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为人知的往事

    “请问,姚小姐,您与贵公司老板是否存在除员工之外的暧昧关系?”

    “是啊,姚小姐,有人称您为‘窑姐’,不知您对这个外号有何看法?”

    “您好,姚女士,有人看到昨晚您在金豪帝国夜总会出现,不知您对此作何解释?”

    “姚小姐,您好!我是《明星深水炸弹》的记者,众所周知,您今年已经三十岁了,都说女人三十是个坎儿,不知您打算什么时候完婚呢?有人说您不喜欢男人,可否给全国的观众透露一下您的感生活?”

    “姚小姐……?”

    “姚小姐……?”

    此时此刻,姚明月的脑中混沌一片,被这些七嘴八舌的乌鸦,子虚乌有的造谣搞得几乎头骨裂开,眼看通告的时间就要到了,她却红着脸站在公司门口,面对来势汹汹的提问无言以对,看来三十岁这个坎儿要么走得顺畅,要么就是告别演艺生涯的最后一程。{请记住我们的 www.DukAnkan.com读看看 小说网}{}

    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怪只怪她生下来便是个怪胎!

    姚明月小的时候很温顺,自从父亲姚明峰当上副市长后,极少陪伴她的母亲苏晓红,两人聚少离多,姚明月十岁那年,苏晓红生了一场大病,便悄然离开人世。

    打从苏晓红去世后,姚明月格突变,由大家闺秀一跃变霹雳娃,除脾气火爆外,格也开始急躁不堪。

    后来,随着姚明峰政绩越来越好,被提拔市长,为大兴改造城市建设,改变城市风气,更是每天早出晚归,以继夜地忙碌,忽略了姚明月失去母,急需父的幼小心灵。

    明月将母亲苏晓红的死归于姚明峰的冷淡与无,因此父女俩时常吵架,大学毕业那年,姚明月便离开了家,彻底独立。

    话说亲再疏离,血脉相连却是事实,这些年,父女的关系明显好于往年,多年在外居住的子,练就了姚明月极强的适应能力,在进军演艺圈后,她也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只是没人跟她说实话,也许因为她是市长女儿的缘故,没人敢呛着她,也没人给她提意见,导致她行事从不顾及别人的眼光,更不屑有人在背后戳他脊梁骨,只要不被她听到,天下太平;若是传出风声,破口大骂算是轻的,重则大打出手。

    这不,前几天的“闹市色|小流氓,‘窑姐’为民除害”的八卦刚过去,眼下这“风流场所夜寻|欢”的麻烦便接踵而至,看来晚上被父亲臭骂一顿是在所难免了。

    周围的吵闹愈演愈烈,正当她一筹莫展,等待宣判之际,救兵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请让让,明月还有通告,对不起,请让让!若想采访的记者朋友请出示您的邀请函,在门卫的监督下排队进入,明月会在稍后的发布会上为大家一一解答提问。”

    说话之人叫瑞查,着花色衬衫,紧短裤,白色板鞋,前系橙色领带,囧眉、鼠眼、朝天鼻,模样十分诙谐,略带娘娘腔,却字眼犀利,句句恰到好处,只听一声令下,乱作一团的记者们,要么乖乖排队,要么沮丧而去,甚是听话。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婆乖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