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三)

    喊救命似乎是出于本能,俨然已经迟了,他柔软而有力的手已经温柔地将她单薄的唇瓣压下,而一双桃花泛滥的眸子早已落在她清秀,俏的容颜上。大文学

    明月的挣扎很无力,打着点滴的手背,已经有些疼痛的感觉,而似乎唐天宇先她一步看穿了她的心思,手上的力道顿然缓和了些,却依然不肯放过能近距离凝视她的机会。懒

    虽然不是脸贴脸,但如此距离之下,若想看清一个人的相貌,似乎再容易不过了,甚至清楚到每一寸肌肤是否存在杂质,抑或是汗毛的疏密都能一目了然。

    挣扎无果,明月放弃了,静静地躺在那里,如果能微微闭上眼睛,活似一款现代版的睡美人。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事,刚才见你很疼的样子,有些担心。”

    明月听到这话时,顿然深刻体会到什么叫虚假,什么是伪装。

    他看她的眼神,柔似水,温暖如,时时刻刻冲涌`望与激,很难让人从正人君子的角度来衡量他对她是善意的关怀,而非别有用心。大文学

    明月瞬间撑大了眸子,死死盯住那朵邪魅的桃花眼,面对随时可能突发的状况,俨然显得忐忑与不安。

    “我们来做笔交易吧?”

    明明是狼,何必装羊,说来说去不还是露出了狼尾巴。

    “只要你乖乖躺着,容我在你边静静呆一会就行,当然,作为交易,我也不会碰你分毫,如何?”虫

    正无限咒骂唐天宇猥琐行为的她,顿然愣住了,脸上狰狞的表也漠然淡去,脸颊略显红润,俨然一股自嘲在口跌宕。

    明月眨了下眼睛,表示同意,出于诚信,唐天宇也果然将压在她唇瓣的力道渐渐撤去,而是选了一处最佳的角度坐了下来。

    只要有唐天宇在的地方,就有危险,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随时可能引发新一轮的高度恐慌,她时刻处于战斗状态的神经总是会不由紧绷起来,又在风平浪静中舒缓许多。

    如此形之下,两人独处了近半小时的光景,明月躺在上,偶尔翻,偶尔起坐,动作之外,偶尔余光瞄准唐天宇的方向,见他没有异动,便快速收回。

    唐天宇俨然一副认真的样子,笑而不失严肃,冷而不损温柔,若即若离,只是双手自然交叉着,至始至终不曾动过。大文学

    甚至明月有时会为他担心,这样长久保持一个姿势,不会累吗?

    “你要干什么?”

    见唐天宇突然站了起来,明月浑汗毛竖立,宛如正在遭遇危险的刺猬,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无法泰然处之。

    “你就这么害怕我吗?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唐天宇眼角带笑,说话时唇瓣自然伸展,掠出的弧度都堪称完美,而她只要一想到年龄的问题,以及两人迥异的格,就会骨子里自然溢出一种排斥的汁液,刺激行为的正常发挥。

    “不,不是,我,我是,是对自己没信心,可,可以了吧?”

    结结巴巴,底气不足,的确是缺乏自信的表象。

    如此说完,她发现唐天宇眼神里正出一丝危险的信号,当她开始相信那并非她的错觉时,唐天宇突然靠近,健美的体俯而去,朝她的脸紧凑过来。

    这一切来得急速,没有思考的余地,只觉得一道黑影疾驰而下,紧跟着大脑一片空白。

    明月紧闭眸子,死死咬住唇瓣,完全不留缝隙,也不给唐天宇任何可乘之机,如此过了片刻,却是如她所料之事,并未发生。

    难道会错意了?还是他知难而退了?

    刚有这样的想法,只听耳畔顿然响起一道略带讪笑的声音来。

    “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吻你?抱你?还是强`你?”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秽。”

    “别装了,快起来,再赖在上,空气就钻进你的皮肤了。”

    明月睁眼,果然点滴瓶中空空如也,下渗的液体正向自己的手腕。

    她臊红的脸愈发滚烫起来,这感觉简直比羞辱她一番还来得猛烈。

    “你是没对我怎样,但不代表你脑袋里不曾动过轻薄的邪念。”

    唐天宇一愣,大有被人一语道破的味道,却是很快掩饰过去,只是脸颊略泛桃花的颜色,无法尽数收敛。

    唐天宇小心翼翼地为其拔掉针头,纤细的拇指轻轻压住胶带,这一切动作纯正,熟练,不由令明月回忆顾念西为自己清理患处时的状态。

    “色女,想什么呢?”

    唐天宇的手很暖,压住冰冷液体的输入口时,也不觉先前那般凉意,只是看不惯唐天宇说话的语气里,好像总是满溢一股流氓气息,吐出的话即便善意,也会让人听着不舒服。

    明月瞥下一道冷眼,将脸转向窗外,透过没有完全落下的帘子,窗下葱葱郁郁的颜色,令她的心也放松许多。

    “色女,你感觉如何?”

    “我很好!”

    他的问如朝阳,她的答如冷月,两人一问一答,形成鲜明对比,是人都听得出明月不耐烦的口气,是刻意的疏离,而唐天宇却不以为然,即便脸贴冷股,只要她肯回答,便已满足。

    “色女,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明月转脸,眸子里不自觉上下打量着他,拒绝的态度,不言自明。

    “怎么说我也是因你受伤,就陪我吃顿饭也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

    如此高大威武的男人,瞬然间说起话来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俏皮的模样还真有些天真可的味道来。

    犹豫之下,她还是决定满足他的愿望,一起进餐,但此刻,明月心中所想远不及唐天宇那般朴素、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