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毛骨悚然

    丁月华跟着独孤无忧边走边聊,谈得很是投机,独孤无忧虽是个如假包换的古人,可他的脾气却比任何地道的古人都要古怪,虽然他从小生长在佛门,可他的格却豪放不羁,风趣幽默,一点不像是受过清规戒律的和尚。大文学丁月华穿过来两年,早就受够了古人迂腐陈旧的观念,突然遇到一个和自己格接近的人,即使不是“同志”,也觉得十分难得。两人还没走到住处,丁月华就发现自己一直带在边的“天问”不见了,一下子着急起来。独孤无忧看夜深了,建议她明天再去寻找,丁月华不肯,执意要亲自去找回匕首,独孤无忧只好告诉她地址,让她寻回匕首去那里找他便可。自从在摩陀兰若寺里得到这把神奇的匕首,这东西就成了丁月华最宝贝的东西,因为这是专属于陆盈盈她自己的东西。说到底,陆盈盈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以前的丁月华,唯有“天问”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的。丁月华回想自己今天都去过哪些地方,燕子楼应该不太可能,因为那时候是扮成老头子去的,为了安全把匕首放在靴子里,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中途换装的时候最有可能弄丢东西,一思及此,丁月华立刻和独孤无忧告辞,朝雪莲住的那条胡同赶去。

    因为知道雪莲是西夏间谍,丁月华不敢太招摇,只在手里拿了一个火折子,在白天那条小胡同里找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找到。丁月华心想,坏了,该不会是被人捡走了吧?这可怎么办才好?“天问”可是我专属的宝贝,这下弄丢了去哪里找第二件啊?丁月华想起那在摩陀兰若寺遇见“天问”时的景,“天问”是上古神器,它会选择自己的主人,它会感应主人的气息。太好了!凭这个应该不难找回“天问”。想到“天问”有这个堪比现代跟踪器的特,丁月华的心一下子舒缓了不少,看来找回失物指可待。大文学

    丁月华收起火折子,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胡同深处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像是有人在交谈,故意压低了声音,丁月华想起这里离雪莲住的院子不远,鬼使神差地就往胡同深处走去。轻声轻脚地走到胡同转弯处,丁月华感觉离说话的人已经很近了,不敢再往前,于是屏住呼吸躲在墙角处静听。

    夜色已经很深了,可月亮像是害羞的小姑娘,躲在厚厚的云层里不肯出来,在这僻静的小胡同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丁月华小心翼翼地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两个人站在墙边,从声音上分辨出交谈的是两个女子。丁月华凝神静听,发现其中一个说话的女子声音很熟悉,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跟在雪莲后的丫鬟小染。小染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她有什么事需要三更半夜躲在这黑乎乎的巷子里才能说?难道她和她的主人雪莲一样,是西夏间谍?另外一个女子会是谁呢?难道是和她接头的间谍?丁月华心里一惊,差点发出声音。

    听小染的声音,卑微而顺从,看她低头站立的姿势,很明显她很惧怕另外一个女子,对她十分顺从,只可惜离得太远,说话的声音又压得太低,听不清楚她们说的全部内容,丁月华只恨自己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全的骨头都快僵硬了,也没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报。丁月华在心里为自己没有做间谍工作的天赋而感慨,对今天的“偷听结果”已经不抱希望了,只希望这两人赶紧结束对话,自己好安全离开这里。突然,“啪”的一声,那个神秘女子甩了小染一个清脆的耳光。丁月华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她很肯定挨打的是小染,因为用膝盖想也想得到,一个听话的奴才怎么可能对自己的主子动粗,除非她不想活了。大文学紧接着那女子提高了声音,厉声呵斥道:“你不想活了,本公主的命令你也敢违抗?别忘了我才是你真正的主子,你跟了李胭脂才几年,这么快就向着她了?主仆深,倒是很感人啊!”

    丁月华在墙角边偷瞄过去,看见其中一人跌在地上,应该就是小染,另一人虽然看不清样子,不过,从气场上也感觉到了她盛气凌人的高傲,那女子接着道:“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要知道我的份和地位可是李胭脂永远也比不上的,你要是聪明就该死心塌地的为我办事,你只有跟着我才能辉煌腾达。”那女子霸气十足地教训着,把主子的威仪诠释得淋漓尽致,接着又压低声音吩咐道:“那药你小心藏好,下在她每天喝的药里,千万不要让她发现了。”这句话丁月华没听太清楚,只模糊地听到“喝药”这两个字,丁月华见小染从地上站起来,看动作好像是在低头拭泪,隐隐约约能听到点啜泣声,那自称“公主”的女子看样子像是要离去,丁月华松了一口气,看来她们的对话结束了。

    丁月华轻手轻脚地缩回胡同的转角处,准备等这两人先离开,却突然听到小染又开口说话了,这回她们离丁月华的距离更近,想来是小染有什么非说不可的话,冒险追着那女子的脚步,赶上来说的。就听得小染哀求道:“小染求求公主,小姐她一直都尽心尽力地为王爷办事,这么多年也立了不少功,求公主能不能网开一面,放她一条生路。”

    小染真是不要命了,那女子听声音就知道是个狠角色,不是好惹的,她怎么还这么傻?刚才只是打耳光,现在还不知道要受什么苦。丁月华听在耳里,急在心里,虽然小染是为西夏人做事的,可她平里活泼可,对雪莲又这么深意重,着实是一个不可多见的好丫头。果然,就听见一声闷响,那女子一脚把小染踢倒在地,丁月华这时候才发现刚才小染说话的时候其实是跪在那女子后的,丁月华见小染伏在地上,半天都没动静,还以为她受了重伤昏过去了,没想到她居然爬到那女子脚下,伸出一只手,想抓住那女子的裙边又不敢抓,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开口道:“公主,小染愿意替公主除掉丁月华,小姐不肯做的事,小染都替她做,只求公主饶她一条命,求公主开恩,小染愿意拿自己的命换小姐的命。”

    小染说的字字带泪,声声如泣,丁月华听了都心疼不已,可那女子不但不为所动,反而更加恼怒,抬起脚就踩住小染伸出来的手,小染痛呼出声,那女子轻笑道:“不中用的东西,这么点痛就受不住了,记住,我的命令就是我父王的命令,违抗命令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今天先放过你,留着你的小命等你办完事再一起算账。”说完那女子就飞上旁边的屋顶,瞬间消失了踪影,只剩下小染久久的趴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哭声,不知是在为上的疼痛而哭还是为命运的残酷而悲痛,也许两者都有吧!

    丁月华在一旁听得毛骨悚然,她万万想不到居然会有人想要她的命,而且那人还是一个凶狠的西夏公主,丁月华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倒了什么霉,先是莫名其妙地和雪莲从姐妹变成了敌人,现在又有人要杀她,她自问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也没有得罪过人,怎么会有人要杀她呢?丁月华虽然搞不太清楚其中的内,可听刚才的对话,雪莲好像还是她的救命恩人。那自称“公主”的女人应该是和雪莲、小染一伙的,小染表面上是雪莲的丫鬟,暗地里其实是听命于“公主”的,而雪莲好像不太听这位“公主”的话,所以这凶狠的女人就决定杀了她,难道是西夏人内讧?这西夏到底有什么天大的谋,居然连公主都派到大宋来做间谍,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等等,小染说要替雪莲完成任务,难道她要来杀我?妈呀!我该怎么办?”丁月华刚才还在为小染受伤而心疼,一转念想到她奉了那“公主”的命令要来杀自己,吓得起了一的鸡皮疙瘩,背上冷汗直冒。好不容易熬到小染哭完了,从地上爬起来走了,这才扶着墙角站起来,哆哆嗦嗦地走出胡同。

    丁月华今天晚上偷听到的事关系到数条人命,雪莲、小染、丁月华自己,按道理她应该去开封府找展昭或是包大人,这种事还是交给官府处理比较好,可雪莲和小染都是西夏间谍,此事一旦被揭发,她们很可能命不保,想来想去只能去找李少白了。小染是雪莲的贴丫鬟,看她刚才拼了命地求,而且她伤的不轻,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对雪莲下杀手,刚才听到什么“喝药”的,难道那凶狠的公主是要小染下毒害死雪莲?

    丁月华不明白为什么雪莲认定自己抢了她的李少白,却还要为了她而违背上级的命令,以至于招来杀之祸,丁月华感觉得出来,雪莲以前对自己的姐妹之不是假装的。听李少白对她的描述,她以前应该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子,虽然命运坎坷却意志坚定,以她对李少白的用之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重重义的女子。丁月华虽然不知道雪莲是因为什么具体原因为而维护自己,可她知道这里面一定包含了雪莲对自己的一份义。丁月华想到自己以前和雪莲的交往,想到她待自己亲如姐妹,虽然她是西夏间谍,可她是被迫的,她只是政治权利的牺牲品,说到底她也是受害者,现在她有危险,自己岂能坐视不理。丁月华飞快地赶回李家别苑,早把寻找“天问”一事忘之脑后。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