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脸(二)

    “进来!”

    楚文斌双手杵着办公桌,两眼闭合,分别按住两侧的太阳,轻揉着,显得既疲惫又沧桑,却是在看到周炳全走进来时,慵懒地直躯干,本来渐渐舒缓的眉心再一次紧紧皱起。{请记住我dUkankAn.com}

    “有事吗?”

    楚文斌表平淡如水,道出的话冷若冰霜,当周炳全探到楚文斌眼中流露的一丝烦躁时,想掉头离开已经来不及了。

    “有事进来说吧,把门带上。”

    在楚文斌眼里,的确有些话需要关起门来说,而在周炳全心里,似乎已经预感到在一番犀利的批评背后隐遁的危机。

    周炳全机械地将门关好,小心翼翼地坐下,楚文斌也按照惯例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到他面前。{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往常这个时候都是周炳全先开口,而此时此刻,似乎楚文斌不想拖沓冗长地讲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面对周炳全反常的少言寡语,楚文斌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速战速决。

    “如我所料不错,你是为刚才我说的话而来的吧?”

    周炳全胆怯地迎上楚文斌锋刃般的眸光,像被割到一样,猝然闪开,只是轻轻点头却不敢出声。

    “OK,既然是你来找我,有些话不吐不快,咱们哥俩年纪相仿,有什么话也不必遮着掩着,趁着现在你我都不忙,一并说清楚。”

    听楚文斌说这话,周炳全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好像世界大战即将爆发一样紧张,鬓角处顿然淌汗。

    楚文斌从抽屉里掏出烟来,点燃,猛吸一口,继续道:

    “从我买下龙创电台至今,算算有三十多个年头了,你我共事也有二十多年了吧?”

    低沉的话语跳跃极大,伴随楚文斌那种独霸一方的气场令周炳全难以负荷了,除配合点头外,他想不到更好的方式回应楚文斌的问话。

    “二十多年了,你我都没有好好地坐下来聊聊,择不如撞,今天咱哥俩在此谈谈心,怕是以后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还没等楚文斌说完,周炳全红了眼,惊诧道:“你想赶我走?”

    见周炳全绪激动,楚文斌遇事不惊的眸子骤然有些暗,却是瞬间赔上一抹笑意,回应道:

    “哎呦老周,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我生意繁忙,难免再遇像今天这样的机会能坐下来谈谈心。”

    说周炳全老道,那是在没遇见楚文斌之前,在楚文斌眼里,周炳全不过是一颗任由他呼来喝去的棋子罢了。

    而当楚文斌见周炳全平息许多后,依然不知自我反省地呆坐时,便也不屑与这种死皮赖脸的人物继续熬斗,索冷下一张面孔,一针见血地直周炳全的心里防线。

    “不过我的眼里也不揉沙子,有些事我觉得还是摊开谈好!”

    楚文斌将长长的烟灰狠狠弹了弹,低头继续道:

    “我听说今天早上世纪大厦发生了一宗明星打人事件,是你派人去跟踪采访的吧?”

    PS:姓周的绝非善类,此处继续铺垫。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