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再见萧郎

    丁月华背着昏迷不醒的李少白,艰难地在路上走着,马和行李还留在“济世医馆”外面,如果要去取的话,就必须留下李少白一个人,丁月华不敢冒这个险,只好硬撑着背着李少白去找客栈,等找到了客栈再去取行李,找大夫医治李少白的伤。大文学

    李少白虽然瘦的只剩皮包骨,可体重还是超过了丁月华的负重范围,丁月华背了一段路就不得不停下来歇一会儿。丁月华刚喘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把李少白背起来,就被人挡住了去路。丁月华被压得头都抬不起来,只好耐着子开口道:“麻烦请让一让路,不要挡在路中间。”

    没想到那挡着路的人居然笑着轻声道:“真的是我的萧娘,原来我没有认错人,没想到萧娘居然是个‘替天行道’的大女侠,实在是让在下刮目相看,不知萧娘可需要在下帮忙呢?”

    丁月华艰难地抬起头,见到一个长着半寸头发的男子,正是自己上次在州桥码头误认为萧郎的男子,他的手里居然还牵着丁月华拴在“济世医馆”外面的马,马上的行李原封不动地挂着,丁月华欣喜道:“快、快帮我背一下他,我快支持不住了。”

    这假萧郎遇上真萧郎,还真有点假李鬼遇上真李逵的感觉。生龙活虎“短发萧郎”利索地背起奄奄一息的“长发萧郎”,让丁月华跟着自己走。丁月华背上的负荷突然消失,居然腿软得差点站不住脚,看来最近真的是太养尊处优了,只砸了一个医馆,背着一个人走了不到半里路,就累得不行了。大文学丁月华靠着马鞍喘气,抬起头才发现那短发男子已经背着李少白走出了半条街,于是急忙上马赶了过去。

    短发男子背着李少白到了一个叫“何方药庐”的铺子外面,丁月华赶紧下马跟了过去。短发男子好像对这个药铺很熟悉,径直走入被帘子隔开的内店,把李少白放在榻上,一个十几岁的药童赶紧把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领了过来。那药童打开帘子,恭敬地请老者进去:“师父,无忧师傅送来的病人就在里面。”

    老者点了点头,并不回话,见了短发男子和丁月华也不多说,就坐下来为李少白诊脉,察看伤口,药童就在一旁打着下手,不时那些东西递给老者。丁月华什么忙也帮不上,就算心里着急,也只能在一旁干站着,短发男子善解人意地宽慰丁月华:“你别担心,何大夫以前是宫里的御医,不仅医术高明,医德也备受称赞,你朋友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能妙手回,药到病除。”

    丁月华感激地看了一眼短发男子,点了点头,又看向正在接受针灸治疗的李少白,药童走到两人面前道:“师父要开始为患者进行全治疗,如果不是患者亲属,请回避一下。”

    看着一脸纯真无邪的小药童,丁月华有些尴尬地回道:“那我先去外面等着,这里就麻烦你们了,谢谢。”

    药童礼貌地点了点头就回去协助老者施针,丁月华和短发男子则到外间候着。大文学

    刚松了一口气的丁月华总算有时间好好“盘问”一下这个半路相助的“短发萧郎”。丁月华打量了一下他,一米八的个子,半寸长的头发,如果不是穿着一长袍,真的看不出他是一个古人。丁月华决定先从“头发”入手,再循序渐进地展开盘问:“古语有云,体发肤受之父母,伤害不得,兄台你的头发为何如此短?”

    “短发萧郎”微笑道:“我就知道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会注意我的发型,虽然我逢人就要被问及一次,可我是轻易不会回答一次的,看在你叫我萧郎的份上,我就破例一次。其实,我是一个和尚,你见过和尚留长头发的吗?”

    丁月华很认真的目测了一下这位号称是和尚的“短发萧郎”,那又黑又粗的头发都快一寸长了,出家人怎么可能留头发,丁月华有些不屑地道:“骗三岁小孩呢,和尚都是光头,你是光头吗?拜托找个好一点的理由。”

    “短发萧郎”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我忘了我已经还俗了,呵呵,不好意思,我刚还俗不久,还没习惯份的转换,失礼失礼。”

    丁月华见他一副痴傻的模样,嗤笑一声:“原来是刚还俗的年轻和尚,本来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我们三个人都是穿过来的,看来是我神经过敏了。我问你,你都这个年纪了,怎么会还俗?难不成是为了娶妻生子?”

    “是啊,家里就剩我这一根独苗了,我怎么能不还俗?”短发男子有些伤感地看着丁月华,忧郁的眼睛里就像含着一汪化不开的浓墨,沉郁而哀伤,“我也想忘记尘世中的烦恼,皈依佛门,从此不问俗事,青灯古佛,了此一生,可世事难料,始终无法挣脱。”

    短发男子望了望外面的天空,继续说道:“也许是我慧根不够,与佛缘浅,也许是我尘缘未了,佛祖觉得我此生的劫数未尽,让我暂离佛门,待他历劫归来,才能修成正果。”

    丁月华见他说得如此动,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看着他不语,短发男子回首看她,嘴角绽出一个苦涩的微笑,不知是在笑自己的失态,还是在笑自己的命运,或者这个笑只是他对丁月华这个听众的礼貌回应,是一个无意识的表

    丁月华刚想开口安慰一下他,就听见后的珠帘响了,急忙转过去,小药童端着一盆黑中泛红的污水打帘出来,丁月华迎上去问道:“请问我朋友的伤势如何?要紧吗?”

    小药童端着铜盆站立着:“患者受了不少外伤,不少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已经化脓了,刚才我已经帮他把外伤处理干净了,至于内伤,倒是不怎么严重,想必患者的武功不弱,内力浑厚,所以几处严重的内伤已经自行痊愈,剩下的都是一些皮外伤,只要好生照顾,按时服药、换药,相信很快就能痊愈。”

    听到药童的回答,丁月华悬着的心总算安下来了,转念又想到一个问题,急忙叫住已经走出去的药童,喊道:“小大夫,我朋友他被人喂过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草,他不会有事吧?”

    药童回道:“他吃的应该是一些能让人延年益寿、壮阳补气的药材,没有大碍,请不用担心。”

    “额,延年益寿?壮阳补气?人渣有这么好心?给‘小白鼠’吃这么好的药材?”丁月华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隐在帘后的李少白,没注意到一旁的“短发萧郎”正在努力地憋笑,差点憋出内伤。

    短发男子好不容易憋住了没笑出声:“大女侠,你这下应该安心了吧?你是不是错怪别人了?”

    丁月华有些不服气地道:“我这是替天行道,就算他这回没有下毒药,可谁能保证他以前或是以后不会下毒药呢?再说了,拿人试药是犯法的,别人都叫他‘人面兽医’,他能是什么好人?我只恨没有抓到他本人,只砸他的店、拆他的招牌,算便宜他了,要让我抓到他,我非送他去开封府吃牢饭不可。”

    “你说的好像开封府是你家开的一样,不是在狐假虎威吧?”“短发萧郎”饶有兴趣地看着小脸有些微红的丁月华。

    丁月华反驳道:“开封府虽然不是我开的,可开封府有包青天包大人,他最会为百姓做主,他要是知道这个‘人面兽医’的罪行,一定会把他绳之于法的。”

    短发男子嘴角微翘,眼神有些不屑:“你倒是对官府有信心的,算了,进去看看你的朋友吧!何大夫的诊治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