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抗拒的恩惠

    被视为帅气的男人,其实范围很广。{请记住我们的 DukAnkan.com读看看 小说网}

    例如纪相思,属于那种柔细腻的美;唐天宇是一种不羁的傲,华丽的俏;而眼前的陌生男人则给人一种附庸风雅之感,成熟、稳重,踏实。

    远观,视线并不通透,可疏于防范的她却任由一个陌生人步步靠近,而不自知。

    与其说疏于防范,不如说根本就没设这道防线,因为随着白色光点渐近的同时,明月也愈发看清那人的脸,心绪、意念、思维,在他清晰站在她眼前的那刻,一切皆难自控。

    不掺杂任何颜色的乌发散发怡人的香气,浓密的眉毛像侧卧的下弦月;

    一双清澈的眸子如潺潺流水,微微眯着,仿佛永远都挂着一张笑脸,和蔼可亲;

    英的鼻骨如耸起的山峦,唇瓣饱满,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最令人迷惘的还是周飘溢的那股木香,绝非普通香水的味道,仿佛他就是大自然的使者,时刻带给人清爽的感觉一般。(dukAnkan.COM请记住我)

    而当一切了然入目,明月开始不自然的紧张,如果说一个女人面对这样的男人还能无动于衷的话,大概只有两种况,一种是瞎子,一种便是同恋。

    “啊~嗯~那个~你~”

    语言阻塞,表木讷,动作也偏离轨道,这是怎么了?她不晓得,只觉得体各个器官都无法正常运作,心头有种憋闷的窒息感。

    “小姐,你好像受伤了?”

    “似乎很严重?”

    “要不要我帮你?”

    沙哑的声音频频传出,消散的很快,明月依然似有似无地凝视地面,像做错事被罚站的学生,只顾低头,完全不敢正视师长的问话。

    “小姐?”

    男人淡然一笑,自然隆起的脸纹充裕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无限清朗,无限高雅。

    霍然抬头,交错的眼神扑朔迷离,原以为触电这档子事是荒谬的传说,而当男人随声靠近的手真的电到她时,明月发现,传说也非句句虚假。

    “啊?啊!不用,我没事,好的很!”

    半推半就的拒绝力不从心,那柔暖的手已经将她轻轻挽起,眸光落在明月翻翘的伤口处,柔声道:

    “来吧,不处理一下,伤口会感染的。”

    人在脆弱无助的时候总希望有一个人会陪在边,如果她可以选,她宁愿接受一个陌生男人亦真亦幻的恩惠,也不会选择几次三番戏弄于她,却真的帮助过她的唐天宇。

    门卫室,两个保全正眉飞色舞地调侃着,见有人进来,顿然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有板有眼地问道: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两位的吗?”

    男人善笑高悬,和蔼道:

    “我的朋友受伤了,能否给我一些清水及简单处理伤口的药品?”

    随声落下的不仅是男人沙哑的嗓音,还有一张百元的钞票,见钱眼开的小市民自然十分爽快地答应了男人的要求。

    PS:天上霍然掉下一个男银,支持他,就投票吧!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