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却是尴尬(二)

    是的,如果这一步没有迈进去,也许一切都完好如初,只可惜,当感大于理时,往往再精明的判断也有失误。{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读 看看小说网}

    推开门,一股浓郁的柠檬香扑鼻,明月瞬然顿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感觉令她彷徨,像是电影中大逃亡的片段,很盲从,又很狼狈。

    若说前脚探进的是繁华,后脚收回的又是什么?是冷漠?还是人疏离后的淡然。

    明月怔了怔,还是走了进去,虽然她从未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像硕鼠一样四下流窜,蜗居在令人鄙夷的五谷轮回之所,然而,望着镜前的自己,如同眼下的境遇,足以说明一切。

    世道变了,人与人之间不再是单纯而已,漠然、排挤、诬陷,像是吃顿家常便饭一样简单而随

    “应该是这一层,不会错的,人哪去了?”

    记者很快追踪而至,见到电梯旁的维修工,冷脸道:

    “老头儿,看见一个女的跑过去吗?”

    铝合金的大门似乎并不隔音,明月在里面仍然听得到冷漠的回应:

    “没有!”

    那一刻,却是人的冷漠救了她,该是感激还是憎恨,她已分辨不清。(请记住我们的 www.DukAnkan.com读看看 小说网)

    “一定是逃到洗手间了!”

    当一道清冽的声音飘入耳畔时,明月倒吸了一口浊气。

    天呐!逃到洗手间都穷追不舍的记者真叫人打怵,这群记者似乎除了嗅觉灵动外,判断力也极其敏锐。

    她开始慌乱起来,如果被冲进的记者瞧见,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后果,她不敢想。恐怕明早大街小巷,定会传扬出‘市长千金横遭封杀,洗手间中躲灾避祸’的荒诞之言。

    人言可畏矣!伤不起啊,伤不起~

    环顾四周,还好,卫生间很干净,门口处是一面镜子,镜下是洗手池;侧是两扇独门,相对而立;尽头有一片空地,并不大,看似一米左右的样子。

    “丫的,豁出去了,大女子能屈能伸。”

    明月嘟囔着进了去,将门反锁后拽了拽,很结实;座便器也很干净,索将酷奇垫在下面应该不会脏到裙角。

    待一切准备工作做完,她努力使自己保持冷静,却是失败而告终。

    秀眸飘然,闪烁中一丝不自信,纤指缠绕,手尖冰冷,几近屏住呼吸,仍然听得见悸动的心在跳窜。

    大概过了几秒的样子,耳边传来开门声,蹙眉聆听,却无异样。

    难道不是记者?

    恍惚间,心跳骤然加速,冥冥中一股力量将她推近门边,似偷听的贼,然而,猥琐也好,龌龊也罢,她只想清楚地判断究竟来者何人。

    直到听见水声,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这肮脏之所,她分秒不想多呆,索警报解除,不如尽早离开。

    转型间,顺滑如锦的乌发散落下来,搭在柔软的肩头,如丝如柳,皱紧的眉心舒展开来,俏眉微微弯起,如皎月当空,即便带起墨镜,仍掩不住灵动的双眸。

    离开时,她故意冲了冲水,尽量将脚步声压到最低,十分谨慎。

    门缝看去,四下无人,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松弛许多,转间,一道背影闯进视线,格外醒眼。

    洁白的板儿鞋,不沾尘埃,修长的美腿微微叉开,配上浅蓝色的牛仔裤,不觉引得她向自己下比去。

    嫣红的T恤,充溢`望之火,卷曲的发式稍过耳鼓,与耳钉相接处略显毛发的柔韧。

    外露的肌肤不见一丝修饰,高挑的材令人嫉妒。

    她是模特吧?

    如此完美的搭配简直就是一种视觉享受,几乎令明月忘记自己正在逃难之中。

    湍急的冲水声打破了那份沉醉,明月急速地转眸,可余光仍然搜索到一张俊美白皙的脸,那一刻,她整个人痴呆般愣住。

    太完美了!该不是在梦游吧!

    狠狠剜向手腕处,发觉疼痛难抑,不抬头再见,失声尖叫:

    “色狼~!”

    PS:您的支持是颜最大的动力,哪怕只是小小的咖啡和一句留言,本文慢,但火候十足,继续关注吧O(∩_∩)O~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