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一)

    顾念西离开后,门卫室一片冷然,静谧总是给人带来凝重的心绪,倒是从明月迟迟愣住的背影中清晰了然。大文学

    只是她不理解,这所谓凝重的心绪来自哪里?难道她曾经有那么一丝丝期待,这姓顾的男人会是网络那端的零零七吗?懒

    但在这个时候,阳光撒进窗子,照在残缺的玻璃碎片上而反出的光华有些刺眼,刚好不偏不倚地闯进她的视线,本能地闪避之后,不由令她从幻想中挣脱过来。

    微风袭过,精神也缓和许多,不顾错乱的绪在静谧的空间蔓延,却陡然想起后还有一个重伤之下流血不止的唐天宇来。

    一点声音也没有?该不是死了吧?

    如此想着,明月霍然转,耳边“砰”的一声,头像撞到一堵海绵墙一样瞬间被弹了回来,定神之后,见满脸血红的唐天宇正用他邪魅的桃花眼死死盯着自己,随即一股腥涩的味道溢满鼻腔,明月顿觉双眼昏黑,头重脚轻,整个人像摇摇坠的枫叶,飘摆不定。

    “你怎么了?别吓我?快醒醒~”

    恍惚中,这句话反反复复在耳畔悠,直到视线渐渐暗下,失去最后一丝光亮。大文学

    人与人在城市中相遇,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总是不被预期的,犹如月缺月圆,东升西落,是一道自然法则,非人力所能控。

    但或许也有特殊况,诚如顾念西巧意安排的出场始料未及,更如唐天宇讨厌姐弟恋的态度骤然转变,等等,一切过于戏剧化,却是一幕幕真实地上映着。虫

    再醒来时,已过次晌午。

    骄阳当空,燥袭人,在高档病房里丝毫感觉不到夏,温度适宜,空气良好,蜇人的药剂味也比普通病房少上十倍、百倍,价格也自然不菲。

    “先生,她的体还很虚弱,我见您也伤的不轻,不如您到隔壁……”

    而此时,一道粗糙的声音顿然响起,很快将护士小姐温柔的嗓音吞噬掉。

    “你有完没完?”

    随着一纪咳嗽声,响动不大,病房内突然安静下来,护士挂着委屈的表,眼眶中聚积的晶莹,颗颗饱满。

    “哎呀,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吧?”

    轻微的关门声过后,明月的视线逐渐明朗起来,努力睁开眼眶,见到第一丝光明格外刺眼,本能地闭紧眸子,将头转向另侧,眼前霍然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大文学

    “爸?我~”

    慈祥的面容映入眼帘,引来一阵鼻酸,想挣扎着坐起来,却是有心无力,只感到周麻木、酸痛,像是经历了一场世纪大战。

    “别动,医生说你高度贫血,想来这些年你在外头没没夜的工作,吃饭不按时,睡眠也严重不足,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

    来自父亲的关怀如心灵汤药,驱走体内的寒意,心头暖暖的,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自从母亲过世后,明月已经好久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了。

    眉头一紧,猝然将脸转向他处,不想让父亲为她担心,她总是装作很坚强的样子面对众人,只是挥手一抹,不觉间惨白的手背已湿润一片。

    “是啊,你父亲说的对,体可是革命的本钱,没了好体,一切都是徒劳。”

    唐九城笑意朗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正向她投以关切的目光。

    “更何况,女孩子何必这么拼命呢,有句话说的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不工作也好,早点嫁过来,好让天宇照顾你,是不是啊,老姚?”

    唐九城果然老道,把该说的都说完了,将关键的决定权落在一旁独坐的姚明峰上。

    倒是没想过唐九城的话音最后会落到自己上,俨然一个冷不防,姚明峰神色慌张,却也急忙补充道:

    “是,是啊,老唐说的对,对极了。”

    父辈们一唱一和,发出爽朗的笑声,丝毫无视明月脸上苍白无奈的表

    而透过父辈们围坐两旁的空间,她看到一记影,高大、健硕,在病房门口徘徊不前,偶尔念念叨叨,声音很小,但还是能隐约听到。

    “我没事,放心吧,那个…爸,唐叔,你们都忙的,我看就不必留下来陪我了,我见门口等你们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不如…你们先回去忙?”

    从姚明峰和唐九城脸上洋溢的笑容中,明月感到似乎自己吃官司的事他们还不曾知晓,否则绝不会如此淡然,而无动于衷的在旁谈笑风生。

    比起浓浓的父及贴心的关怀,她更需要冷静,冷静地思考接下来该如此应付这场棘手的官司。

    而当明月如此说完,便开始有些悔意,有唐九城的地方,怎会没有那道邪魅的影,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如何被送到了医院,却是仅存的记忆中只有血,除此之外,空白一片。

    明月声落,父辈们脸上很快闪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来,大有请君入瓮的味道。

    “还不赶快过来道歉,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呼呼啦啦的声音,响声停止,门口站住一人。

    脚下着两个塑料袋,里面红红绿绿的颜色并不明显,白衫着,像是医用的白大褂,胡茬若隐若现,从下颌直到腮边,耸耸的鼻骨上架了一副墨镜,头上戴了一顶帽子,歪歪扭扭,三分眼熟,远观,好似颓废哥再现,忡忡的样子惹人发笑。

    明月怔了怔,不明唐九城所言之意,咨问道:

    “唐叔,他是谁啊?”

    唐九城一愣,表惊愕不已,深陷的眸子里泛起难以置信的波澜,反问道:

    “小月啊,你该不会失忆了吧?”

    明月被唐九城的话搞的一头雾水,好像在做梦一样,什么跟什么啊?难道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发生过一些她不知道的事吗?

    如此想着,转而还以一丝不惑的目光,却是探到一旁站着的人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动作,似曾相识,不由令明月深度恐慌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