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多事之秋

    丁月华做了一整晚的梦,第二天睡到很晚才醒,连自己生病了都没有察觉。大文学本来每天早上都有小厮会来打扫房间的,丁月华正在奇怪今天都这个时辰了为何不见有人来,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起,就听见有人在敲门,丁月华应了声,门开了,原来是负责打扫的小厮,后还跟着一个老者,丁月华认得他,这人就是以前给她看过病的老大夫,他来干什么?

    小厮解释道:“月华小姐,您怎么起来了?早上王婶不见小姐来用餐,就让郭衙差来请小姐,发现小姐你正在发烧,就让小的先去请大夫给小姐看病,然后再打扫房间。”

    丁月华咳嗽了几声,笑了笑:“难怪子这么难受,原来是感冒了,麻烦你们了,真不好意思。”说完躺回了上,头疼得连饥饿的感觉都忘记了。大夫瞧完病,开了些驱寒散的方子,小厮跟着去取药,丁月华无力地躺在屋子里,枕边放着展昭临走前送来的那封信,信不长,内容也很简单,展昭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故意写得这么轻描淡写,如果真有那么简单他又何必专程派人从宫里送一封这样的信来?他总是这样报喜不报忧,大事化小,小事不提,丁月华为此说过他好几次,可他还是改不了这毛病,丁月华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事实:封建社会的大男子主义思想真的太根深蒂固,何况展昭是个总习惯独自承担一切后果的男人,也许他还不习惯让一个女人和他一起承担所有的苦与痛,好与坏。大文学

    药煎好了,是厨房王婶亲自送过来,亲自喂丁月华喝下的,丁月华一直睡得昏昏沉沉,可她依然感觉到开封府众人似乎比往更加忙碌,整间院子因为没有人走动显得前所未有的安静,丁月华心里有股莫名的焦躁,心越烦躁就越容易口渴,丁月华边本来及没有丫鬟,此时开封府也没有多余的人照料她,丁月华只好强打着精神去桌边倒水喝。

    丁月华喝了两大杯水才觉得口不干了,子清爽了一些,低头瞥见桌上放着一张红色的请帖,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寿”字,“是谁送来的寿帖?最近有谁过生吗?”丁月华好奇地拿过帖子,坐在桌边看起来。原来是李少白送来的。

    “这小子就三十岁了?看上去还是个迷惑人的妖孽,没想到都到而立之年了,哈哈,原来他穿过来年纪这么大,比我大了整整七岁!”丁月华大概忘记她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二十三岁在古代已经算是绝对的老姑娘了。大文学

    丁月华一边看着一边笑起来,头也不那么疼了,“七月初七?怎么这么巧?这天正好是七夕节,人长得妖孽就算了,怎么连生都凑巧,难怪一直都这么有桃花运,也不知道他添了那道疤以后,喜欢他的女人是多了还是少了?大张旗鼓地办寿宴,还这么老远送请帖过来,想必长风镖局的事都摆平了吧!”

    现在是六月底,去苏州一来一回至少要十天,如果要赶在寿宴前到达,现在就得出发,丁月华突然染病,展昭又吉凶未定,看来是这次是去不了了。丁月华把帖子放在抽屉里,躺回上休息,打算过几天写封信给李少白,顺便捎上一份贺礼,聊表心意。丁月华心想反正生每年都有,一次错过也没什么,今年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明年一定亲自去苏州给李少白过生,再送他一份大大的寿礼,保证让他又惊又喜,终生难忘。

    李少白这次的寿宴的确是让人终生难忘,因为它不光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也是天下第一镖局少局主正式执掌帅印的重要子。李少白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把长风镖局从西夏礼亲王控制的势力下解脱出来,不但恢复了老局主当年的鼎盛局面,还壮大了一倍的势力,西夏人这次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李少白可不仅仅是江南李家的当家少主,他还是个二十一世纪的高材生,他算数的本事好到从来不需要借助任何计算器,他脑子里储存的资料比图书馆里的差不了多少,以至于大学同学给他取了一个外号:“电脑”,这帮落后一千多年的古人想和他斗法,再去投几次胎还差不多。

    当长风镖局上下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这件百年难遇的盛事时,西夏使团也顺利来到东京,仁宗皇帝任命包拯为接待专使,全力负责两国联姻诸项事宜。皇帝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一面让开封府追查案子,一面又答应西夏的联姻提议。丁月华不了解政治,她不知道政治家都是两面派,甚至是多面派,任何一个皇帝只要不是昏君不是傻子,就一定是一个天生的政治家。展昭那边迟迟不来消息,丁月华越等越心急如焚,飞鸽传书给赵盘,他倒是回了几封信,可写的全是些湘南的风土人,一句丁月华想听的话都没有,丁月华知道从他这里是得不到消息的,也就放弃再和他飞鸽传书。就在七月初八的时候,潭州却突然传来八百里加急的地方公文,公孙先生亲自把消息告诉丁月华,展昭于七月初七晚闯入长沙王府刺杀长沙王,混战中,湘江世子重伤,多名王府侍卫丧生,展昭现已被擒住,关押在潭州监牢,罪行已定,死刑判决书已经送呈刑部,一旦通过审查,十五后就必须问斩。

    听到这个消息,丁月华如遭雷击,头脑一片空白,连怎么反应都不知道,更别说想对策,公孙先生镇定自若,早已派人去使者行馆通知包大人了。开封府到目前为止知道展昭出事的消息不超过七个人,刑部只能交给包大人去斡旋,一旦此路不通,展昭问斩的消息只怕顷刻间就天下皆知了。

    丁月华和所有开封府的人一样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展昭会去行刺长沙王,还把湘江世子打成重伤,这其中一定有误会,这一定是陷害,是谋,丁月华顾不得飞鸽传书给赵盘确认消息的真假,就连夜飞马赶去潭州,等到公孙先生发现她不见已经为时已晚。包大人不愧是龙图神探,智慧过人,得知展昭出事的消息后,他没有去刑部却进宫去面见仁宗皇帝。普天之下,再大的事也只是皇帝一句话的事,何况展昭是他的人,去潭州查案也是奉了他的密旨,现在他出了事,仁宗皇帝岂能坐视不管。丁月华不是包拯,她想不到这些弯弯绕绕的政治关系,她只知道她的展昭处险境,命在旦夕,她不能许任何人伤害他,所以她必须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她不但要见到展昭,还要让他平安,无论要她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