张卡片:懒

    ‘玫瑰代表纯洁的,一百零一朵,送给你,你是我的唯一’

    卡片上字体工整,下笔处铿锵有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是那一刻在她心里,这感觉如同错觉,来去匆匆,转眼不见。

    玫瑰花是的象征,无可厚非,没有女人会拒绝被追求中的男人送来的花,更何况是如此一大束花,即便明月的心是难以消融的冰山,想必也会顷刻间融化吧。

    “不生气了?”

    “恩”

    唐天宇问的突兀,明月答的坦然,可如此回复之后,脸颊瞬间红了起来,明明前一秒还怒气满满的,怎么忽而就烟消云散了呢,这未免太不矜持,太容易满足了。

    “怎么了?不喜欢吗?”

    唐天宇的声音温婉柔和,如同瞬间吹过的一缕清凉,可以驱走燥与烦乱,没有质问的语气,亦没有埋怨的味道,与之相比,更像是征求。大文学

    明月抬头之际,霍然对上唐天宇笑眯眯的脸庞,他炯亮的眸子里溢满柔,正注视她的目光深款款,足以令人窒息。虫

    “喜欢,不,不喜欢,天这么,送玫瑰干什么,乱花钱。”

    明月说这话时连她自己都觉得错乱了,明显词不达意,东一句西一句的,完全没有重点,这话说完,她慌张地转脸,先前润红的双颊涨得更红了,她想,她的表现一定会招来唐天宇的鄙视吧,以他得理不饶人的嘴,不知会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来。

    果然,耳边传来一声嗤笑,明月勾起嘴角,攥着裙襟的手捏的更紧了。

    “明月,跟我在一起你大可不必拘泥,也不必压抑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喜欢的是真实的你,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唐天宇说完,没给明月深刻理解的时间,他的长臂一挥,搭在她的肩头,俨然一副大男人的样子,笑脸道:

    “走吧,你也应该饿了,我们去吃饭。大文学”

    明月被唐天宇自作主张的搂着,还在愣神的时候,步伐已经开始移动了,而她就像小女人一样依偎在他怀下,不得不承认他的怀里温暖如,宽阔舒坦,可这家伙未免入戏太快了,像是此刻她就是他的女朋友似的,这种大男人的保护令她本能地抗拒着。

    “我自己有腿,我能走!”

    明月一侧,从唐天宇的怀下钻了出来,突然间加快了脚步,走在他的前面,丝毫没理会后的男人作何表,却是在前面走得坦然,走得理直气壮。

    唐天宇唇角一勾,俊美的脸庞绽出一丝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那笑如山花一般灿烂,只是明月还在得意的时候,唐天宇率先跟了过来,在她旁顿了顿,而后径直朝车门处大步而去。

    车门是自控的,显然不用人工作,可唐天宇还是率先来到副驾驶那边的车门处,绅士般的等在那里,待明月走过来时,长臂一挥,弯下腰,做出‘请’的姿势,而明月却当他是空气一样,欣然地上了车,而后快速地关掉了车门。

    在车门缓缓落下的瞬间,明月借着绑安全带的工夫,余光故意瞄向窗外,唐天宇还等在哪里,直到车门完全闭合后才离开。

    明月惊讶唐天宇的礼仪如此之好,不慨叹留过洋的人就是与人不同,而当唐天宇上车后,这种想法很快遏制掉了,因为在他面前她不敢有丝毫的倦怠,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理智的判断力,否则不一定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进他伪装之下的陷阱。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明月一愣,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一向对吃不怎么挑剔的她一时间还真不好回答。

    “随便!”

    明月说话时头转向了窗外,隐约可以从倒车镜中看到唐天宇的表,外面光线太强,车里很暗,所以还是有些迷糊。

    “那就吃些清淡的好了,你体虚弱,极酸或是极辣的东西还是暂时不要吃为好。”

    他将玫瑰花放在了车座后面,由于车内仅此一排座位,如此一大束花放在哪里,都有些拥挤,花被放上去,又掉下来,几次放上去,都是同一个结果。

    他眉头一皱,将花递到明月跟前,低嗓道:

    “鲜花配美人,这花你来拿最合适!”

    明月在倒车镜中看得一清二楚,明明就是空间狭小,放不下,还什么鲜花配美人,说的倒好听,不过她还是没有拆穿唐天宇,只是瞪了他一眼,随手接了过来。

    “官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的。”

    当静谧的空间里偶然出现这么一句话时,真有大煞风景的味道,明月怔了怔,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看向窗外,俨然那脸色已经黯淡了不少。

    车速以220脉的速度向前行驶,没过多久便进了市区,市内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可车速只是减缓了些,却仍然是超速状态,但没有因车速过快而发生任何紧急状况,这不令明月对唐天宇纯熟的驾车技术佩服起来。

    “到了,下车!”

    车子嘎然而止,声音何其响亮,车外阵阵拉风的口哨声也瞬间跌入明月耳畔,而伴随刹车时的前后晃动,明月也从愣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来这里做什么?”

    宝马在繁华的商业街停了下来,这条商业街是B市最早修建的一条步行街,显然是不许停车的,更没有可以吃饭的地方,两旁都是高档的购物店,价格也贵的邪乎。

    唐天宇将车熄了火,潇洒地解着安全带,无视明月惊愕的表,却是按动了遥控器,将车门启动开来,并严肃道:

    “动作快点,下车你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