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心如刀割

    原本丁月华以为展昭像公文上写的那样被关押在潭州府大牢里,如果不是赵盘告诉她,她永远也找不到展昭。大文学

    赵盘塞给丁月华的包裹里装了三件东西,一件是李家大院的地图,一件是“天问”,一件是夜明珠。没想到“天问”居然在这样的况下失而复得,难怪丁月华一拿到包裹的时候就觉得心里怪怪的,原来是心灵感应。丁月华喜出望外,这可是她的宝贝,没了它,丁月华就只能赤手空拳了。一出地道丁月华就把湛卢重新包起来了,现在还不是用它的时候,丁月华要等到李严樱出现的时候,亲手用剑为吕鱼一家报仇雪恨。

    未免夜长梦多,丁月华趁着夜色飞快赶到三经路的李家大院。从地图上看,这是一座三进门的复式院落,结构非常复杂,看来又是一个龙潭虎。整个夜空没有一点星光,只有一弯新月挂在枝头,四下安静极了,连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丁月华有些头皮发麻,即使她行走江湖的经验不多,她也感觉得出这样的况有些不太寻常,倒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不管了,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展昭,你一定要住,我来救你了。大文学”丁月华蒙好面巾,把地图和夜明珠藏在怀里,右手紧紧攥着“天问”,飞跳进围墙里。轻松通过三道门外的防守,丁月华伏在墙头,想猫头鹰一样睁大眼观察着院内的况。

    门内门外虽然只隔着一道墙,可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况完全不同。从院外看这里像是一个普通的民居,可院内却不停地有带着武器巡逻的大汉,防守十分严密。按照赵盘所说,这里就是西夏人在潭州的秘密据点,总负责人是李克邪,现在由其女李严樱接管。丁月华的手心里冒出许多汗水,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安,从来都是别人在保护她、照顾她,为她心,为她安排好一切,为她扫除一切危险和障碍,现在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全心全意想去保护另一个人,想要他脱离险境,想要他平安无事。丁月华很后悔自己在松江府的时候没有跟着大哥、二哥好好练武,以她现在的武功,就算有金丝软甲防,有“天问”相助,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希望李严樱和她的左右护法不要出现在这里才好,这样她救出展昭的几率才更大一些。大文学

    “李严樱现在是公主,她应该在东京行馆,她不会在这里的。”丁月华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寻找着机会下手。冷不防后就出现了一个人,她的同路人。

    “你······”丁月华惊愕。

    “别出声,我去引开他们,你趁机打开密道,进入地牢。”说完来人就飞离去,丁月华听到墙外一阵响动,院内的守卫听到动静后全都往那边赶去,丁月华顾不得多想,打晕门外的两个看门人,迅速打开暗门,直扑地牢。

    “展昭!”丁月华惊呼出声,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绝对不是人可以干得出的事,这是畜牲,是魔鬼,是禽兽,只有他们才会做出这么惨无人道的事!丁月华扑到展昭前,她不敢触碰展昭,连他的衣服,他的头发丝,丁月华都不敢触碰,她怕会弄疼展昭,因为展昭已经被折磨得鲜血淋漓、体无完肤。

    泪水早已模糊了丁月华的双眼,她跪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双手颤抖地轻抚着昏迷中的展昭,“展昭······展昭······你说话,你怎么了?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婠婠,我是你的婠婠啊,你说就算你活到一百岁,你就算牙掉了,眼花了,耳聋了,你都会记得我的,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婠婠,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能抛下我不管的······”

    看着心的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丁月华的心彷如刀绞一般,尖锐地疼着,看着展昭血污的脸庞,丁月华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刺痛了,她的喉咙又干又痛,她觉得她的心就要被碾碎了。慌乱中丁月华的手不小心触碰到展昭前破碎的衣衫,就看见展昭的体剧烈地抽搐起来,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呻吟,可眼睛却始终紧闭着,丁月华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定了一秒钟后,又飞快地揭开粘附在展昭前的破布。

    丁月华惊呆了,惊惧使得她浑僵硬,左手食指下意识地咬在嘴里,“天问”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骨头······是肋骨······”丁月华的体开始颤抖起来,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绪,痛苦地喊叫起来,“李严樱······你们······你们会遭报应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这帮畜生!”

    开封府早在七月初七之前就已经查明李家大院是西夏一品堂在大宋最大的秘密据点,展昭此次就是奉皇上的密旨前来收集证据的,没想到中途却出了岔子,不但失手被擒,还被诬陷犯了死罪。为了防止东窗事发,李克邪严令手下的人无论用何种方法,何种手段,一定要让他交出已经掌握的可以指控他们所犯之罪的证据。仅仅三天的时间,一个强体壮的英雄汉子就被他们的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前的衣服成了血染的黑红色,断裂的肋骨像一截截白森森的断竹,触目惊心。即使是这样,展昭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吐露过。别说是证据,就连一个字,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负责行刑的杀手都是经百战、麻木不仁的刽子手,可见到展昭这样的硬汉,连他们都动容了,所以在展昭昏迷后,他们不再用盐水泼醒他,而是偷偷换成了井水,可即使是这样,展昭的体还是承受不住再度昏厥过去。

    丁月华从痛苦中醒悟过来,擦干眼泪,用“天问”砍断玄铁铸造的铁链,背起昏厥的展昭,艰难地往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