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二)

    唐九城伸手在明月额上停了下,又比对了自己额上的温度,确定还算正常之后,松了口气,问道:

    “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明月蹙眉,眼角淡淡拉下,稠密的睫毛无须过多修饰,依然卷长有序,她唇瓣微微抿着,一排洁白的牙齿显露出来,虽面无血色,却不失那抹感的风,这自然而然的神态被房间里唯一站着的人,如数尽收眼底。大文学懒

    见明月久而不答,唐九城继续道:

    “唐叔叔给你一些提示,电影院,占便宜,吵架,晕血,昏厥,记起来了吗?”

    嘴角一抽,冷艳的脸庞埋得更低了,不得不佩服唐九城跳跃的思维,也许唐天宇不按路出牌的方式多少沾染了这类遗传因子。

    如此想着,明月还是谦卑地摇了摇头,轻声问道:

    “唐叔,这跟我问您的问题有关吗?”

    愈发急切的唐九城有些焦躁,挥手朝门口伫立的影摆摆手,道:

    “还不过来,跟小月说说是怎么回事。”

    那人,俨然一愣,没有靠近的意思,只是怔了怔子,原地踩了踩,又斜斜落在一旁的墙壁上,鲜活一副慵懒之相,却是因双手双脚自然交叉着,而显出一种浑然天成的帅气来。大文学

    “天呐,饶了我吧,我不是说了很多遍了吗,她被人非礼了,我看不惯,跟那人打了起来,结果她晕血,就昏倒了,仅此而已。”虫

    他说话时呢呢喃喃,仿佛有异物压迫喉管,无法正常发音似的,说完,将帽沿儿向下拽了拽,只露出一弯胡茬,而后任由脚尖不规律地原地画圈。

    “所以,是他救了我,送我来的医院?”

    明月大概明白了些,试探着问出一句,可唐九城似乎并不满意那人的回答,陡然将嗓门提高许多,冷脸道:

    “好小子啊!怎么专挑英雄救美的那段说?你不顾小月安危自己落跑的那段怎么不说啊?避重就轻,想逃避责任吗?还不当着小月爸爸的面,认个错。”

    见唐九城厉声厉色,一旁的姚明峰连忙牵就道:

    “算了,算了,年轻人嘛,谁还没点脾气,平安无事就好。”

    病房之中,每个人都像在打哑谜,明月越听越糊涂,混乱之下,也越发对眼前这个装扮怪异的男人产生了一丝好奇。

    为什么他鞋上会着塑胶袋呢?为什么他会穿着医生的外褂呢?为什么他戴的帽子总觉得三分眼熟?为什么他的举止动作总有些似曾相识?

    如此想着,好奇的眼睛时不时飘向那边,却是由于一阵力道均匀的敲门声,顿然收敛了凝视的目光,只是有些突兀,转脸时似乎动作大了,感觉插在手背的针头深深剜进里,随之,她本能地发出一声尖叫。大文学

    “你怎么了?没事吧?”

    声音沙哑,却有些尖锐,闷闷糟糟,充溢紧张的元素,滑到明月耳畔时,有疏通记忆的疗效,令明月不由想起她昏厥前,耳边也曾响起这句话来。

    他抬头,她低头,诚然错过眼神交汇的瞬间,但就在这时,大夫未许之下,推门而入。

    穿着与那人一样的白大褂,表无华,肃穆冷然的态度与医生的职业十分吻合。

    “唐先生,请你速速离开这里回到你的病房休息,比起姚女士,你的体状况更需要入院观察,请务必配合医生的指示,才能更好的康复。”

    若说她之前还有一丝不确定因素的话,那么此刻,在医生的叮咛下都顺理成章了。

    他因她而受伤,到最后却是他送她来的医院,难道他没有换衣服吗?难道他没有及时接受治疗吗?着塑胶袋的鞋子,淡淡的胡茬,灰暗的眼圈,那帽子似乎也是她先前落在门卫室的棒球帽。

    而随着唐天宇一声不响的离开,一切也如此了然。

    只此,她再次扪心自问,这样的一个男人值得嘛?而心中的答案仍然灰沉沉的,他比她小,即便可以保证三年之恋,又能度过七年之痒吗?

    她不觉得像唐天宇这样的人会执着到一辈子只喜欢一个女人,即便接触的时间仅短短两天,似乎可以看透他内心似的。

    只是选择眼下这个时候在父辈面前坦然拒绝这桩婚姻,似乎不合时宜,最起码也要选个适当的时机向两家长辈摊牌。

    医生叫走了唐九城,病房内顿时安静下来,明月靠在枕垫上,眉心皱紧,眸光深锁,歪头朝向窗外,心头跌宕着无法释然的负重感。

    “小月,你已经三十岁了,要对未来有所打算,天宇是比你小,我感觉除了格有些莽撞之外,人本质不坏。”

    “这婚姻是你母亲三十年前的愿望,三十年了……”

    “好在他未娶,你未嫁,也算是缘分吧,爸爸同你母亲一样,也希望看到你幸福。”

    这话说出,抑扬顿挫中伴有无限沧桑的味道,让人听了心酸不已。

    “爸~”

    明月接过父亲手上削过皮的苹果,猛地咬上一口,甜的尽头,满是苦味。

    但就在这时,姚明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是我,是我,你好,你好。”

    “啊?省长的儿子也参加了?不知道,不知道。”

    “对,对,下周一,对,世纪大厦,对。”

    “好,那就这样?周一见?好,好,拜拜。”

    姚明峰挂断电话,整个人好像沉浸在电话那端的内容中,目光冷滞,久久不动,似乎在合计着什么。

    “小月,爸爸有事要先走,你好好休息,哪天再来看你,好吗?”

    刚要回复,姚明峰已离开座位,朝门口走去。

    “真是的,回回都这么急。”

    “天宇受伤不轻,一会去隔壁问候一下,毕竟是人家救了你,要知道感恩。”

    而当姚明峰在门口站下,似命令一般的口吻说话时,她哑然失色,她以为她的埋怨被听到了,好在虚惊一场。

    她避之不及的人怎会主动招惹?更何况这一切都是唐天宇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如此想着,明月按动了纵器,颜色柔和的窗帘缓缓落下,她想小睡一会,待养足精神后,开始追查被诬告的证据。

    但就在此刻,一股熏人的药剂味冲了进来,明月转头,眼中满是那张邪魅的脸,唐天宇正挟着风一度的眼神向她靠近着。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